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四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四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酒保快步上前,客氣道:“幾位先生,里面坐……”他一看為首那人的尊容,舌頭差點閃著,這人怎么長成這樣?!

驢臉大漢看也沒看他,眼睛四下一掃,最后目光在請眾人喝酒的那青年一桌停下,神光一閃,面帶喜悅,一把推開眼前酒保,大步走了過去。他來到那三人近前,忍不住又向四下打量一翻,酒吧中人人都在喝酒,回味無窮,不管怎么說,不花錢的酒一向都很甜,很好喝。驢臉漢子似乎長出一口氣,自顧自的拉張椅子,在三人之間的縫隙中坐下,他笑道:“聽說剛才有人請客,可惜我沒趕上。”

青年看了看他,無奈道:“你來得也不算晚。”他打個指響,喊道:“給這位朋友也上一杯酒!”

驢臉漢子搖頭,一直身后,道:“可惜我不是一人來的,還有十幾個兄弟呢!”青年一笑,道:“見者有份,一人一杯!”聽后,驢臉漢子滿意一笑,轉目看向一旁的年輕人,道:“謝文東?!”年輕人笑瞇瞇道:“是我!”驢臉漢子眼神慢慢冰冷下來,一指自己肋下,道:“這一刀,讓我刻骨銘心,一時一刻不敢忘記!”

年輕人無奈道:“刻骨銘心是一種痛苦,忘記它有一個最好的辦法。”“什么辦法?”“只要你死掉就可以了。”“哈哈!”驢臉漢子仰面而笑,好一會,他擦擦眼角的眼淚,道:“好好,謝文東就是謝文東,我真佩服你的膽量,不過,今天我是來回報你這一刀的。”年輕人一楞,疑問道:“怎么回報?”驢臉漢子肩膀一擺,手中多出一把刀,說是一把刀,還不如說是一根鐵條,刀身三指見寬,半臂多長,漆黑無光,把手只是簡單用白布纏上,如果沒有鋒刃,這只是一把大鐵片。這刀和他人一樣,粗糙,難看,不過,卻絕對鋒利。他將刀放在桌子上,垂目看著,喃喃道:“就用這把刀回報!”

年輕人嘲笑道:“這把刀也能砍人嗎?”驢臉漢子臉色一變,他冷聲道:“你可以試試!”說完,猛然間一刀揮出,沒有任何預兆,疾如閃電,一刀直制年輕人的咽喉,連酒吧里的客人甚至都能感覺到刺骨的寒氣。年輕人似乎早有準備,向后一仰身,寒光貼著他下頜劃過,險險沒有割破他的皮膚。他順勢起身,從一旁女郎身上緩緩拔出一把黑顫顫的唐刀,無奈道:“我說過,你這把刀砍不了人!”說著,他又慢悠悠遞過一刀。驢臉漢子牙關緊咬,不再答話,雙瞳充血,揮刀硬磕。

年輕人輕笑一聲,迅速回刀,不和他硬碰硬,可接著來石光電閃一般,伸手直刺大漢小腹。那大漢大喝一聲,攔刀下壓,正和年輕人刺來的一刀相撞,只聽‘當啷’一聲脆響,年輕人腿后一步,手臂發麻,唐刀險些脫手,心中忍不住贊嘆一聲:好臂力!他收刀回撤,道:“錢喜喜,果然名不虛傳!”

這驢臉漢子正是錢喜喜,見謝文東不敵退后,怎會放過,大步向前,揮刀又劈。這時,斜刺里挑來一刀,掛著風聲,和錢喜喜那一刀接個正著。‘當’的一聲,火星濺起,錢喜喜身子一陣搖晃,退了半步。轉目一瞧,正是一旁的青年,手中握刀,目含輕視的看著自己。他大喝道:“任長風,識趣的就給我滾一邊去,我找的人不是你!”

這青年不是任長風還是誰?!他一笑,道:“可惜,我找的卻是你!”說完,展刀連刺。錢喜喜無奈,舉刀迎戰。他身后那十數個大漢紛紛拔出刀來,準備圍攻謝文東。可這時,那原本還在喝酒的客人們有一大半都從衣下掏出刀來,呼喊著上來圍攻,雙方之間沒什么好說的,一*近,就混戰一處。

酒吧里的幾個酒保一見這架勢,嚇得雙腿一軟,都差點沒尿褲子,幾人擠到一起,互相看看,拿出電話打算報警。可沒還等按號碼,和謝文東,任長風坐在一起的女郎走過來,手中一把唐刀明光正亮,她沒說話,只是用刀尖敲敲酒保手中的手機,然后往地上指了指。酒保也算見過世面,心中一嘆,把手機一扔,不用女郎發話,自覺的找個角落坐下。

現在場中已經亂做一團,數十人拼死撕殺,桌子酒瓶,倒了一地。錢喜喜雖然性格暴躁,可也不是傻瓜,在得知北洪門防備松懈,大部分幫眾在放假,謝文東經常出入酒吧的消息后,他心中也在嘀咕,這其中會不會有詐,可謝文東的誘惑力實在太大,最終錢喜喜還是沒能按耐住,背著蕭方,戰龍二人,悄悄帶上心腹手下二百有余,分批進入市區,等到了酒吧一條街后,他先派人四下探察一翻,確認沒有埋伏之后放下心來,讓大部分人留守門外,他自己只帶上十幾個精干進‘半杯情’酒吧找謝文東算帳。不過,這帳并不好算。

錢喜喜被任長風死死纏住,他那十幾個手下被酒吧中喬裝的北洪門弟子困住,謝文東一臉輕松,拉把椅子坐下,從口袋中掏出一根煙,旁邊保護他的小弟急忙躬身點燃。謝文東吐出一口青煙,目光掃視一周,自己一方還是穩占上風的,只有任長風打得比較驚險,以錢喜喜的容貌和脾氣,能擠進八大天王中,其自身的實力甚是了得,在他肋下有傷的情況下,任長風也是勉強與他戰個平手。謝文東暗自點頭,不錯,在錢喜喜非平常之輩。他瞇眼一笑,道:“錢喜喜,你知道你為什么在向問天面前不討好嗎?”錢喜喜余光一瞄,心中這個氣,謝文東倒逍遙自在,坐在那里笑瞇瞇抽煙呢,不過他激戰正酣,心中窩火也無空答話。謝文東又道:“你長得難看是一方面,最主要是你太笨。人可以沒容貌,但不能沒大腦。”

錢喜喜差點噴血,大喝一聲:“謝文東!”同時猛揮出一刀,這一刀是含恨而發,力重千斤,任長風聽惡風不善,大叫一聲:“好!”吸氣硬接,‘當’的一聲金鳴,任長風手中刀一沉,險些脫手,他咬牙道:“你也接我一刀!”

謝文東對眼前的死殺視若無睹,繼續道:“錢喜喜,你在南洪門不出來,丟人也就算了,外人看不見,可你實在不知道天高地厚,南北開戰你竟然也敢沖鋒陷陣,不過也是向問天聰明,別的不說,就你這一副尊容的殺傷力,足以比紅葉厲害百倍。”

“哎呀!”錢喜喜聽后血灌瞳人,嚎叫道:“氣死我了!”他被謝文東幾句話激得方寸大亂,刀招也有些凌亂,不象剛開始時有條理。他亂,任長風可一點沒亂,見他沒了方寸,乘機加緊攻勢,不一會,錢喜喜的手臂,小腹,大腿都中了刀。

謝文東笑瞇瞇的看著,心中已給錢喜喜判了死刑。就在這時,人群中一北洪門弟子突然一撩衣襟,手中多出一把手槍,他雙眼一瞇,抬槍對準場外謝文東的腦袋。這一變化太突然,謝文東甚至都沒看見有一把黑洞洞的槍口正指向自己,但那人周圍的其他北洪門弟子看見了,但想阻擋依然來不急,紛紛張開嘴巴,驚呼不已。那人瞇起的眼睛一瞪,手指扣動扳機。

不過槍聲并沒有響,那人手指剛動,一道白光飛來,他連手帶槍飛了出去。那人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不過咬牙沒叫出聲來,握住斷腕的傷口,扭頭一瞧,一位身穿黑衣的女郎站在他旁邊,手中刀微微低垂,血珠順著刀身滴在地上。這女郎正是靈敏,她冷然道:“你不是我們洪門弟子。”

那人哧笑一聲,說道:“你們才不是我洪門弟子。”他低身抓起一把片刀,傲然道:“六月酷暑寒風吹,一片紅葉向南飛。”

靈敏冷笑道:“好一片紅葉,只可惜已枯萎!”她攔刀而上,揮手三連擊,分刺那人的咽喉和胸口要害。那人是紅葉的沒錯,不過,憑身手而論和靈敏天差地別,沒出五個照面,被靈敏一刀劈倒于地,兩條腿筋被劃斷。

這時謝文東也早就反應過來,看了看地上的槍,再看看倒地抽搐的那人,一切都明白了。他上前,蹲下身,摸了摸他身上的衣服,問道:“你是怎么混進來來的?”那人忍住巨痛,狠聲道:“可惜沒能殺死你!”謝文東撓撓頭發,道:“我問你是怎么混進來的?”那人雖然躺在地上,但力氣沒有消失,僅剩下的一支手握緊刀把,回手一刀。謝文東輕輕向后一仰,那人一刀刺進自己的心臟,兩眼一翻,死了。謝文東面色低沉,半天沒說出話來。靈敏在旁小聲道:“東哥,他是紅葉的。”

謝文東搖頭嘆息,他沒心情再和錢喜喜‘玩樂’,從懷中掏出手槍,準備一槍結果他。這突發的變故,也把錢喜喜驚醒,氣得發暈的頭腦漸漸冷靜,目光一掃場中,自己那十幾個手下所剩不多,情況危機,不能再戰,拖延下去,別說帶來的手下一個逃不掉,恐怕已經也得交代在這。錢喜喜猛揮兩刀,逼退任長風,抽個空子向大門竄去。

謝文東抬槍時,錢喜喜正往外跑,他怎能放過,對著那齊長無比的腦袋就一槍。

“砰!”槍響,子彈劃著錢喜喜的頭皮飛過,連帶著刮下幾絲頭發,把他嚇得一縮脖,跑得更快了。謝文東一槍不中,甩手又開了三槍,可錢喜喜狡猾的很,見對方掏槍,他上竄下跳,左躲右避,加上謝文東本來槍法就一般,連開四槍,都沒打中錢喜喜。任長風在旁邊喘粗氣,邊說道:“東哥,你的槍法實在……不敢恭維。”后面四個字聲音很低,不過謝文東還是聽見了,他老臉一紅,尷尬道:“曾經很不過,不過很長時間沒練了。”他見錢喜喜已經跑出酒吧,收起手槍,一指地上刺客的尸體道:“他不是紅葉的!”靈敏一楞,疑問道:“何以見得?”謝文東一笑,道:“不信你可以搜搜他身上,一定找不到葉子。”

任長風看了看靈敏,然后又狐疑的瞧瞧謝文東,一提褲子,當真蹲下身仔細搜查一翻。半晌,他起身搖頭苦笑,道:“他身上確實沒有紅葉!”靈敏秀眉一皺,問道:“那他是何人?”謝文東瞇眼冷然道:“把他的袖子拉起來!”

任長風精神一枕,急忙把那人袖子撕下來,只見胳膊上明晃晃刺著一個火柴盒大小的‘魂’字。雖然心中有準備,任長風和靈敏還是倒細冷氣,異口同聲道:“魂組?”謝文東道:“被抓而自殺,那不是紅葉的作風,而且同出一門,也沒達到一抓就死的地步。”他用腳踢了踢那人的腦袋,道:“他的作法讓我想起了魂組,世上也只有魂組才會養出這樣不要命的人。”

靈敏嘆道:“魂組確實厲害,竟然混入我們弟子中,我們卻一點都沒發現。”謝文東苦笑道:“也許,以后還有更厲害的呢!”

錢喜喜急如喪家之犬,拉開大門,飛身而出,等到了外面,長長出了口氣,可氣剛出到一半,他又收回去了。

只見街道上橫七豎八,躺滿了人,片刀,棍棒,扔了一地。街道中站有一行人,人數三十左右,為首一人身材不高,不過異常結實,衣下肌肉高高鼓起,將衣服撐得緊繃。這些人清一色黑裝打扮,嘴上遮有黑布,在袖子上系有紅色標志,上繡‘殺’字。錢喜喜心中一顫,自己那留在外面的那二百人現在不是躺在地上呻吟,就是不知道跑哪去了,他心能不顫嘛!他沉聲問道:“你是什么人?你們又是什么人?”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qdcw.com.cn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四十五章   地址:http://www.vqdcw.com.cn/216.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