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三眼搖頭道:“有血殺在,我們不用操心那么多,而且老劉的暗組也不是白給的。”在商場周圍到底安插多少人手,三眼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其中北洪門占了絕大部分,但血殺和暗組的人也不少。這次謝文東算是下了狠心,利用白紫衣召開生日宴會,向問天及其手下精銳的注意力轉移之機,準備大干一場,至少也要在向問天的頭上燒一把火。

北洪門的主干大多集中于此處,偏偏缺少了東心雷。他也沒閑著,帶著不下二百幫眾“悄悄”進了南洪門的腹地,他的目的只有一個,轉移南洪門的視線。東心雷領人剛剛進入南洪門的地盤時,已然被人家發現行蹤,消息最先傳到周挺那里,他一時想不出北洪門的意圖,不敢大意,急忙打電話通知向問天。這時的向問天正和謝文東、白紫衣等人同坐一桌,有說有笑喝著酒,接到電話后,表情絲毫不改,平靜的說道:“人不動,我不動,隨機應變就好。”說完,把電話掛了。

周挺聽后,心中有了數,集結幫眾數百人于總部附近,同時命令其他各地的人手嚴陣以待,只要東心雷有個風吹草動之勢,一舉將其圍攻殲滅。他做好準備,就等對方來攻,可東心雷似乎沒有動手的打算,更像是來逛街的,左一頭,右一腳,在南洪門腹地內瞎竄。謝文東算計得沒錯,東心雷確實起了吸引對方的作用,令南洪門無暇顧及其他,即使他明知道自己人手過度外派,本部空虛,仍然高枕無憂,在謝文東想來,上海能有實力和膽量主動攻擊自己的,只有南洪門一個,可他千算萬算,偏偏漏掉一個人,忠義幫的大哥傅展輝。傅展輝當初確實沒有和北洪門硬碰硬的打算,可現在,他卻有雷打不動的理由,為了他唯一兒子的一支手臂。忠義幫的總部距離鮮花酒店并不遠,車開快一點的話,半個小時就能趕到。

傅展輝知道謝文東今天晚上會去參加白紫衣的生日宴會,本來他也在邀請之列,只是他卻沒有那個心情。早晨的時候,他就把全幫的主干召集于一處,讓眾人做好準備,晚間會有大的行動,他未敢將進攻北洪門的事情說出,一是怕走漏消息,二是怕下面幫眾心虛。直到晚間將近九點時,傅展輝才將攻擊的對象公布,沒給手下人猶豫的機會,說完之后直接領一干手下上了早準備好的汽車。轎車、面包車、吉普車,加在一起少說也有數十輛,每輛車內無一空座,人數少說也是在二百以上。車隊按他的指示,分批分輛的從多條大小不一的公路故意放慢速度,緩緩開往鮮花酒店。

臨行前,傅展輝下了格殺令,本次行動只要死口,不留活人,雖然殺不死謝文東,至少得夠讓他心痛一段時間的。忠義幫的行動異常隱秘,剛開始并未引起他人的注意。謝文東有交代過劉波多“關照”忠義幫,可后者有聽沒有往心里去,認為忠義幫對自己一方的威脅不大,在實力和聲望上,兩幫根本不是一個水平線上的,他只是象征性的派出兩三個人在忠義幫附近監視,也正是這兩三個人發揮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一開始,這幾人也沒想太多,可見忠義幫的汽車一輛接著一輛往外出,終于覺得事情不太對勁,打電話向劉波報告。這位劉波正在永勝商場內打轉,暗中觀察內部保安的人數和所處位置,接到電話,聽手下說完后,劉波想都沒想,隨口說道:“你管他們干什么去?我讓你們是監視他們,不是管人家閑事!”剛想掛斷電話,他又補充一句:“算了,你們跟上去看看熱鬧也好,忠義幫有如此大的動作,一定是對付勁敵,多了解黑幫間的動向也不錯。”

劉波此時做夢也想不到,他所說的忠義幫勁敵就是他們自己,一把鋒利的尖刀正準備插向他們的心臟。

這時鮮花酒店里的人可謂是寥寥無幾,晚間九點多了,客人也都散去得差不多,平時北洪門弟子和暗組、血殺的成員還能在酒店內吃吃鬧鬧,現在大多數人都被謝文東調派出去,酒店冷冷清清的。

江琳百般無聊的坐在前臺旁的沙發上,看著服務生們不時端著碟碗在面前走過,呵欠連連。以前謝文東沒出現的時候,日子也是這樣一天天過的,沒覺得怎樣,可現在謝文東冷然一離開,她反倒不適應了,雖然她和謝文東并未相識幾天。五行五人這次沒有參加行動,聚在大廳角落里的茶幾周圍,嘻嘻哈哈,有說有笑,木子不知道從哪弄來一套打骰子的賭具,五人邊搖骰子邊喝酒。

耳邊不時傳來嬉笑聲,江琳心煩的皺了皺眉頭,看了看表,站起身,對下面酒店的領班道:“沒什么客人了,準備關店吧。”

十點一刻,永勝商廈內,客人逐漸稀少,各店鋪的老板們業已紛紛打佯,保安人員開始在商場內巡視,提醒仍逗留的顧客離開。今天晚間的保安主管是個三十多歲的青年壯漢,身材不高,一米七出頭,但體重卻不小于一百五,八字眉,吊梢眼,腮下稀稀拉拉有幾根胡子,他坐在中控間,透過電視,可以清楚的看見商場內的大部分角落。

和平時一樣,本來人群熙攘的走道此時已空無一人,只不時有下面的保安人員巡邏走過。他對著屏幕看了一會,拿起對講機說道:“大家仔細點,今天上面有過交代,可別給我出漏子。”“知道啦!”不一會,對講機傳來下面人有氣無力的回話。

“*!這個家伙,就他媽知道坐在屋里瞎指揮,能出什么漏子?!”兩個負責商場門前的保安走到墻角處,其中一個罵罵咧咧的點著一根煙,蹲下身,發著牢騷。另一人笑了笑,無奈道:“沒辦法啊!你以為他能當上主管*什么,聽說他和上面人有關系。”“上面人?誰啊?”“這我就不知道了。”二人正說著話,對講機又響了:“廣場的人在哪,讓我看看。”

“*他媽的!”最先說話那人將半截煙頭熄滅,握在手中,快步走到廣場斜上方的攝像頭前晃了晃身,同時擺擺手,意思是“我在這”,然后又走回墻角,重新將煙頭點著,繼續抽著,看了看*墻而站,耷拉著腦袋的同伴,說道:“媽的,真是要命,哪天我要是不想干了,非好好揍他一頓不可!”

“還用等哪天嗎?不如現在!”

“你瘋了,我現在還……”

他話還沒說完,只見同伴如同一根木桿一樣直挺挺地倒了下去。他還沒弄清楚怎么回事,只覺得后脖頸一痛,眼前一黑,接著什么都不知道了。

保安緩緩倒地,在他身后顯露一人,渾身黑衣,身材瘦長,手中拿著一把明晃晃的開山刀,剛才正是他一刀把將保安擊暈。如果不仔細看,很難發現墻角處還蹲著一位黑衣青年,手中拎著一把細長的唐刀,來回搖晃。二人互視一眼,點頭示意,不用問,他倆正是三眼和任長風,通過劉波提供的情報,偷偷躲過監視器的攝像范圍,潛入進來。

三眼拿出手機,撥打電話,通知早已躲藏在商場內部的血殺成員開始行動,接著又給謝文東去了電話,“東哥,一切順利。”

謝文東手拿電話,對著向問天一舉杯道:“向兄,敬你。”向問天微愣一下,毫不猶豫的拿起杯子,一飲而盡。謝文東見狀,笑瞇瞇的既對電話另一端的三眼又像是對向問天說道:“喝酒就應該這樣,再濃再烈的酒一口喝干才叫痛快。”說完,將自己杯中的酒也喝個干凈,才不留痕跡的掛斷電話。白紫衣見他二人有來有往,不甘寂寞的抓起酒杯,淺飲一小口道:“我可沒有你們倆的酒量,再則,酒是用來品的,一口喝干固然豪放,但卻無法品嘗到其中的美妙。”

“你錯了!”謝文東和向問天幾乎一口同聲說道,二人相視一眼,仰面大笑,前者一展手,道:“你先。”向問天客氣的一點頭,說道:“喝酒在于心情,也在于性情,一個人的豪邁與小氣,只在這一口酒中就能體現出來,謝兄弟,你說呢?”

謝文東贊賞的一點頭,笑道:“完全同意。”“我可不是小氣的人啊!”白紫衣老臉一紅,站起身,舉杯說道:“今天各位能聚在一起,是給我白某面子,也說明了咱們道上的兄弟雖然各自獨立,但還是有凝聚力的,為了我們更加閃光的道路,干!”

“干!”一干老大們還是很給白紫衣面子的,紛紛起身撞杯,叮當之聲不絕于耳,宴會掀起了一個小**。

謝文東暗中偷笑,白紫衣為人不怎么樣,但話說得挺中聽。這時,一位四十歲左右的中年漢子手里拿出酒瓶,搖晃著走到謝文東旁邊,此人身材短粗,滿面通紅,一臉連毛胡子,略帶醉意,甕聲甕氣說道:“謝先生,兄弟是東區一無名小卒,能認識你這樣的大人物真是‘大開眼界’。”說著,大漢伸出手來。中年漢子話中有話,白紫衣見狀,微愣一下,接著笑道:“張兄太過謙了,東區的‘小斧頭’在上海也算是有一號的。”

白紫衣所說的小斧頭其實就是斧頭幫,只是此斧頭非彼斧頭,它和J市的斧頭幫雖然同名,但之間毫無聯系,在中國,隨便哪個城市可能都有以斧頭命名的幫會,上海也不例外,一東一西,有兩個斧頭幫并存,道上的人習慣把西區先成立的斧頭幫叫“大斧頭”,東區后來成立的則稱為“小斧頭”。大小斧頭同名不同派,各自獨力,甚少往來,這中年漢子正是小斧頭幫的老大——張回。

謝文東對上海的斧頭幫沒什么概念,只是聽劉波提起過,但叫這個名字的一般也不會差到哪里去,他微然一笑,說道:“一,我不是什么大人物。二,我還沒超凡到讓人大開眼界的地步。”說著,他還是伸出手,和中年漢子互握一下。二人兩手一結實,謝文東馬上感覺從對方手中傳來的壓力,強勁的力道排山倒海般襲來,其力道之大,似乎能將他骨頭擠碎。他瞇縫的眼睛流露出一絲冷光,幾乎本能的一震左手腕,金刀滑落到掌中。

謝文東暗中長吸一口氣,眼角掃過向問天,后者正笑呵呵的看向他,忍住沒有發作,臉上笑容不變,默默運力回應對方。若講蠻力,謝文東未必是張回對手,但金老爺子和那位望月閣的長老曾傳授過他一些打坐養氣的門路,雖只是入門心法,但用在一般人身上已經足夠了。

剛開始,張回還沒覺得怎樣,可沒過多久,發覺謝文東手心開始發熱,漸漸升溫,只一會功夫,如果不是他自己親眼看著,張回定然會以為自己握住的是一團火焰,燙得手掌灼痛難忍。二人握手而站,誰都沒說話,狀似親密,滿臉掛笑,但張回卻笑得很勉強,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內衣已經被汗水浸濕了,綠豆大的汗珠子在他鬢角處“滴答”滾落,張回忍受不住,雙腿一軟,站立不住,**向謝文東身上栽去。

謝文東眼疾手快,橫臂將他攬住,笑瞇瞇道:“張兄,我看你喝得有點太多了吧!”張回臉一紅,扶住酒桌,穩住身子,神態從容的將手伸進褲兜內,手指早已抖成一團,整個手掌連帶半截手臂,麻木得近乎沒了知覺,暗中吃了大虧。但他經驗老道,在面上看不出任何反常的表情,借坡下驢,張回訕笑道:“是啊是啊,上了歲數,酒才喝一點,自己覺得沒問題,可身體卻不行了,比不上你們年輕人,真是長江后浪推前浪啊!”后一句他暗有所指,同時也是誠心佩服。謝文東仰面無聲啞笑,手指輕輕一勾,將金刀收回,說道:“張兄正當壯年,這時候說老好像還為時過早。”張回頹然一嘆,對方的樣子雖只像個學生,但實力卻深不可測,而且言語間透出一股大氣,沒有一絲年少得志的飛揚跋扈,看來能成為北洪門的掌門大哥,絕非偶然,轉目偷瞧一眼旁邊一臉平靜、悠閑自在喝酒的向問天,心中感觸,有這二人在,天下誰能與之爭鋒。他舉起酒杯,真心說道:“謝先生,敬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qdcw.com.cn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八章   地址:http://www.vqdcw.com.cn/300.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