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飄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飄 第二十七章 伙伴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飄 第二十七章 伙伴

所屬目錄:第四卷 人在江湖飄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起身哈哈大笑,客氣道:“請你回去時代我多謝你們老大維克多先生。今天這兩件禮物讓我開了眼界,也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禮物我收下了,我們來談正經事吧!”

弗拉基米爾道:“好!回去我一定把謝兄弟的話帶到。我這次來主要是有兩個目的,其一是我們想加大白粉的數量。”

謝文東略微考慮一下,點頭道:“這個沒有問題!你們要多少我就能給多少。”

“哈哈,爽快!”弗拉基米爾笑道:“同時我們也希望謝兄弟不要把貨賣給其他的俄羅斯幫會,或者是歐洲幫會。這點我想聽到謝兄弟你的保證。”

謝文東垂下頭,眼珠轉了轉,他不知道弗拉基米爾為什么會這么說,別說歐洲幫會,就連俄羅斯的其他幫會也沒有一家找過自己。但謝文東知道,這弗拉基米爾不是無的放失的人,他這么說一定是有他的道理。或許自己的貨流入到黑帶后引起了其他幫會的注意,希望從自己這里進貨,只是還沒有找到聯系上自己的機會。這點也不是沒有可能。

謝文東對國際上黑道的消息很閉塞,不知道自己的高純度白粉已經引起了俄羅斯及歐洲一些幫會的注意。但他通過高人一籌的頭腦,加上弗拉基米爾說的話,竟也猜出個大概。停頓了五秒鐘,謝文東抬頭道:“弗拉基米爾先生,這點我無法向你做出任何保證。我是個生意人,有錢我自然會賺。但有一點我可以聲明,就算真有外國幫會來購買的貨,在價格方面你們黑帶永遠都是最低的,無人可以代替。”

弗拉基米爾沉吟了一會,他接觸謝文東時間不長,但其為人倒是很了解,典型的說一不二。對謝文東說的這話有些不太合意,勉強也可以接受,黑帶怕的就是其他幫會從謝文東這里進貨后和自己一方產生競爭。既然謝文東給知道這方的價格最低,就算競爭起來也會有些優勢。弗拉基米爾不想逼謝文東過急,勉強道:“既然謝兄弟這么說了,那我也沒別的話。只是希望兄弟跟其他幫會交易時,價格能抬高一層,讓我們黑帶多少有些優勢嘛!”

“這是一定的。有錢我自然會賺,我可不能再給出和你們一樣低的價來,有一個賠錢的買賣就夠我受了。哈哈!”謝文東放聲大笑道。

弗拉基米爾點頭道:“好,一言為定!”說完,和謝文東擊掌盟約。擊掌盟約看似簡單兒戲,但是全世界的黑道都是普遍應用的。黑道之間很少有簽合同的時候,幫會的成長靠的是誠信和義氣。答應下來的事,在擊掌盟約后有很強的約束力。

弗拉基米爾又道:“第二件事是我這里還有一批走私車,不知道兄弟對這方面的生意有沒有情趣?”

“走私車?”謝文東不了解這方面的事,國內的行情,價格方面都相知甚少,無法直接答復,頓了一下道:“這個過兩天我再給你信,沒問題吧?”

弗拉基米爾無奈,只好道:“那好吧!其實這批汽車都是全新的寶馬系列,價格上很便宜,兄弟是有錢可賺的,不要辜負我的好意。”

謝文東了解的點點頭,進口汽車在中國極貴,主要是因為高達百分之百左右的關稅保護,走私車可以避開這一關,價格上自然便宜很多。謝文東沉思片刻道:“只要是賺錢的我一定會去做,要做我就一定會做大,不是從你們黑帶手里買個十輛八輛就了事的。我需要時間考慮。”

弗拉基米爾道:“那好,這事不用著急。謝兄弟什么時候想清楚了就什么時候聯系我,但還是希望你盡快一些。”

“恩!”謝文東答應道:“不出五天,我給你消息!”

弗拉基米爾喜道:“謝兄弟,就這么說定了。”

該談的都談完了,弗拉基米爾放松下來,聽著方廳里的音樂,想起剛來時謝文東說的話,笑道:“兄弟,正事談完了,不知道這美酒有沒有我的份?!”

謝文東一怔,接著哈哈大笑道:“有!別人來了可以沒有,但你是特殊的。”

晚間,謝文東帶弗拉基米爾等三位俄羅斯人去了H市最豪華的一間夜總會,找了五六個年輕漂亮的小姐陪他。弗拉基米爾只看了一眼,不滿意的搖搖頭,對謝文東道:“都是粗枝俗粉!聽說H市有不少大學生出來做嘛。我倒想品嘗一下,哈!”

謝文東微楞,他還真不知道有這事,帶著疑問看向姜森。后者肯定的點點頭,上前伏耳道:“確實有大學生做高級妓女,其中不乏處女,價格在一千五到三千左右。”

謝文東見弗拉基米爾含笑看著自己,老臉一紅,暗罵現在這些女人真是不要臉了,名聲遠揚到俄羅斯,給中國‘添光加彩’呢!姜森見謝文東臉色不好,明白他想的是什么,小聲道:“東哥,其中有不少是俄羅斯在中國留學的大學生,用不用找幾個來?”

謝文東聽后看看弗拉基米爾,面上沒什么表情,但目光含笑,大聲道:“好!老森,就按弗拉基米爾先生的意思找幾個大學生來。記住,一定要‘正點’的!”

“是!東哥!”姜森點頭答應一聲,帶上幾個人走出包房。

謝文東向夜總會的‘歐巴桑’要了兩瓶人頭馬,和弗拉基米爾邊喝酒邊漫無邊際的聊著。見姜森許久不回,弗拉基米爾等得不些不耐煩,加上酒喝了不少,晃晃悠悠拿著麥克風大聲嚎起來。可能是由于聽不懂的關系,謝文東坐在一旁,忍受著震耳欲聾的噪音。暗嘆這老毛子和李爽絕對有一拼,還好后者沒來,不然,這‘噪音雙煞’湊到一起能要人命了!

就在和弗拉基米爾同來的兩位老毛子都有些無法忍受的時候,姜森如同救世主降臨般領著一群俄羅斯姑娘進了包房,刺耳的聲音這才宣告停止。俄羅斯女人確實要比中國人大方的多。剛進來,帶著嬉笑聲紛紛把謝文東和弗拉基米爾圍住。嘴里嘰里咕嚕的不知說著什么。謝文東不耐煩的把一條纏上自己脖子的手臂拉掉,問一臉愕然的弗拉基米爾:“弗拉基米爾先生,不知道你對這些大學生滿不滿意?”

弗拉基米爾有苦說不出,他本是想玩玩中國的,享受一下異國情調,可沒想到謝文東弄來一群俄國的,這在本國都玩膩了,根本提不起興趣。但他不好意思說,只好道:“滿意!十分滿意!”

謝文東看他比哭還難看的笑臉,心中暗爽,轉頭摸了一把旁邊俄羅斯女人的臉,哈哈大笑道:“俄羅斯的女人還是不錯的嘛!又白又漂亮,就是皮膚粗糙了一些,摸起來沒有‘手感’。”

聽著謝文東的玩笑,弗拉基米爾笑得更苦了。

這頓酒弗拉基米爾喝得并不爽,雖是笑容滿面的,但謝文東心中明白,玩笑是不能開得太過分。午夜,眾人從夜總會出來,謝文東在‘新加坡大酒店’幫弗拉基米爾定了兩個標間。同時又讓手下在酒店大廳里找了幾個女大學陪弗拉基米爾過夜。后者這才心滿意足大夸謝文東夠意思等等之類的話。

謝文東離開前特意留下幾名手下保護這老毛子的安全,畢竟弗拉基米爾現在是到了自己的底盤,出個大事小情的不好向黑帶交代。

弗拉基米爾共在H市逗留兩天。謝文東對他也算招待有加,吃喝玩樂,隨他高興。這讓弗拉基米爾心中對謝文東的好感倍增,臨離開H市前,戀戀不舍的拉住謝文東手道:“謝兄弟,你我雖認識時間不長,但卻有相見恨晚的感覺。希望你我之間的友誼能天長地久。還有,你什么時候到我們俄羅斯來,一定要用最熱情的方式招待你!”

天長地久嗎?謝文東心中暗加一句:不過是互相利用,酒肉朋友罷了!其實謝文東心中十分瞧不起俄羅斯人,認為那根本就是個野蠻的民族,雖然他自己做的事更加野蠻。謝文東臉上帶著無限離別之情道:“是的!我也愿我們的友誼能天長地久,但是朋友之間要真誠相待,希望弗拉基米爾你能做到。呵呵,如果有時間我一定會去俄羅斯的,還要考察一下你們的黑帶,長長見識!好了,時間不早了,你上車吧!”

弗拉基米爾點點頭,上了火車后和謝文東揮手告別。

(這里多謝書友bryan兄找到的洪門資料,好長,我看了好一會才看完。其實洪門的起源眾說紛紜,什么都有,我寫出來的只是其中一種。現實中,在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日本、印尼等地都有洪門組織,具體說到誰是正統,那就很難分清了(我認為中國大陸的正統,可惜沒有用,我說話不好使,哈哈!),以后或許會提到這些地方的洪門組織,先給大家通個風。洪門具體的起源,我想英國倫敦大英博物館(里面不少都是中國珍貴的國寶,英國就是個強盜國家,現又跟在美國身后做‘小弟’,沒什么大發展!)所藏抄本西魯敘事里面說的應該是準確的吧!也是猜的,天知道!!

還有麥浪兄說得固定資產問題。主角做包下來的工程無法算到他資產內,投進去的錢大部分是銀行貸款來的嘛!說到這我又想墨跡兩句,這么寫我不是無的放失的,現在有多少人通過種種關系從銀行貸到錢后都變成了死帳。領導們只為了鼓起自己的腰包,管你國家的錢去哪,死帳就死帳,誰在乎?反正這么大的國家不缺這點錢。中國一年之內,光銀行的死帳不知道要損失多少錢?!要不現在怎么流行貸款呢,就算他自己有錢。俗話說的好:貸款過百萬,公安不敢抓法院不敢判!我無語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qdcw.com.cn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四卷 人在江湖飄 第二十七章 伙伴   地址:http://www.vqdcw.com.cn/117.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