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二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二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蕭方躲過魏子丹的追殺,越想越窩火,他出道以來從沒有受到這樣的打擊,中了謝文東的詭計不說,連堂口也丟了。想著想著,他只覺胸口一熱,‘哇’的吐出一口血,跌坐在地上。好一會才扶墻而起,迷迷糊糊找了一間小旅店住下。第二日,他動身回南洪門總部廣州,向向問天請罪去了。

他帶到洪武山莊那兩千人全都散了,被警察抓了一部分,其他人四散奔逃,紛紛躲起不敢露頭。洪武山莊的血案果然驚動中央,過了兩天,中央就下達了《嚴厲打擊帶有黑社會性質集團或組織》的白頭文件。在南京,中央更是直接派人調查此案。謝文東也沒想到把事情鬧得這樣大,不過這樣也好,至少能把南洪門在其他三座城市的進攻勁頭向下壓一壓,給自己一方準備妥當的機會。現在在南京再找不到南洪門半個人影,大多都逃了,就算有沒逃的也躲進家中。謝文東沒費吹灰之力,不只將自己原來底盤奪回,還全部接受南洪門留下的空擋。這期間,警方也同時在打黑,叫聲很響亮,手法也嚴厲,不過打黑打黑,只打沒有*山的黑。那些原來在南京的小幫會小組織,紛紛被破獲,報紙上天天有警方的捷報,‘某某幫會一夜間被警方全部破獲’‘某某黑幫除兩人外逃外其余全部落網’。可對于現在南京最大的黑性質幫會,北洪門,警方連提都不提。

謝文東剛把南京的局勢安頓好,就開始招兵買馬,自己下面這千余手下大都是從T市調過來支援的,不能長久留下,而原來的人手早不知散到哪去了。他招兵的時機抓得正是時候,黑幫被警察打得抱頭鼠竄,愁著找不到*山,謝文東這一放出北洪門招人的消息,紛紛來投,沒出三日,不下數百之眾。謝文東把靈敏留下整頓新人,自己帶著大部分援軍回到T市。

他是得勝而回,和東心雷受傷回來時自然不能相提并論。北洪門的干部對這位新上任的大哥佩服有加,那樣的計謀也能想得出來,頭腦真是非常人可比。謝文東剛到T市,晚上,長老組織舉行了盛大接風宴會,也算是慶功宴會,洪門內大小干部來了不下百位,聚集一堂,煞是熱鬧。席間,由向長老開始,給謝文東敬了第一杯酒,這就拉開灌酒的序幕。這個長老過來敬一杯,那個堂主過來敬一杯,謝文東酒力不錯,不過也受不了‘獨站’百人,沒一會,他就有了六分酒意,喝到這時,謝文東是不管來人怎么勸,就是不再喝了。最后還是向老頭打圓場,幫謝文東解圍。這時金鵬竟然坐著輪椅出現在宴席中,將晚餐的氣憤推到高點。長老連田豐酒也沒少喝,見正好有老爺子在,提議大家照個全家福。

眾人一聽,紛紛同意,金鵬笑得也是眼睛瞇成一條縫。好家伙,上百人站在一起,想全都擠進相機里還真是困難。這么站不行,那么站也不對,最后連田豐大手一揮,說道:“堂主以下的干部全都下去,都這么多人了還往這里擠什么擠。”一句話,百余人里無精打采的走出一半。金鵬和謝文東見狀仰面大笑,心中的喜悅之情留露言表。

見要拍照了,向輝山回頭對眾人道:“大家別忘了一起喊茄子啊!”不用他說,眾人都是喜笑顏開。本來是老爺子站在第一排正中,可金鵬不同意,說自己現在不是洪門大哥,這個位置應讓文東站。謝文東聽后連連搖手,急道:“不行不行!還是老爺子站在正中,我這大哥只是暫時的。”老爺子故意臉一沉,說道:“什么暫時不暫時,洪門大哥就是洪門大哥,現在你是,如果做得好以后你還是!”謝文東搖頭苦笑。長老王海健見他二人爭執不下,玩笑道:“你們都不站中間,那我可站了!”

他是洪門老人,當初和金鵬一起打的天下,關系不分彼此,說起話來也隨便得很。金鵬大笑,說道:“那好,就你站中間吧!”王海健笑道:“我只是說說而已,有洪門兩代大哥在場,怎么輪也到不了我這。”他是越老越頑童,瞥見了一旁的向輝山,一把把他拉過來,說道:“不用讓了,向老哥在洪門資格最老,他站中間正好。”

向輝山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忙道:“王老弟,你可饒了我吧,有金老大在,我可不敢。”說完,他又退了回去。金鵬見狀,拍拍王海健的肩膀,說道:“行了,就你站中間吧,這么多年來,老弟為洪門做出貢獻大家心中有數,論資格,你沒問題。”王海健聽后心中興奮,站不站在中間只是個形式,最主要的是金老大沒忘了自己,這點讓他很高興。點頭道:“那我就不讓了!”說著話,他看向謝文東。謝文東也是笑道:“前輩貴為長老,身份不比大哥低,站在這里決不過分。”

“好了,我要照了!”拿相機的小弟見眾人站好,朗生說道。王海健一笑,道:“你這小猴崽子哪來那些廢話,快照吧!”“啪!”閃光燈一閃,這一瞬間成了定格。只見相機煙起,鏡頭應聲而碎,一顆子彈從里面飛出。

拿相機的小弟傻了,站在相機前的干部們傻了,連謝文東也傻了。人群中一人緩緩倒地,正是站在最中的王海健。子彈在他腦門上打出個窟窿,連叫聲都沒發出,倒地身亡。謝文東反應最快,一把將身旁倒地的王海健抱起,老人臉上還帶著笑容,身體還帶著溫熱,不過,人卻是死了。哎呀!謝文東心中痛叫一聲,性格如此直率玩性的老人就這樣死掉讓他如何能不痛心。金鵬顫巍巍的從輪椅上站起,伏身從謝文東手中接過王海健的尸首,什么話都沒說,斗大的淚滴卻從眼中滑落。

這時,其他人也中震驚中清醒過來,紛紛圍上前,呼喊著:“王長老!王長老!”

一個干部來到照相那小弟身前,抬腳就踢,怒吼道:“說!說你為什么要殺王長老?洪門哪點對不起你了?”

那小弟被踢得滿地翻滾,嘴里嚎叫道:“我沒有啊!不是我,不是我……”“我不知道相機里有槍,真的不知道……”

謝文東走過來,將那干部攔住,長嘆一聲,說道:“別打他了,他可能確實不知道!”那干部聽后,蹲下身,抱頭痛哭,王海健在洪門內人員最佳。因為他直率,對什么人都不擺長老的架子,都能開幾句玩笑,異常平和。下面的干部對這位老人也甚是尊敬喜愛,可今天,竟然不明不白被打殺,心中酸楚的無法言表。謝文東也難過,不過他能控制住情緒,雙目如刀掃過場中每一個人面孔,好一會,他才振聲道:“其實暗中這人想殺的不是王長老!”

一句話,讓所有人都停止了哭泣,看向謝文東。謝文東瞇眼道:“如果按正常來說,誰應該站在正中?”眾人倒吸口冷氣,這話把悲痛中的眾人點醒,心中暗道大哥說得沒錯,按正常講,正中不是老爺子就是由大哥來站,那主謀的人是想殺洪門大哥!謝文東轉頭問小弟道:“你這相機是從何處得來?”

小弟結巴道:“我來的時候相機就擺在桌子上,后來聽向長老說要照相,我就把這相機拿過來了。大哥,我真的不知道里面有槍啊!”謝文東一瞇眼睛,轉目看向連田豐,說道:“如果我沒有記錯,應該是連長老提議照相的吧!”

連田豐臉色一變,怒聲道:“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你懷疑我是暗中動手腳的人?”謝文東嗤笑一聲,冷道:“你不用這么激動,我只是問問而已。”連田豐咬咬牙,強壓怒火,反對金鵬說道:“老爺子,我連田豐在洪門有五十年,能力怎么樣我不多說,不過忠心與否你金老大應該最清楚。”說著話,他將衣服一脫,上身赤膊,只見前胸后背橫七豎八都是刀疤,他指著身上的疤痕說道:“這些傷是我和金老大打天下時留下的,那時我沒叫過一聲苦,哪怕當天受了刀傷,第二天,只要金老大一句話,我同樣沖在最前面!”

金鵬點點頭,嘆道:“田豐當年確實是個了不起的漢子,渾身是膽,鐵打金剛。一提起洪門五虎將之一的田豐,那時誰人不聞風喪膽!”連田豐眼睛有些濕潤,顫聲道:“只可惜當年的五虎將只剩下我一個了。”當年,建國后不久,洪門分裂,分南北兩勢力,但南強而北弱,金鵬帶人退到河北,他也就是從那時起家的。他手下有五員猛將,身懷絕技,殺法驍勇,分別是雷霆,段任,連田豐,李小飛,王海健。這五人當時威震一方,只要他們一出,無人敢擋起鋒芒,紛紛聞風而逃。雷霆,暴如雷,脾氣點火就著。段任,冷如冰,性格陰沉。連田豐,硬如鋼,作風強硬。李小飛,毒如蛇,陰險毒辣。王海健,熱如火,熱心腸直性子。其中的段任可以說是金鵬麾下第一戰將,驍勇善戰,刀法過人,天下難遇敵手。一次老爺子遇伏,他舍死相救,面對千人而面不更色,一人殺退對方三潑伏兵,硬是將身受重傷的金鵬背出重圍,送進醫院,可當眾人趕來發現他時,段任已*墻而亡,人雖死,卻雙目微睜,立而不倒。后來醫生在他身上數出三十七道刀傷,其中有十余道都是哪怕中一道就可讓人致命的傷口,能背著金鵬跑出數里地,醫生說是個奇跡。五人中李小飛最小,武藝也最弱,不過他為人卻最陰狠狡詐,一張笑臉,全年三百六十五天從不改變,對敵手法異常殘酷,素有笑面蛇之稱。由于他年紀小,頭腦又聰明,金鵬對他最是喜愛,不過,李小飛死得早,四十剛出頭就因絕癥而過世。金鵬曾說過,段任亡如斷我一臂,小飛死斷我一腿。后來,五虎將剩下的三位前后退隱,做了長老。到現在,雷霆和王海健又亡,只剩下連田豐一人,他心中有種末路無途的悲感。

他和金鵬之間的情誼不是謝文東所能了解的,后者一笑,淡然說道:“只是,人也可能會變的。”連田豐仰面而嘆,心中感慨萬千,苦嘆道:“看來今天我是有口難辯了,謝掌門,連田豐就在這里,你看怎么辦就隨便你吧!”

謝文東一瞇眼睛,冷笑道:“你以為自己在洪門的資格老我就真不敢把你怎么樣嗎?!”說著,他一揮手臂,怒聲道:“來人,把連田豐給我拿下!”哎呀我的媽呀!謝文東的一句話,把下面的小弟們都嚇了一哆嗦。長老是沒什么實權,手下無人,可身份在那里擺著呢,平時如果見了連大氣都不感喘,現在大哥要讓自己把長老拿下,這還了得。下面的人互相看了看,苦著一張臉,沒人敢上前一步。謝文東一瞪眼,怒道:“怎么,我的話沒人聽了嗎?”

長老田暮風一見事情不對,悄悄拉了拉自己身旁向輝山的衣角,低聲道:“我們別干站著了,看來新大哥真要動老連啊!”

向輝山搖搖頭,說道:“上次就因為我沖動而誤殺了雷老哥,這回我是說什么都不敢輕易表態了。”

田暮風嘆口氣,上前兩步一拱手,說道:“掌門大哥先不要如此沖動,事情還沒有弄明白就先把連長老拿下,這不能令下面的兄弟心服,還請掌門大哥三思而行。”一番話令一旁的金鵬也是連連點頭,他也覺得奇怪,謝文東是個有心機的人,這回怎么也不問青紅皂白就要把連田豐拿下呢?!如此沖動不是他的性格。可金鵬現在已經不是掌門,不好說什么,靜觀其變。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qdcw.com.cn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二十一章   地址:http://www.vqdcw.com.cn/192.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