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七十二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七十二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沒有理他,也懶著說廢話,只是對蒜頭鼻冷冷道:“在我沒討厭你之前你最好把你的手拿開!”他的目光冰冷而火熱。冰冷得讓蒜頭鼻覺得象是在冰窖中,而那陰冷中獸性的火熱又能融化一樣。只一句話,蒜頭鼻木然的松開抓住李英男的手,連他自己都覺得奇怪,為什么莫名其妙的要聽對方的話?!

謝文東將李英男拉向自己身后,說道:“這些人是壞蛋,去把你哥哥找來!”李英男不放心,見謝文東這樣瘦弱,把他和三個膀大腰粗的大漢留在房間內等于害了他,她答應一聲,腳下卻紋絲未動。她的心思謝文東理解,也很感動,但不想傷害她,他故意大聲道:“快去找你哥哥來,還在這里等什么!”不由分說,一把將李英男推出房外,反手將門鎖上。沒有李英男在場,謝文東長出一口氣,目光掃過三個大漢的面孔,冷冷道:“現在,該解決我們的事了!”

環眼漢子一哆嗦,顫聲道:“你想怎樣?”“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們才對!”謝文東憨笑,故意一緊手,銀絲拉緊,蒜頭鼻痛得怪叫一聲,握住手腕,冷汗直流。謝文東輕巧的彈著銀絲,問道:“聽口音幾位不象是本地人吧?!”

蒜頭鼻咬牙咯咯做響,勉強道:“是……”環眼漢子瞪了他一眼,對著謝文東沉聲道:“是不怎樣,不是又怎樣?”謝文東微微一笑,道:“剛才看這位兄弟的擒拿手練得不錯,顯然是受過專門訓練的,我只是對你們的身份很奇怪。”

“這你無須知道!”環眼漢子強打精神道。謝文東眼睛尖得很,剛才蒜鼻頭干凈利落的制住李英男,并非常人能做到,憑感覺,和姜森有幾分相似。他搖搖頭,道:“如果你們沒找上我或許不關我的事,但既然找上門,我就得弄個明白。”他邊說邊暗中緊拉銀絲,笑瞇瞇道:“你說是嗎?”最后一句話是對蒜鼻頭說的,銀絲深深陷進肉內,好象隨時能把手骨割斷,蒜鼻頭忍不住摔跪在地,大聲號叫道:“你問吧,我什么都說,求你高抬貴手……”

沒等說完,一旁的環眼漢子臉色一變,飛起一腳踢在他臉上,紅著眼睛怒道:“沒用的東西,說出來我們都會死得很慘,大不了拼了!”話沒說完,那矮個漢子突然竄到謝文東近前,手中多了一把匕首,對著他眼睛狠狠刺了下去。他快,環眼漢子動作也不慢,一撩厚重的軍大衣,從后腰迅速摸出一把黑漆漆的五四手槍。不過,他們卻低估了謝文東的實力,他能活到今天可并非全*運氣。矮個漢子的匕首離他還有半尺的時候,謝文東身子突然一旋轉,瞬時躲開刀鋒,同時和那漢子來個臉對臉,兩人面孔之間的距離不足五寸,連對方臉上的汗毛都能數清,謝文東嘴角一挑,趁矮個漢子一楞之機,猛得一抬腿,膝蓋不偏不正,狠狠撞在他下體。“哎……”漢子發出刺耳的嚎叫聲,謝文東毫不停留,抓住他握匕首的手腕,向外一扭,矮個漢子吃痛,匕首脫手,謝文東順勢接住,甩手一揮,亮光閃爍,轉眼即逝,匕首半個刀身沒進正準備開槍的環眼漢子眉心。

這一連竄的動作說來慢,實則極快,一氣呵成,如果謝文東再慢一秒,后果很可能躺在地上的是他自己。

環眼漢子連聲也沒吭出一聲,斷氣身亡,鮮血從他匕首的血槽內緩緩流出,黑色的地面被染得深紅。

轉身之間,殺一人,傷一人,謝文東若無其事的搖搖頭,看著蒜頭鼻笑道:“現在,麻煩的人解決了,你有什么話可以放心大膽的說了。”矮個漢子握住下體,躺上地上縮成一團,即使如此,他還是斷斷續續道:“不……不能說……”

“唉!”謝文東無奈嘆了口氣,漫步走到環眼漢子的尸體前,一彎腰,微微用力,把他腦袋上的匕首拔出,甩了甩上面的血跡,憐惜道:“自己的命都難保了,還要那么多顧忌干什么?”矮個漢子心中一顫,眼前這個清秀年輕人根本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他一直以為自己就夠心狠手辣的,可和他比起來,小巫見大巫。他忍痛說道:“我只明白一點,我說出來,會比現在死得慘百倍!”謝文東聳聳肩,道:“如果你現在不說,馬上就會死!”

矮個漢子看了看慘死的同伴,心縮成一團,人哪有不怕死的,他自然也害怕,但他明白,自己只要說露一句話,他自己和他家人的下場決不會比那剛死去的兄弟強,狠狠一閉眼,道:“如果你謝文東是個人物,請給個痛快吧!”

謝文東低頭把玩的匕首,半尺長的小刀在他手中旋轉環繞,如同長原來就長在手上的一部分。他在考慮,下一步應該怎么走。眼角余光瞥見蒜鼻頭正驚恐的看著自己,臉上流露出舉棋不定的猶豫。他心中一動,停下把玩的匕首,兩個大步到了矮個漢子近前,低身一遮他的眼睛,嘆道:“對不住了,朋友!”話音未落,橫刀劃過那人的咽喉。他的刀很快,在矮個漢子還沒感覺到痛的時候,氣管已被割斷,一絲叫聲也發不出來,身子劇烈掙扎幾下,漸漸無了聲息。謝文東陰沉著臉,站起身,頭也沒回,對蒜頭鼻陰冷冷道:“現在掄到你了!”

蒜頭鼻眼睜睜看著又一個同伴被割斷喉嚨,頓時褲子濕了一大片,也顧不上以后會怎樣,更顧不上割進手腕上的銀絲,掙扎著跪在地上,大喊道:“別殺我!我什么都說,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說!”

謝文東深吸口氣,問道:“三天之前,偷襲我的人應該和你是一伙的吧?”“恩!”蒜頭鼻微微一點頭,沒敢看謝文東一眼,生怕這惡魔一激動把自己了結了。“你不用擔心,盡管放心大膽的說,我保證,只要你不隱瞞,我決不傷害你性命!”謝文東笑吟吟,說得很輕松,又問道:“那你來自哪?”“北京!”蒜頭鼻頓了一下,心一橫,豁出去了,壓低聲音答道。

“北京?”這倒是出乎謝文東意料之外,自己和北京的人好象沒什么瓜葛嘛!他心存疑問,并沒有直接問,而道:“看你們好象不是黑道出身吧?!”蒜鼻頭木然的點點頭。“哪你們是什么人?不會是軍隊里出來的吧?”謝文東笑道。他玩笑的一句話還真說對了!蒜鼻頭瞪大眼睛,目不轉睛的看著謝文東,猜測他是不是一開始就看出了自己三人的身份。

謝文東多聰明,見他這個表情,心中猜出個十之**。到這,他真有些糊涂了,對方是軍人,而自己不管怎樣還是隸屬于政治部,和軍方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怎么會不緣不故的暗殺自己。別的不說,如果軍方真想除掉他,隨便在他身上找一個罪狀都可以讓他死上一百回,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做,為什么反而偷偷摸摸呢?難道是東方易派來的人?這也沒道理,自己對他根本夠不成威脅,而且兩人的關系一直保持著‘不錯’的互相利用關系,何況有張繁友這個潛在的威脅,他哪有時間對付自己?!謝文東拍拍額頭,一個腦袋兩個大,弄不明白的事就干脆不去想,直接問道:“是誰派你們來的?”

蒜頭鼻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看著謝文東道:“這點我真不知道。我們來H市,完全是按照上面的意思做的!”

“上面的意思?這個‘上面’是指誰?”謝文東窮追不舍。蒜頭鼻道:“是我們連長!”“沒了?”“沒了!不過……”蒜頭鼻看了看謝文東,欲言又止。謝文東一笑,道:“有什么話就說,這里只有你我二人,世上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是你說的!”

蒜頭鼻穩了穩心跳,低聲道:“聽說,是中央的某個權利很大的人下得命令,所以,所以我們才不敢輕易說出來。”

中央?謝文東一震,中央竟然會對付自己,真是好大的面子啊!他搖了搖頭,不對!從能調動軍隊上來看,這人權利確實不小,既然這樣有這么大權利的人干什么還偷襲自己?他眼珠一轉,笑了,偷襲,說明他也只是暗中在做,說明至少現在中央還沒找上自己。想到這,謝文東問道:“你們一共來了多少人?”

蒜頭鼻道:“具體多少我也不清楚,不過,我們連大部分人都來了。”“哦,那人數應該不少!”謝文東喃喃道,又問:“這么多人不會都住在旅店吧?”蒜頭鼻神情一呆,木然道:“我們確實住在旅店,只是分散開了。”謝文東失笑,道:“你們是怎么會知道我晚上會在江邊那間舞廳出現?”蒜頭鼻急道:“這我就不清楚了,我只是小兵,上面下達命令我只有遵守的余地。有人來到H市后曾經逃過,后來聽說被抓住,下場很慘,還被套上賣國的罪名,連家里人都到牽連,所以……”

“所以你們就死心塌地的去殺一個以前和你們毫不相干的人!”謝文東冷冷道,從蒜頭鼻這能得到的東西已經得到,他解開銀絲,收回金刀,寒光四射的雙眸如同尖刀打在對方身上。蒜頭鼻一羅嗦,見事不好,急忙哀求道:“你……你說過不殺我的!?”謝文東嘿嘿一笑,道:“別忘了,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他掂了掂匕首,正決定怎樣處置此人的時候,外面傳來陣陣腳步聲,聽聲音人好象不少。他快速將門鎖打開,然后一抖手,把刀扔到蒜頭鼻眼前,命令道:“揀起來!”

蒜頭鼻早了主張,木然的聽從他的話,將地上的匕首抓起。‘當’一聲巨響,門被撞開,從外面沖進一群人,為首的正是在謝文東心中小心眼的李根生,手中拿著一條三指粗的大棍子,滿臉怒氣,一近來就大聲嚷嚷道:“是誰欺負我妹妹了?”

謝文東聳聳肩,沒有說話,只是指了指雙手握住匕首,一臉莫名的蒜鼻頭。“我沒……”蒜鼻頭剛想解釋,可惜李根生沒給他機會,當頭就是一棒。蒜頭鼻嚇了一跳,這一棍子又快又猛,砸在腦袋上不得開瓢啊!他反射的側身用匕首一劃,或許李根生用力過猛的關系,一棒沒打到他,倒而自己向前踉蹌一步,手臂被劃過來的匕首割了一條半尺有余的大口子,頓時血流如注,衣服被染紅一大片。農村人哪見過這陣勢,和他一起回來的人見血了,頓時紛紛大叫:“殺人啦!殺人啦!”

眾人鄉里鄉親的,見李根生被外人刺傷,義憤填膺,有人撞著膽子把蒜鼻頭推倒在地,接著,呼啦上來一群人,沒頭沒臉,一頓棍子拍了下去。一旁的李英男邊幫哥哥包扎傷口,邊觀察屋里的情況,地上兩具尸體明晃晃的躺著,雙眼圓睜,面白如紙,異常駭人。而謝文東嘴角掛笑,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她心中一緊,似乎明白了什么。

半個小時后,郊區警察和救護車趕到。由于死了人,不是小事,將謝文東和鼻青臉腫的蒜鼻頭一起帶到車上,拷了起來。謝文東是什么人李英男不清楚,甚至猜想到那兩個人是他殺的,但她認為這也是為了保護自己他才這樣做的,剛想上前攔阻,幫他解釋原由,哪知謝文東一瞪眼,語氣冰冷道:“我的事,不需要任何人管,更不需要你!”

一句話,把李英男晾在原地,眼淚不爭氣的流下來。警車緩緩開走,村民在后面指手畫腳,猜測這落水青年的身份。

警車開出一段距離,上了高速公路,這時副駕駛座的警察回頭,咧嘴一笑,道:“東哥,你可讓我們好找啊!”

警匪是一家。謝文東不認識這個警察,但警察卻很少有不認識他的,文東會和H市警方關系密切,交往頻頻,他失蹤,警察下的工夫不見得比文東會少。那人從口袋中摸出鑰匙,打開他的手銬。“謝了,兄弟!”謝文東活動活動手腕,看著警察點頭一笑,向自己旁邊的蒜頭鼻一努嘴,道:“這人,很麻煩。”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qdcw.com.cn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七十二章   地址:http://www.vqdcw.com.cn/243.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