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和高強同是一驚,嚇得一縮脖,頭都沒敢回,硬是假裝沒聽見。他兩人雖然精心喬裝打扮一番,但能騙得了外人騙不了熟人,蕭方和謝文東打過交道無數,仔細查看難免會看出些破綻。蕭方不是向問天,而且和他仇深似海,他若在這里發現謝文東,絕對不會顧忌身份,毫不猶豫的將其碎尸萬斷。這一點謝文東敢百分百的肯定,所以,當他發現蕭方向自己和高強走過來時,雙手低垂,金刀滑落于掌心。蕭方冥思苦想了半天,也沒想起在哪見過這個人,走到二人身后,緩緩伸出手來,‘啪’的一拍高強肩膀,疑道:“兄弟,你是哪的人?我怎么看你眼熟得很啊?”

還好他找上的是高強!謝文東長出一口氣,高懸的心也放了下來,蕭方和高強本人并未見過面,充其量只看過照片。

高強故意一愣,莫名其妙的轉回頭,疑惑的看了看蕭方,狐疑道:“朋友,你是在和我說話嗎?”

蕭方看清高強的面容后,搖頭苦笑,對方一臉的胡須過于特別,若是以前真見過應該會有印象,暗笑自己太多心,自從謝文東來上海之后自己快成驚弓之鳥了。他頜首點頭,客氣道:“不好意思,朋友,我認錯人了。”

高強一笑而過,回道:“不用客氣。”蕭方領人走了,謝文東和高強二人同出了一身冷汗,對視一笑,后者道:“東哥,我看我們該走了。”謝文東笑道:“還好剛才蕭方注意的不是我。”一頓,看了看托盤中的籌碼,對旁邊的女孩道:“都給你了,用這些錢去做你想做的事,不要再干讓自己受苦的職業了。”說完,和高強走出賭場。女孩傻愣愣的看著懷中小山似的籌碼,又看看謝文東離去的背影,仿佛在夢中,一時間說不出話來。“東哥,”高強低聲說一句,出言欲休。謝文東道:“有什么話你就說吧,和我還用見外嗎?”高強把心一橫,道:“東哥,那些籌碼好象應該有一百多萬吧,我們現在好象資金也很緊張。”

謝文東道:“本錢有一百萬,加上后來贏的,應該在一百五十萬左右。”“可是,”高強苦道:“你轉眼之間就給了一個咱們不認識的女人,是不是……”下面的話,他沒好意思說下去。謝文東笑了,道:“你以為我們能拿著錢出去嗎?”

“怎么?”高強目光一凝。這時二人已經出了賭場來到大廳,謝文東目光一瞥棚頂,道:“你有沒有注意到,前臺那里至少有三架監視器,我們若是拿著籌碼兌換現金,最快也得需要十分鐘。十分鐘可以發生很多事,包括蕭方透過中空臺的屏幕把我認出來。”高強吸了口氣,他沒想到這一點,苦笑道:“看來蕭方一出現就讓我們瞬間成了大輸家。”

“哈哈!”謝文東低聲悶笑,說道:“一百萬算得了什么,我能扔出去,也同樣能討回來十倍百倍。”

他的話夠狂妄,高強卻一點都不以為他是在開玩笑,很認真的點點頭,說道:“東哥,我相信。”二人在服務生的指引下,快步從原路走出酒店,上了車后,高強才算真正放下心,長長噓了口氣。謝文東問道:“強子,感覺怎么樣?”高強慨然道:“好象在老虎洞里轉了一圈。”謝文東氣道:“我是問你這海港酒店的賭場怎么樣!”高強閉目想了一會,才道:“我們所能設計出來的賭場至少落后人家五十年。”“恩!”謝文東長長答應一聲,拍拍高強的肩膀,道:“回家!”

謝文東是個**很強的人。他所要做的事,想要得到的東西,從來不會掩飾。回到鮮花酒店,他對著鏡子撕掉那兩撇八字胡,然后再將頭上的發油清洗干凈,輕輕松松泡個熱水澡,等一切事畢,他給博展輝去了電話,二人之間沒有客套,直入正題,謝文東先道:“海港的賭場我去了,也看了,玩了。”“感覺怎么樣?”博展輝正在家里,他坐在大號的竹椅上,雖然開了兩扇空調,汗水還是把他的背心沁濕。這可能就是一般的胖人最不喜歡夏天的原因所在。“不錯。”“只是不錯?”“很不錯!”“哈哈!如果我能有一間如此規模的賭場,我的一生都知足了。”博展輝象是說笑道。他的弦外之音自然逃不過謝文東的耳朵,仰面大笑,道:“如果能占一半呢?”博展輝打個機靈,騰的從*椅上坐起,盡量放松語氣問道:“謝先生的意思是……?”

謝文東一字一頓道:“我們合力把它打下來!事成,你我一人占一半。”“哧!”讓博展輝說說還可以,真到讓他做的時候,又開始猶豫起來,畢竟南洪門多年來形成的有形或無形的威懾力不是說忽略就忽略掉的。萬一失敗,后果不堪想象,即使成功了,向問天能饒了自己嗎?南洪門的報復自己能承受得了嗎?他的猶豫,謝文東可以理解,不想把他逼急了,笑呵呵輕松道:“不管成功與否,我們都是合作伙伴,南洪門要是想對你不利,他必須得先過我這關。話,我就說這些,你自己再考慮吧!”說完,謝文東沒再給博展輝說話的機會,掛斷電話。他活動一下筋骨,打開房間中的音響,躺在床上閉目養神。

姜森敲門而入,看了看床上悠閑自得的謝文東,道:“東哥,你的心情不錯?!”謝文東眼不睜,頭不抬,道:“還算好。海港的賭場你去了?”姜森搬把椅子做在床邊,點頭道:“去了。”“我想要把那打下來。”謝文東一向少說廢話。姜森眉頭一皺,道:“有些難度。”“所以嘛,”謝文東雙目微張,笑瞇瞇道:“多把些暗組的兄弟混進去,里面咱們的人越多,成功的幾率就越大。”姜森搖頭而笑,憂慮道:“我擔心的不是能不能把它打下來的問題,我在想,即使我們拿下海港賭場,那里的產權還是人家南洪門的,我們根本立不住腳,也沒有霸占的理由。”謝文東笑道:“這也正是我要考慮的,你說,我們該怎么辦?”

姜森沉思了良久,才悠悠道:“老劉探來的消息說海港是蕭方管轄的,而向問天又恰恰是一個重感情的人。”

謝文東打個指響,點點手指,贊道:“聰明!”聰明人說話一向很簡單,不需點明,已心照不宣。

謝文東的耐性并不比常人多,也正因為他性子急,才發展的如此之快,頭腦聰明靈活,心計陰沉詭異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他運氣一向很好。但此次對付海港酒店的那間賭場,他的耐性卻出奇的好。他利用暗組和血殺成員,足足滲透了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到底潛入或者在賭場內混熟了的暗組和血殺成員有多少,他自己都不甚清楚。同樣,一個月的時間也可以發生很多事。南洪門的全面反擊絕對是最令謝文東頭痛的一件事。向問天投入了多少人力和資金,謝文東并不清楚,但有兩次對方來勢洶洶,全力圍攻鮮花酒店,大有一口吞掉北洪門的意思。

第一次,六月初二,南洪門以兩大天王田方常和周挺領軍,麾下人手無數,直奔鮮花酒店進發。由于聚集一處人手太多,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所以兵分數路,即使如此,每一路的車隊都已經用浩蕩來形容。南洪門的異動,暗組早早的發現,第一時間將消息傳回臨時總部——鮮花酒店。謝文東得知后,并未見慌張,他先是給博展輝打了電話,說明南洪門動用主力對自己發動進攻,希望他能派人支援。他的本意希望把博展輝頂在前方當炮灰,當忠義幫和南洪門打得不可開交時,他再出來,把兩股勢力一起消滅,或者坐收魚翁之利也是不錯的辦法。哪知博展輝更是狡猾得很,既沒有直接拒絕,也沒有完全答應,而是說自己在這段時間人手也緊缺,同時和臨近幫會有些紛爭,不敢將人力大量外派。最后,他只是象征性的派出玄子丹加上五六十號無關緊要的小弟。看著博展輝派來的蝦兵蟹將,謝文東氣得直咬牙,心中暗恨,表面上沒表現出來,熱情招待了玄子丹一番。憑他的人手自然無法和沖天之勢的南洪門主力抗衡,不得以,只好用了最后的法寶——找警察護架。

向局長確實很夠意思,是典型的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類型的,謝文東一句話,他奔兒都沒打,馬上向上級申請,自己管轄地區將會有大規模拼斗爆發,請求調動防暴大隊。上百名真槍實彈的防暴武警和數十名全副武裝的警察在鮮花酒店附近布防。警車停在道路兩側,快添滿整條街道。如此聲勢,向來少有。田方常和周挺的膽子再大,也不敢公然和警察火拼,就算贏了,以后也無法再在上海立足,而且整個南洪門都跟著遭殃。沒辦法,二人命令大部分手下半路返回,他兩人只帶少數人到鮮花酒店前走一圈。透過酒店的玻璃窗,兩人都看見了謝文東。后者似乎有意坐在窗戶附近,笑盈盈的大口吃著菜,喝著酒,旁邊還有美女江琳相伴,悠然自得,喜笑言開。田方常、周挺二人在車內氣得一直跺腳,在警察眾目睽睽之下也拿謝文東沒辦法。

田、周二人含憤而去,謝文東仰面而笑,打發走看熱鬧的玄子丹,他拿出一張百萬支票,遞給姜森,說道:“幫我送給向局。”

姜森接過,一看上面得一排零,吐了下舌頭。謝文東笑道:“向局是個可以依賴的人,拿出再多的錢花在這人身上都不浪費。”姜森贊同,但眼睜睜看著用無數兄弟性命拼回來的血汗錢就這么輕松的砸出去,他還是有些不舍。

謝文東對于對自己有用的人一向都很大方,從來沒小氣過。他很清楚,錢是系緊雙方關系的重要紐帶。

沒費一兵一卒,沒動一刀一槍,南北洪門間的大規模爭斗就在警察的眼皮底下草草收場。雖然逃過一劫,但北洪門門下弟子并不怎么高興,畢竟己方是借助警察的實力而把敵人嚇跑的,十分不光彩。南洪門的人更是大罵謝文東不要臉,打著洪門旗號是給洪門丟人,周挺脾氣火暴,數他罵的最歡,連同謝文東的祖宗十八代他都集體問候了一遍,可他忘了,自己和向問天,不也同樣借助過警察的力量。謝文東不會在乎別人怎么說他,怎么罵他,他一直都說自己是壞蛋而非英雄,所以,他做事可以毫無顧忌,甚至不用考慮什么臉面問題,因為壞蛋可以不擇手段,所以壞蛋可以無法無天。

南洪門的第一次大規模進攻就這樣被謝文東輕松化解,同時也給后者提了醒,自己和向問天在上海的實力還有不小的差距。他抓住得來不易的空隙,在上海本地招人,從T市繼續大規模調派人手,最后,他甚至將目光投向遠在東北的文東會和身在云南的老鬼。只要能提供出人手,他統統收納。沒出半個月的時間,北洪門人手倍增,由于安身之地有限,所以人力分散得極廣。道上的人笑稱,只要有旅店的地方,就能看到北洪門的人,只要有租賃房屋的地方,一定能找到北洪門的人。

人多,卻過于分散,形如散沙,不容易組織。謝文東明白其中的道理,他和東心雷商討兩天,總算弄出解決方案。將所有分散的人力按區域劃分,每區一個頭目,每三區合為一大區,直接規東心雷,任長風,靈敏等北洪門主干管轄。這樣一來,有了凝聚力,真若是拼斗起來的話,也能發揮出戰斗力。他規劃得剛剛有些起色,向問天發起了第二輪進攻。

第二次,蕭方也參入其中,人手比上次更多,而且怕謝文東再玩上回利用警察的花樣,特別和上海市局局長交過招呼。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qdcw.com.cn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一章   地址:http://www.vqdcw.com.cn/313.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