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那人生硬道:“只可惜你不配。”

謝文東又嘆了口氣,緩緩道:“魂組在中國的幽魂野鬼讓我收了不少,沒想到還是沒收干凈。”

那人臉色一變,須發皆張,只是他沒有胡子,瞪大著雙眼怒視謝文東,好一會才狠聲道:“所以你欠下的東西一定得還。”

謝文東無奈道:“我也想還。可是被我收走的魂魄數不勝數,但我只有一條命,你讓我還給誰好呢?”

“那我就先收下了!”那人說著話,箭步前躥,雙手握住刀把,猛刺向謝文東的小腹。這一刀來勢兇狠,又快又猛,謝文東無法躲閃,只好向后退。他退一步,那人進一步,退兩步,那人進兩步,刀尖緊貼在他的衣服上,再往前進半寸,就刺進他的體內。所以謝文東沒有選擇,只好退。他退出公路,進到森林內,后面一棵兩人粗的大樹擋在他的退路上。那人眼中閃過一絲興奮的火花。謝文東雖然后面沒長眼睛,但那人的眼神已經告訴他一切。

謝文東的身體和大樹越近,那人的眼神就越加興奮,手臂更是運足了全身的力氣,嘴里更是大叫一聲,準備一舉將謝文東的小腹刺穿釘在大樹上。連謝文東本人都能感覺到對方刀鋒上傳來的殺氣,雖然隔著衣服,但濃重的寒氣令人心怯。

三眼見武警身子動了,反射的開了一槍,接著感覺手腕一痛,手槍被武警側身一腳踢飛。兩人一觸即分,間隔三步而立。三眼甩了甩發酸的手腕,冷笑道:“你身手還不錯嘛!”

武警并未答話,臉色有些蒼白。三眼的反應太快,剛才武警身子一動對方就開了槍,雖沒打中要害,但子彈卻射穿了他的手臂,整條胳膊酸痛發麻,使不上一絲力氣。鮮血順著他手臂劃落在地上。三眼瞄了一眼,嘆道:“真是可惜,本來我這一槍是想打你的心臟。”武警說話聲聽不出一絲波動,語氣依然冰冷道:“我還站著,但你已經沒有了槍。”

三眼‘噶嘣嘣’掰了掰手指,說道:“你知道嗎,槍其實并不是我的強項,我最喜歡的是用刀,更喜歡用它割破敵人喉嚨時的那種快感。”武警面無表情道:“那你為什么還不拔出你的刀。”他話沒說完,三眼手中已經多出一把一尺有余三寸寬的開山刀,刀身厚重而雪亮沒有一絲雜痕。武警嘆道:“這是一把好刀!”

三眼點頭,愛惜的看了看手中刀,說道:“沒錯,是好刀。”武警道:“用這把刀殺人不會留下痛苦。”三眼道:“我保證絕不會有痛苦。”武警點點頭,將衣襟一拉,上衣應聲而開,單手從身后拔出一把兩尺多長的日本倭刀,凌空揮舞了一下,然后道:“我這也是好刀。”三眼點頭道:“同樣是好刀,那就看用刀的人了。”說著話,一步來到武警近前,刀借沖力,掛著尖銳的風聲劈了下去。武警大喝一聲,舉刀招架。“當啷!”一聲脆響。三眼退了一步,武警連退出三步,低頭一看刀身,多出米粒大的缺口。三眼同時也查看自己的開山刀,鋒利依然,完好無缺,他得意一笑,大聲道:“小心了!”身子又竄了過去。

二人你來我往,上下騰挪,打個不可開交。邊打,三眼邊暗中佩服此人的實力。對方每出一刀都是刁鉆而陰險,而且速度極快,火石電閃一般。往往把三眼的進攻優勢一刀化解。很明顯,這武警打扮的人以前專門學過刀法,而且學得異常精通。要不是他受傷在先,三眼感覺自己真未必是他對手。那武警也是越打越心驚,對方出刀雖雜亂無章,但刀刀都是奔著要害而來,沒有需招,一不小心被粘上,不死也重傷。對方的臂力還極大,武警被震得胳膊發麻,漸漸不敢和三眼硬碰硬,閃躲他的鋒芒。

剛開始武警還能堅持,那知三眼好象有用不完的力氣,后勁十足。越打武警的臉色越蒼白,身子劇烈的活動使他身體血流加快,傷口更是血流不止,身體里的力氣被一點點抽干,暗說再這個下去自己恐怕難有活命。他找個空擋一掃戰場,自己一方已經明顯處于下風,帶來的人雖說都是精鷹,但和正規軍隊比起還是差了很多。地上的尸體自己一放占了十之**,心中暗嘆一聲,用全力揮刀逼退三眼,身子借著難得的空擋竄了出去,直奔森林而逃。

謝文東被那人一刀逼得上天不能,下地無門,退得煞是狼狽。就在他身子快要接觸大數時,不知謝文東是故意的還是被地面的老樹根絆了一下,身子突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刀鋒在他失去平衡的身體上,劃著上衣衣禁,貼著他的鼻子刺過。這其中的驚險恐怕只有他一人知道。

那人用力太猛了,謝文東這突然一倒,他收力不住,一刀正刺在大樹上。一剎那,那人感覺不好,用力抽刀想向下刺,他的想法沒錯,謝文東的確就在他身下,當他把刀拔出來時,一切都已經晚了。

他的拔刀的速度很快,但謝文東的速度更快,就在他倒地的一瞬間,金刀已經從他手腕滑落至手掌中,手腕輕震,金刀脫手而出,帶在銀線在那大漢雙腿繞了一圈。緊接著他就地一滾,躲開了那人的攻擊范圍。謝文東身子剛滾到一邊,那人已經一刀刺下,刀身刺進泥土里半尺有余,用得力氣之大可想而知。

謝文東也嚇出一身冷汗,如果剛才自己沒有閃開,就算有防護衣護體,恐怕也會被刺個透心涼。他抬起手腕,瞇起眼睛看著那人,微笑道:“這一刀真可惜,如果刺中我必死無疑!”

那人并沒有發現雙腿已被銀線纏住,他狠聲道:“可惜沒有刺中。但你不要得意,能躲過這一刀,未必能躲過我的下一刀。”

“未必!”謝文東一挑眉毛,笑呵呵道:“我看也是未必。”說完,他手腕用力向回一拉,那人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身子突然摔倒在地。他怒吼了一聲,雙手支地剛想爬起,眼前看見了兩樣血淋淋但又很熟悉的東西。再仔細一看,那原來是他自己的兩支被切斷的小腿。切痕平整,如同被利刃砍斷了一般。他不可思議的抬頭看看自己的雙腿,又看看一付笑瞇瞇的謝文東,這時雙腿的巨痛感才如同洶涌的海浪而來,刺激著他的神經。那人痛得滿地翻滾,倭刀也丟到了一旁,臉上的肌肉抽搐在一起,變了型,但他始終沒有叫喊出一聲,只是張嘴一口口咬著地面的泥土,牙齦流出條條血絲。

謝文東緩緩收回金刀,邊淡然道:“以前也有不少人想收我的魂,但是很不幸,他們不僅沒收到,反而卻被我收了魂。我以為世人能變得聰明一些,可是我太高估你們了。”

那人臉色蒼白如紙,豆大的汗水流了滿臉,泥土添滿在他的口中。他含糊不清道:“你要是個人就殺了我!”

謝文東仰面看了看天空,問道:“麻楓是不是和魂組有聯系?”

那人沒有回答,只是艱難的向他剛才丟掉的倭刀爬去,地面上留下一道刺目的血痕。謝文東走到他旁邊,憐惜的嘆了口氣,道:“看來他和魂組已經聯系在一起,而且關系還很緊密。他們在一起想做什么呢?”

那人不會回答,還在努力爬著。謝文東蹲在他旁邊,點點頭道:“兩方面和我都有血仇,把我干掉自然是他們共同目標。看來魂組也學會猛虎幫那套,想在中國找個代理人。麻楓的確是個不錯的人選,年輕又能干。那南洪門知不知道他和魂組有聯系呢?”那人已經離刀很近了,手指和刀只差寸余。謝文東搖頭道:“向問天這種人絕不會和魂組這樣的幫會共存。那他一定是不知道,看來麻楓也是偷偷和魂組聯系起來的。如果這事被向問天知道,那麻楓以后的日子一起會‘很好過’的。”

那人終于抓住了刀,大叫一聲,不是刺向謝文東,而是刺進了自己的胸膛。謝文東嘆了口氣,道:“其實你可以不用死的。”

和三眼對打的那個武警竄進森林時正好看見這一幕,臉色大變,想也沒想來到謝文東近前,揮手就是一刀。謝文東看著地上的尸體,本來正想感慨一番,突然旁邊蹦出一人揮刀就砍將他嚇了一跳。本能的閃過一步,倭刀在他衣服上劃出一道一尺多長的口子。武警一見一刀不重,抬手又是一刀,謝文東手中沒有武器,無法抵擋,只好再退一步,那人乘機快速付下身,揮刀挑下地面尸體的一縷頭發,握在手中哀號一聲,快速向森林深處竄去,沙啞的聲音回蕩在森林上空:“這個仇我一定會回來報的。”

謝文東看了看衣服的口子,向著那人消失的背影大聲喊道:“一言為定!我隨時等你回來!”

這時三眼也追了過來,聽見謝文東的喊聲,疑問道:“東哥,你剛才喊什么一言為定?等誰回來?”

謝文東笑道:“沒什么,只是跟剛才跑的那人說笑而已。”“哦!”三眼無奈的搖搖頭,突然道:“對了,剛才跑的那人是魂組的。”謝文東點頭道:“本來以為魂組在中國退卻了,沒想到在東北受挫,又到云南找個代理人。”說完,來到地上尸體前,一把將它的衣袖撕下,露出了里面的‘魂’字刺青。

三眼濃眉一皺,狠聲道:“媽的,這些打不死的鬼,還真是纏人啊!”謝文東呵呵一笑道:“他們還會再來找我們報仇的,這不是很有意思很好玩嗎!”三眼嘆道:“一點都不好玩,我感覺我們是在玩命。”

謝文東道:“天下還有什么游戲比玩命更刺激的?!”三眼搖搖頭,不語。

隨著兩名魂組的人一死一逃,戰斗也很快停止下來。偽裝的不到二十武警被擊斃十三人,重傷五人,看來也是出氣多,進氣少,離死不遠了。同時還活捉了一人。這人自從打起仗就一直沒伸過手,后來還是士兵打掃戰場時,將他從草叢內揪出來。也正以為這人一直沒動手,所以他還完好無傷的活著。他跪在地上,不停求饒。周雨一臉的得意,在他面前來回走動。

他確實有得意的理由,自己一方沒有死亡一人而殲滅了數十匪徒,他現在甚至已經看見自己面前的道路一片光明。上下看了看被活捉的那人,三十歲左右,凌亂的頭發掩蓋住他的眼睛,但卻掩飾不住他驚慌的神色。當他發現周雨拔出手槍時,臉色更加蒼白,嘴唇微張,不停的顫抖。周雨一把將那人的頭發抓起,槍口用力頂在他下巴上,大聲道:“說!說你們還有多少人,你們的老窩在哪?”那人顫聲道:“我……我不知道。”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qdcw.com.cn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八章   地址:http://www.vqdcw.com.cn/166.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