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四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四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帶頭矮個漢子冷笑一聲,淡淡道:“血殺!”這兩個字如同一記重拳打在錢喜喜身上,他身子一震,喃喃道:“血殺?”人的名,樹的影,現在南洪門沒有幾個不知道血殺的,錢喜喜自然也聽過,心說今晚自己是兇多吉少了。他將心一橫,發狠道:“血殺又能怎樣?有種的出來和我單條!”

矮個漢子一笑,點頭道:“好,我和你單條!”他一拉臉上的黑布,露出一張平凡,忠厚,老實的面孔。肩膀微晃,三寸多寬的開山刀出先在他掌中,刀尖一直錢喜喜的鼻子,淡然道:“你可以動手了。”

俗話說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只看矮個漢子掏刀的動作,錢喜喜更加心寒,謝文東手下怎么有如此之多的能人?!他不在答話,喝叫一聲,揮刀劈向矮個漢子的印堂。這一刀,錢喜喜用上了全力,打算一擊將眼前這深不可測的漢子砍倒,刀鋒來勢洶洶,刀沒到,刀風先已刺骨,矮個漢子不慌不忙,橫刀硬接,沒見他怎么用力,雙刀相撞,錢喜喜只覺得臂膀一麻,連退出三步,勉強站穩身子,喘息看著矮個漢子不語。其實他不至于如此不濟,只是身上有傷,加上和任長風一陣苦戰,身上力氣所剩不多,才會被人一刀震了回來。錢喜喜心中打鼓,起了怯意,長喝一聲,給自己打氣,拎刀又上。

矮個漢子搖頭道:“現在的你,已不是我的對手。”錢喜喜一生最恨別人說自己丑,最怕的就是別人小瞧自己。他怒聲道:“少說廢話,盡管來吧!”矮個漢子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人找死,我也沒辦法。”他一晃手中開山刀,與錢喜喜戰在一處。打了幾個照面,矮個漢子暗中點頭,如果錢喜喜身上沒傷,體力充沛,自己定難是他敵手,只可惜啊!他心中感嘆,手下可沒停,‘唰!唰!唰!’連斬三刀,逼得錢喜喜連連后退,抓住這一空擋,矮個漢子迅速一轉身,手入衣襟下,等他回過頭來和錢喜喜對面時,一把烏黑的手槍已經在掌中,沒有任何預示,他抬手就是一槍。

就算錢喜喜再身手了得,這樣近的距離想躲開子彈,那根本就不可能。他驚叫一聲,身子猛得向左竄,可哪還來得及,也是那矮個漢子手下留情,這一槍,把錢喜喜的右腿骨打穿,他哀號一聲,摔倒在地,矮個漢子一甩衣襟,收起刀槍,道:“給我捆了!”下面上來數人,不由分說,把錢喜喜捆個結結實實。

錢喜喜的腦袋被人按在地面,他邊喘氣邊怒聲罵道:“你他媽的算哪門英雄,放冷槍傷人算什么好漢?”

矮個漢子一笑,道:“我不是英雄,也非好漢,只是一壞蛋!”他來到錢喜喜近前,彎腰道:“我叫姜森,血殺歸我管!”

錢喜喜氣得咬牙切齒,嚎道:“姜森!我不把你碎尸萬斷我……”沒等他說完,一旁的血殺成員輪圓了腿猛踢一腳,這一腳踢得挺準,正中錢喜喜嘴上,把他下面的話硬生生踢了回去,他劇烈咳了兩聲,一張嘴,吐出兩顆白牙。

姜森呵呵一笑,道:“聰明點就閉嘴吧!”說完,他直徑走進酒吧內。里面已經在打掃戰場,把死的,沒死的人分開處理。

謝文東一見姜森來了,笑瞇瞇問道:“解決了?”姜森道:“喪家之犬,不堪一擊!”謝文東一拍手,起身整理一下衣服,笑道:“看來我們也該回去了。”他轉目一看酒吧中幾個酒保,垂目片刻,漫步走過去,從口袋中拿出一張支票,放在桌子上,笑瞇瞇說道:“今天你這里打佯,什么事都沒有發生,是嗎?”

服務生不是傻子,眼前這人雖然年輕,可其他人對他的態度都是必恭必敬的,顯然是這些人的頭目。幾個服務生連連點頭,說道:“是,是是!我們什么都沒有看到,這里也什么都沒發生,我們今晚打佯了!”

謝文東打個指響,立起指頭笑道:“恩,我喜歡和聰明人說話!”他笑呵呵從酒吧走出來,深深吸了一口沒有新鮮空氣,伸個懶腰,仰面笑道:“明天,恐怕要下雨……”他話沒說完,突然覺得眼前紅光一閃,這紅光與其他紅光不一樣,雖然只是一閃,他還是從紅光中看出無數個小顆粒狀的東西。是紅外線!謝文東在高中時玩過這東西,對它不陌生,仰面看見紅外線,這代表什么他十分清楚,幾乎出于本能的,他身子全力向后坐,和在他身后出來的任長風撞在一起,二人翻著跟頭滾進酒吧內。于此同時,一聲槍響再次劃破長空,地面上出現一個拇指大的窟窿。

謝文東扶墻起身,怒道:“外面樓頂天臺有殺手!”姜森掏出槍,一個箭步從窗戶中撞了出去。他順勢在地上滾了兩滾,穩住身子,抬槍指向樓頂。可上面早就沒了人,天臺上空擋,連個槍影都找不到。姜森不放心,小心打量一周,再沒發現可疑之處后,他才緩緩收起槍,從新回到酒吧。謝文東面色陰暗,如果他剛才不抬頭,如果他沒見過紅外線,如果他反應再慢一點,現在恐怕已經躺下了,這里面多少有運氣存在。他問道:“殺手跑了是嗎?”

姜森低聲道:“東哥,對不起!”謝文東擺擺手,說道:“如果沒猜錯,這一槍也應該是魂組開的,我想到他們會卷土重來,只是沒想他們會這么快,挑上這種時機。哼,老對手又來了!”謝文東和魂組真算得上是老對手,雙方從H市開始,就一直沒有和平相對的時候,雖然魂組在謝文東手下死了不少人,可謝文東下面的小弟也沒少傷在他們手中,雙方結怨越來越深,發展到現在,已經成了水火之勢。魂組的再次出現,讓謝文東更加謹慎,也給任長風等人心中抹上一層揮之不去的陰影。

謝文東在酒吧一戰,活捉了錢喜喜,他帶來的那二百來號人,大多都被姜森帶領的血殺打散了,一些人什么都不顧,慌張而逃,一些人沒馬上跑,而是找個角落躲起來,畢竟錢喜喜還沒出來,這樣回去沒法交代。后面發生的事他們在暗中都看見了,等謝文東領人一撤走,他們紛紛從旮旯胡同里鉆出來,互相看一眼,甩開雙腿往南洪門的旅館跑,將大致情況向蕭方一說,這位蕭天王頓時傻了。不止他傻了,戰龍,還有其他的干部也傻了。也不知過了多久,蕭方明白過來,‘噔噔噔’直跺腳,捶頭大呼道:“糊涂啊,糊涂啊!真是糊涂啊!”眾人本來一聽錢喜喜被擒的消息,心中翻騰,壓抑異常,可一見蕭方的樣子,大家又忍不住想笑,不知這蕭天王是說錢喜喜糊涂還是在說他自己。蕭方在房間中急走一圈,停下身,大聲道:“無論如何,也得把錢兄救回來!不然,不然……”已經沒有不然了,蕭方被謝文東逼上絕路,加上錢喜喜,他已眼睜睜看著三個天王或死或被擒,就算向問天不說什么,其他人不說什么,他自己也沒臉再在洪門內呆下去。

戰龍上前一拍他肩膀,道:“蕭老弟先不用急,我想謝文東既然抓了錢兄,一時半會并不會傷害他。如果沒錯,他更多的是想用錢兄做誘餌,引我們去救,然后再圍而殲之,蕭老弟不會看不出來謝文東的詭計吧!?”

蕭方搖頭苦嘆道:“我哪會看不出來,可看出來又有什么辦法?都這時候了,就算謝文東在前面挖個火坑,放口油鍋,我也得跳啊!如果錢兄再有失,我真的不用活了!”

戰龍搖頭,安慰道:“還是從長計議的好,一定會想出辦法來的。”蕭方心慌意亂,道:“我方寸已亂,戰兄幫我出個主意!”

戰龍低頭沉思,他的智謀還不如蕭方,連蕭方都想不出個好辦法,他又如何能出好主意。跑回來報信的小弟又道:“后來……后來謝文東差點掛了。”蕭方和戰龍同是一塄,齊抬頭看著說話的小弟,問道:“怎么回事?”

那小弟將謝文東走出酒吧,險險中槍的事一說,戰龍眼珠一轉,問道:“可是紅葉兄弟所為?”

侯曉云走后,紅葉并沒有全部帶回臺灣,還留下十數人,戰龍問得就是這幾人。十幾人互相看看,用手指一點,十三人,一個不少。他們齊齊搖頭,其中一人說道:“不是我們,事先我們連這方面的消息都不知道,如何能去行刺謝文東呢?”

戰龍點點頭,摸著下巴沉思道:“不是紅葉兄弟,那會是誰呢?紅外線,這可不是一般人能搞到的。”蕭方突然道:“那會不會是魂組呢?謝文東和魂組之間的梁子極深,想要他命的,情報又能如此準確,武器這般精良,只有魂組了。”

戰龍點頭稱是,道:“沒錯,是魂組。好快啊,剛被謝文東重挫一次,這么快又跑回中國來了,看來,我們也可以利用一下嘛!”蕭方連連搖頭,道:“那不行,我們不消與魂組為謀,而且掌門大哥也不會同意的。”他搭拉個腦袋,和眾人打聲招呼,回自己房間了。臨出門前,他的手指微微勾了一下,這個小動作,房間那么多人沒有一個看見,除了戰龍外。

戰龍心中一動,又坐了一會也起身告退,說回房間休息一下。撇開眾人,他直接來到蕭方房間,敲門而入,直接問道:“老弟,是不是有事?”蕭方慧心一笑,道:“魂組可以利用。剛才外面人太多,而向大哥又是極力反對魂組的,我不好說出來。”戰龍點了點他,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有事,說說吧,魂組怎么個利用法?”

蕭方胸有成竹,道:“先合作,打垮謝文東之后再全力滅之,就算以后向大哥知道了,也不會太深怪我們。”

戰龍仰面沉思,問道:“如何合作?”蕭方笑道:“一前一后,一明一暗!”

謝文東回到堂口,一道命令發下,所有幫眾的假期取消,全部回各自崗位待命。抓了錢喜喜不是就這樣完事了,他要安排人手,全面戒備,蕭方很可能氣急敗壞,領全部人手來強攻,如果真是這樣,謝文東不怕,安排一番就可讓蕭方來的了,回不了。不過,現在魂組再次出現,他不得不加倍小心來提防。如果按單兵作戰,魂組雖不弱,可未必能強過紅葉,但魂組那不達目的不罷休,為完成任務可犧牲一切的精神令所有人都為之膽寒。這也是謝文東顧忌的原因。

錢喜喜應該關在哪,謝文東考慮良久,本來想把他關在堂口,在自己眼皮底下,可轉念一想不妥,關押在堂口,蕭方未必有這個膽量來救,他令人把錢喜喜送到北郊的‘洪武’山莊,這里地勢偏遠,遠離市區,做起事來也方便。同時他又安排數千人,在山莊附近埋伏,東心雷和靈敏,一里一外,分別鎮守。謝文東又把四大瓢把子,及其他們部下悄悄安排到南郊附近,分四個方位把手,控制住南面進市區的幾條要路,并提醒他們,南洪門如果來犯,無需阻擋,讓他們進來,可有進沒有出,不能把進來的人放跑一個。這四大瓢把子滿口答應,上次不戰而逃,讓他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這次任務簡單,想好好表現一下。謝文東把命令一道道傳出,萬事具備,就等蕭方這股東風前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qdcw.com.cn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四十六章   地址:http://www.vqdcw.com.cn/217.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