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接過大漢端過來的飛刀,刀身呈銀質,上面刻有花紋,在刀身末端寫有洪門二字,掂了掂飛刀的重量,感覺輕重正好。謝文東站在標靶前,看了看長老和千余幫眾,都目不轉睛的看著他,有人臉上露出看笑話的表情,有些人則面帶輕視,也有人表情凝重。他心中暗笑一聲,大跨步走出三十步開外,背對著標靶并不轉身,手中把玩著飛刀。他閉上眼睛盡量讓自己心情平靜下來,畢竟在這樣遠的距離,只要有絲毫的偏差也別想射中靶心。

時間一點點過去,眾人都有些等得不耐煩,雷霆剛要說話催促。這時,謝文東突然轉過身,手臂揮動,一道銀光眨現,在黑茫茫的夜晚煞是耀眼,銀光帶著尖銳的呼嘯聲瞬間又消失得無影蹤。“哆!”的一聲輕響,飛刀不偏不正,正釘在靶心中央,刀尖盡沒,刀身亂顫。還沒有等眾人反映過來,謝文東手起刀飛,兩道銀光一前一后,象長了眼睛般釘在第一把飛刀的左右。太快了,只是在眨眼之間,謝文東已經射完了三把飛刀,笑瞇瞇的扣著自己的指甲。

場中鴉雀無聲,針落可聞。接著,不知道是誰先喊了一聲‘好’,如同導火線般,“嘩……”的一聲,掌聲四起,喝彩聲不斷。東心雷一臉得意的笑容,心中美的就象眾人喝彩的對象是他一樣。聶天行嗤笑一聲,道:“你美什么,飛刀又不是你仍的!”東心雷心情爽快,也不和他計較,贊道:“怎么樣?能讓我佩服的人就是不一般吧。”聶天行搖頭不語。

謝文東的表現也大大出乎五位長老的預料之外。雷霆眼透精光,自語道:“這個青年,也許,還不錯!”另一個長老聽見后,笑道:“恩!至少金老大沒找個草包孫女婿!哈哈!”

謝文東向長老一拱手,道:“這一關可算我過了?”

五位長老異口同聲道:“你過了!”

雷霆面帶微笑,心中多少有些喜歡上謝文東了,小聲道:“小子,別高興得太早,咱們是大頭在后面。這第二關可是不簡單啊!”說著,雙手連拍兩下,幾名大漢抬著一口大鐵鍋走了過來。還有幾人早已搭起了臺子,下面生好火,大漢門將鐵鍋輕放到上面。謝文東聚目一瞧,心中一震,大鐵鍋內有半鍋油,暗道這第二關海底撈針不是讓他進油鍋吧?!

不一會的工夫,鐵鍋內的油開始沸騰起來,‘咕嚕咕嚕’直往上冒泡。長老們互相點點頭,雷霆從一旁的托盤中拿出一支金釘,手腕微抖,金釘脫手而飛,不偏不正落到油鍋內。雷霆道:“這第二關很簡單,只要你把油鍋內的金釘撈出來就算過關。”

謝文東眨巴眨巴眼睛,看看油鍋,離著五步遠都感到熱氣逼人,更別說把手伸進去抓什么金釘了,這不是在開玩笑嗎。一旁的東心雷不平道:“長老,這怎么可能?東哥又沒練過氣功,就算練過氣功,沒有四五十年的功底也做不到,這不是強人所難嗎?你們不是故意刁難人吧?!”

隨著東心雷這么一說,下面的門徒也覺得在理,雖然他們對謝文東還不是很了解,但他的那一手飛刀令人不得不打心眼里佩服,對謝文東的好感猛增,也覺得這第二關有些過分,紛紛小聲議論起來。

五位長老老臉一紅,雷霆把臉沉下來,高聲喊道:“肅靜!肅靜!”在他高分貝的聲音和其他幾位長老的怒視下,眾人急忙閉上了嘴巴。“這是祖師爺留下來的規矩,歷代掌門大哥都要過這一關!你們還有誰質疑就給我站出來說話。”雷霆把祖師爺搬出來誰還敢表示不滿,東心雷也只能小聲哼哼不敢再言語。雷霆見狀滿意的點點頭,又道:“當然,我們也不是不講道理,看在謝文東還年輕的份上我們可以破一次例。”說著,對下面的大漢道:“把手套給他。”

大漢答應一聲,拿著一副鹿皮手套遞給謝文東,雷霆接道:“你可以帶這副手套把金針撈出來,這對歷代大哥可是第一次!”

謝文東看著手里可憐巴巴的手套真是欲哭無淚啊,這手套厚度有了,只是長度太可憐了,帶在手上勉強能及到手腕,再看鐵鍋里的油,至少有一尺多深,把手伸進去要摸到底,里面的油怎么也會沒到胳膊肘,這手套帶不帶沒什么區別。謝文東背著手圍著油鍋直轉圈,心里嘟囔著,老爺子老爺子,你可真能給我出難題啊!我這要是把金針撈出來,這半個手臂不得成‘炸雞翅’了嗎?可老爺子那么聰明的人既然讓我接替他,就不可能想不到這一點,一定是有什么辦法可以破解這一關!可有什么辦法呢?老爺子還教過我什么呢?

正想著,謝文東心中一動,停下腳步站在油鍋前,雙手帶著鹿皮手套放在鍋內的油面上。眾人看著他一舉一動都屏住了呼吸,心里都琢磨著,他不是真打算把手伸進去吧。有些膽小的垂下頭不敢看了,但又不忍錯過,用眼角余光瞄著。

好一會,謝文東終于動了。雙臂不停在油面上攪動,鐵鍋里的油在謝文東的攪動下慢慢轉了起來,謝文東越攪越快,油也跟著越轉越快,最后,中間竟然形成了一個旋渦,金釘就在旋渦中心。油本來的浮力就大,而金釘又位于浮力最大的旋渦處,輕的一頭慢慢向上浮,重的一頭保持不動。一會工夫,金針已經立在旋渦中央,加上旋渦中心的油要比旋渦以外的少很多,金釘伸手可及。謝文東看準時機,閃電般將手伸進旋渦內,雙指夾住金釘,瞬間抽出手掌。即使如此,還是有點點油星濺到他的手臂,那種火辣辣的灼痛讓謝文東一咬牙,總算沒有叫出聲來,但血絲順著牙縫流在口中,甜甜的,咸咸的。

謝文東長出口氣,將金針高高舉起,場下象炸了鍋一樣暴出雷動的歡呼聲。人們漸漸感覺到,這個不起眼的青年總是能帶給你無限的驚奇。也許和他在一起會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聶天行也不得不佩服謝文東的智慧。

五位長老也相視一笑,雷霆點頭道好,“年輕人有魄力,又聰明,懂得抓住時機,看來我們這些老骨頭真快要退休嘍!”

五長老之一的向輝山道:“不管怎樣,他還是太年輕了,何以服眾?別忘了,各地的角頭可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看看他能不能過得了第三關再說吧。”

“第三關,希望他能活著走過來。”雷霆嘆口氣,說道:“第二關已過。開始第三關——戰無不勝!”說著,低頭看著大殿下的謝文東,問道:“你知道通往大殿的臺階有多少級嗎?”

謝文東一楞,不知道雷霆問這個問題有什么用,大致看了看,說道:“有三十級吧。”

雷霆道:“一共有三十三級臺階,你的第三關就是走過這三十三級臺階,接掌掌門大哥的令牌。”

謝文東笑道:“雷長老,我想不會這么簡單吧。有什么話你就一氣說完吧,我想我還能承受得了。”

雷霆身子一震,微笑道:“和年輕人在一起真好,我自己都感覺年輕了不少。”說著,轉頭道:“小子們,都出來吧!”

話音剛落,在大殿內涌出數十位手拿鋼刀,身材魁梧的大漢。雷霆一指他們,道:“這些人都是洪門弟子中的精鷹。一共是三十三個人,帶表三十三級臺階。你想要蹬上來,就必須把他們這關過去,但是我得先提醒你,他們不會輕易放行的,也不會手下留情。不知有多少想做大哥的人死在這一關上。洪門大哥不只是有膽量有智慧就行的,還需要有真正實力的印證!”

謝文東無話可說。三十三位大漢,還是洪門精鷹,還要將他們打倒,你怎么不直接給我一槍呢?謝文東心中暗罵,但臉上卻是笑咪咪的,道:“那我可以用武器嗎?”

“當然可以!”這回是向輝山說話,接著手一揮。謝文東覺得一道黑影向自己飛了過來,伸手一接,原來是一把木劍,抬頭疑問道:“這就是我的武器?”

“沒錯!”向輝山賊笑道:“洪門培養出一個精鷹不容易,為了減少不必要的傷亡,闖關之人只能用木劍。”

香蕉你個拔辣!謝文東氣得直咬牙,我只能用木劍,他們卻都用真刀,就你們洪門的是人,我就不算人了?就算是心計陰沉如謝文東,面對如此待遇,也禁不住暗自把五個長老的祖宗問候了一遍。謝文東甩了甩手中的木劍,點點頭,瞇起眼笑道:“好!好!不錯!真不錯!”

誰都能聽出他話中帶的氣憤。長老更是了解,雷霆暗嘆一聲,這不是游戲,打架無好手,萬一謝文東有個閃失,不只是自己心里過意不去,更無法向老爺子交代。雷霆想罷,問道:“謝文東,如果現在退出還來得及,你可要考慮清楚,萬一……”

雷霆的話是出于好心,可聽到正在氣頭上謝文東的耳朵里卻變了味,以為他在嘲笑自己,謝文東心血上涌,一揮手中的木劍,打斷了雷霆的話,仰面笑道:“不用考慮了,也沒有萬一。今天洪門大哥的令牌我拿定了!”說著,他提劍向臺階上走去,面對三十三名手拿鋼刀的大漢毫無懼色,狂道:“有誰不服的盡管來吧!”

謝文東那股充滿自信的豪氣不禁讓下面的幫眾心折,就連長老們和聶天行都暗中挑起大拇指,贊聲好!

見謝文東上了臺階,站在最前面的大漢狂吼一聲,掄刀劈向謝文東。速度不是很快,大漢叫的聲音挺大,但在出手時卻留了情面,他不知道謝文東的身手如何,只是試探性的一招。他手下留情,謝文東可用了全力。舉木劍硬接了對方這一刀,感覺對方沒有用多大力氣,暗笑一聲,將手中木劍用力向外一磕,大漢的刀被蕩了出去,中間門戶打開,謝文東怎會放過這大好時機,一個跨步沖上前,揮起拳頭,重重打在大漢拿刀手臂的左腋窩處。

大漢哼了一聲,身子搖晃兩下,軟綿綿的倒了下去。左腋窩是人體要穴,離心臟距離及進,受到重擊后會導致心臟短時間內停止跳動,受到攻擊的人也會出現休克。

謝文東推開昏迷的大漢,看也沒看一眼,震聲道:“下一個,誰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qdcw.com.cn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一章   地址:http://www.vqdcw.com.cn/138.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