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六章

所屬目錄: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東心雷一楞,問道:“東哥,是你的頂頭上司東方易來了嗎?”見他點頭,忍不住又道:“他來了又怎樣,我們何必躲他?”

謝文東嬉笑道:“因為他太羅嗦,這么長時間沒看見我一定會有很多話想說,還是能避就避吧。”

“哦!”東心雷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回頭后看,他對東方易這個人也很好奇,想看看能讓謝文東為之躲避的究竟是個怎樣的人,謝文東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哈哈一笑道:“那個帶金邊眼鏡,一副道貌岸然樣子的中年人就是東方易!”

果然,透過人群,東心雷看見一位身穿筆挺西裝,帶著眼鏡,頭發微有灰白,很有風度的中年人在五六個大漢的簇擁下走進商場,只是眉頭緊瑣,似有心事。這人應該就是政治部里的高級干部,擁有著極大隱藏權利的東方易了!東心雷將他的樣子牢牢記在腦中,也許有一天,他就是自己下一個目標。謝文東和東方易的關系并不牢靠,只是互相利用,二人的關系隨時都有可能演變成敵對。在東心雷的心中,謝文東的敵人就是他自己的敵人,對敵人,他從來都不會手軟。

等避過東方易一行人等,謝文東拉著東心雷向外走,嘆道:“本來我打算上天臺去看看,現在看來不用了,哪怕那里有螞蟻大的線索,東方易也能把他搜出來,這老狐貍鼻子靈得很。”

東心雷眼中寒光一閃,問道:“東哥,既然這個東方易這么礙事,我們做什么還都要向他定期匯報,為什么不直接把他做掉,這樣也剩下許多麻煩。”

謝文東搖頭,笑道:“那不行!先不說他的身份有多麻煩,就是他對我們的好處也不小,就看我們自己怎樣去利用,利用得不好,他會象個定時炸彈隨時可能爆炸,而要利用好了,他就是我們最安全的避風港,呵呵,我可不想這么快就把避風港拆了!”

“唉,東哥,我真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明明是炸彈還說是避風港,我怕到哪天我們粉身碎骨了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呵呵,老雷,看來你忘了我是誰!我是謝文東,老狐貍再狡猾在我面前他也只是一只狐貍!”謝文東嘴角上揚,見有些發呆的東心雷,哈哈一笑大步走出商場。剛出來,本是晴空萬里的天空竟然下起瓢潑大雨,沒有一點預兆,豆子大的雨點啪啪打在地面,也打在謝文東身上,心中暗嘆一聲:好突然的雨啊!正想著,感覺眼前一暗,雨好象小了,謝文東轉頭一瞧,原來是東心雷舉著他剛脫下來的外套擋在自己的頭頂,一臉笑容道:“東哥,你能算盡天下人,卻算不準老天!”

“哈哈!”謝文東仰頭大笑,“沒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不過,我的命運我來掌握,人都無法左右我我還會怕天嗎?”說著,謝文東一把拉開擋在自己頭頂的衣服,讓雨水淋漓盡致的澆在他自己身上。他本身有種隱性的張狂,只是平時很少表現出來,如果真表現出來,那絕對是一種瘋狂。見路上的行人都被突來的大雨淋得躲避起來,謝文東抹去臉上的雨水,昂頭說道:“有沒有興趣和我來一場賽跑,終點你來定!”

東心雷也被謝文東的樣子激發起心中的豪氣,大聲道:“好!終點就是我們下榻的賓館!”

沒等他將話說完,謝文東已經大踏步的奔跑起來,東心雷叫聲:“耍詐!?”然后甩開兩條大長腿追了過去。

兩人一前一后奔跑在雨中,腳下濺起的水花是如此的潔白,就算是上天面對這樣的人恐怕也會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

謝文東的一生都在奔跑中,追逐著他的夢想,追逐著他的力量。他的身后總是會有人追隨,在他跌倒的時候將他扶起,在他沒有力氣的時候用力推著他,這些人和謝文東一起,在人生的道路中賽跑,追逐著那遙遠不可及而又伸手可及的夢想。

最后二人還是沒有分出輸贏,半路上碰到巡警,很‘客氣’的將兩人請到警車上,問明原由后將他倆送回到酒店。于是謝文東留下一個‘北京警察很負責’的印象,畢竟人家請他上警車的時候并沒有嫌棄他渾身濕漉漉的。

回到酒店后,二人洗過澡換上回來時剛買的新衣服,邊吃飯邊商討明天的行動。聰明如謝文東,也想不出明天具體該這樣做,最后只道:“見機行事吧!”二人吃完飯后早早的休息,養精蓄銳,誰知道明天又會發生什么。

第二天,謝文東和東心雷早早的起床,扒了幾口飯就匆匆趕到昨天去過的商城。他倆來的早,可已經有人比他們來的還早。在商城門口、周圍有數名服裝各異,狀似游人的便衣在來回徘徊,鷹勾般的眼睛偷偷察看過往的行人。

東心雷經驗豐富,便衣,偽裝保鏢見得多了,一看這幾人就知道他們不一般,不是警察就可能是政治部派出來的眼線。把剛要停車的的士司機攔住,讓他繼續往前開,然后俯在謝文東耳邊細語道:“這里有官方眼線。”

謝文東點點頭沒有說話,心中卻暗嘆:東方易好快的速度。

的士又向前開了一段距離二人才下了車,找個能看見商城而又不易被眼線發現的角落躲避。謝文東道:“老雷,你去商場里面看看有多少眼線,這里一定有政治部的人,我不好現身。”東心雷答應一聲,悠閑漫步走了過去。進商場里轉了一圈,默默將眼線的人數和位置都牢記在心,直接又買了一副墨鏡,東心雷才晃晃悠悠的走出來。

見到謝文東后,東心雷嘆口氣道:“里面至少有三十個便衣,主要的通道都在他們把守之中,特別是通往樓上的電梯把守特別多,刺客想要拿著武器進入還不被發現根本不可能。”

謝文東忍不住笑了笑,道:“看來東方易能坐到今天的位置不是出于偶然。”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沒有什么好辦法,只有等。”

“等誰?”“赤軍的人!”“就算他們真的來了,我們是破壞他們的計劃還是救他們?”“看情況,有機會就救,我對赤軍很好奇,想和他們拉上關系。”“哦,明白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進出商場的人越來越多,東心雷并沒有發現可疑的人出現,低頭看了看表,離情報上記載日首相路過這里的時間只差一個半小時,現在時間九點整。謝文東拍拍他的肩膀,意思不用急,笑道:“赤軍的人都能沉住氣我們還急什么?”

東心雷臉色一紅,苦笑道:“我是怕從魂組那得來的情報不準確,讓我們白等下去。”

謝文東看著來往的行人,一個許久未見的身影映入他眼中,心中一動,原來是他來了!笑道:“看來我們不會白等了。”

一個身穿學生制服,中等個頭,身后背著書包,不到二十歲學生模樣的年輕人走進商場。門口的眼線對他連看都沒看一眼,誰會注意一名學生呢!東心雷覺得這學生的身影好眼熟,自己一定見過可就是忘了在哪里見過,忍不住疑問道:“東哥,那學生我見過,但一時又想不起他是誰。”

謝文東活動一下筋骨,道:“沒錯,我們見過他。在HD學校食堂,那個給我赤軍名片的囂張小子,你忘了嗎?”

“對了!”東心雷一拍腦袋,他記起來了,印象中那小子好象叫無名,道:“那小子還不知道自己進了天羅地網中,我們去救他嗎?”

“呵呵,希望他最好不要是個白癡!”謝文東帶上三眼買的墨鏡,向商場走過去。

這里的眼線確實有政治部的人,其實在政治部里真正認識謝文東的卻沒有幾個。沒有幾個不代表沒有,張繁友就是那沒有幾個中的一個,恰巧他還是這里的負責人。剛開始他并沒有看見謝文東,而是注意到了人高馬大的東心雷,心里奇怪,這人剛才進來了一次,怎么又來了?張繁友記憶力不錯,加上東心雷的樣子確實很特別,想記不住都難。他剛想上去查問,透過人群他又看見了東心雷旁邊的謝文東,雖說帶著墨鏡,但還是被張繁友一眼認出。

他和謝文東還是有點淵源,當初謝文東領人偷襲魂組控制的紅火夜總會,雖把魂組在H市的頭子干掉,自己也受了重傷被警察所獲。本來謝文東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他的所作所為引起中央政治部的注意。當時政治部派了一位身穿西裝的年輕人來接謝文東,那年輕人就是張繁友。

見謝文東來了,張繁友沒有聲張,知道這人神通廣大,此來應該也是為了赤軍的事,或許能從他身上得到線索,想到這,張繁友默不作聲閃到人群中,悄悄觀察謝文東的動靜。

謝文東和東心雷一路無阻,四處尋找學生打扮的無名。走了一會,東心雷輕拉一下謝文東的衣服,向電梯處弩弩嘴。謝文東順眼望去,果然,一臉輕松的無名正向電梯的方向走去。剛想走進電梯,被身穿保安衣服的便衣攔住盤問。由于距離較遠,謝文東二人聽不清他們說什么。過一會,發現無名把背后的書包遞給保安檢查,保安從里面拿出一臺筆記本電腦和幾本書外再沒有別的發現,才客氣的遞還給無名,放他進入電梯。

東心雷見狀,問道:“東哥,我們怎么辦?”

謝文東想了想道:“你在這里等我,我自己上去。”說完,不等東心雷做出反應,自己已大步走了過去。剛到電梯處也同樣被保安模樣的便衣攔住。謝文東看了看他,很自然的從口袋中拿出政治部的證件在那便衣眼前一晃道:“自己人!”

便衣一看他是政治部的,雖眼生的很,還是不敢得罪,急忙問道:“上面有情況嗎?”

謝文東臉色陰沉,眉頭一皺,斜眼道:“該讓你自己的你自然會知道,羅嗦什么!我問你,剛才那學生打扮的人要去幾樓?”

便衣被謝文東突然的變臉嚇了一跳,不敢怠慢,急忙道:“是,是二十樓。”

謝文東看了看電梯上的樓層標,顯示大廈一共有二十二層,心中一動,走進電梯,路過便衣時還不忘重重哼一聲。等謝文東所坐的電梯開走后,便衣往地上吐了口吐沫,罵道:“政治部的就了不起了?你神氣你奶奶個腿!”

“政治部沒什么了不起,你好象對我們很不滿嘛!”便衣的罵聲正好被跟蹤過來的張繁友聽見,陰著一張臉冷聲道。他后面的幾名屬下也都一副橫眉立目的樣子,鼻子直哼哼。

“啊?”便衣一見是他,暗說一聲:完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qdcw.com.cn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六章   地址:http://www.vqdcw.com.cn/133.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