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九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九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時間好象靜止,兩具無頭的尸體還沒有倒下,腦袋卻己經滾落地面。魂組面前出現兩個人,具是滿身的泥土,特別是其中一人,黑漆漆的臉上鑲嵌了一雙細長放光的眼睛,放出的是寒光。剩下的四人終于明白過來,剛要端槍射擊,可惜晚了。兩個,泥人,,一手拿的是刀,另一手握的卻是槍,銀黑漆面、裝有二十發子彈的白朗寧。兩人雖然都不是用槍的高手,甚至連中手都算不上,但在這么近的距離內,恐怕連瞎子都不會打偏。”啪啪啪……”當二人手中的槍再沒剩下一顆子彈時,可憐四名魂組成員業己再無能喘氣的了。兩個泥人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剛才在土下將近憋了五分鐘的氣,二人的肺子都快炸了,一抹臉上的泥土,露出本來容貌,正是謝文東和任長風。后者摸摸面頰,手里豁糊糊的,是血,不知道是誰打出的子彈在他臉上劃出一條兩分長的血道。任長風搓搓手,心有余悸道:”真是好險啊!”

這時,姜森等人也從拐角處爬了過來,瞅瞅地上的尸體,笑聲贊道:”東哥好計謀啊l”謝文東無奈道:”是險招l若是魂組的人在細心一些,我和長風就危險了。”李爽坐在地上,腳下尸體橫布,空氣中蔓延著刺鼻的血腥味,天新網絡讓他有嘔吐的感覺,皺眉仰頭問道:”不知道魂組還沒有殺手了?”高強道:”當然還有,恐怕還不少呢。””你怎么知道?”李爽不服氣的質疑。”這個簡單l”高強隨手抓起一具魂組人員的尸體,雙臂用力一揮,將其直立起來,尸體的頭部剛剛露出地溝,”撲撲撲”,悶聲連響,高強連忙收手,尸體軟軟倒地,眾人低頭一瞧,無不心·涼膽寒,只見尸體的頭部至少挨了五槍以上,半個腦袋都快被打沒了,紅的白的流了一地。”好狠的手法!”姜森本身就是作風狠毒的人,今天他算是碰到對手了。

李爽打個寒戰,說道:”魂組有m擊手,而且隱藏在暗中,我們根本拿他們沒辦法,不如,”他頓了一下,先看看謝文東的表情,再看看眾人,接道:”不如我們順著地溝爬走吧,以后再找機會與他們算帳。”姜森搖頭,不以為然,只有在實在無路可走的時候,他才會選擇逃跑,現在還不是時候,他道:”地溝是有盡頭的,我們即使爬到盡頭,出來之后有沒有魂組的狙擊手附近在埋伏還不知道,所以,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是……””哼哼”謝文東冷笑道:”等魂組再派人來或者等警察趕到。”

魂組沒再派人,警察也沒有謝文東所想那么早到,反而是一位他在這時最不想看到的人來了,向問天。

向問天本來先行在謝文東前面,剛剛要走出南路時,他的手下眼線回報,在南路發現不少形跡可疑的陌生人,具體數量不詳,但其中有不少隱藏在暗中,好象身上都攜帶著槍械。向問天聽后,首先想到的是謝文東,是北洪門和文東會,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若是謝文東派來的,自己一方沒有理由如此平安太平的輕松出了南路,那會是誰呢?有何目的呢?他轉頭問身旁幾位天王道:”你們怎么看?”周挺答道:”應該是謝文東派來的人,見我們援兵眾多,他一時不敢動手罷了。”

陸寇眼珠轉了轉,微微搖首,呵呵一笑,并未說話。向問天疑道:”小寇,你笑什么?”陸寇道:”笑謝文東被別人打得抱頭鼠竄時的模樣。””什么意思?”周挺瞪眼問道。”那些人一定不是謝文東派出來的人;恰恰相反,他們是想要謝文東命的。”陸寇肯定道。”哦?”向問天問道:”說說你的根據。””很簡單,”陸寇道:”謝文東是個想到就做到的人,他若是派出來殺手,那一定事前做了周詳的準備,把我們打探得一清二楚,即使有援兵,他也早計算在內了,不會眼睜睜目送我們走出南路。那些人身上都有槍械,又隱藏在暗中,肯定是準備行刺的殺手,他們把我們放過去,顯而易見是為了對付謝文東的。謝文東的仇家不少,可在國內,特別是在上海如此大膽公然用槍的,暫時還沒有,包括我們在內,所以,殺手應該是國外的勢力,文東會在國外只有兩個仇家,一個是俄國的猛虎幫,二是日本的魂組,我想,后者的幾率更大一些。”他一口氣說了這么多,把向問天等人說得一楞一楞的,特別是周挺,撇著嘴,嘟嚷道:”說得跟真事似的,你怎么知道文東的國外仇家只有猛虎幫和魂組兩個?”陸寇笑道:”有聯系的不少,但仇家確實只是這兩個。我人雖然在國外,可不等于我對國內的情況不了解,我有我自己的消息來源渠道。”周挺不服氣道:”那為什么不會是猛虎幫反而是魂組?”陸寇聳聳肩,道:”我也沒有百分百肯定是魂組,我只是說后者的幾率更大一些。首先他們和謝文東的仇恨可謂根深蒂固,其次,魂組的人更適合在中國進行刺殺活動。”

周挺還想說什么,向問天擺擺手,說道:”讓車隊調頭,我們回去。””對l”周挺喜道:”不管對方是誰,只要想殺謝文東的就是咱們的朋友,我們這回要來個棒打落水狗,哈哈!”陸寇在旁雖然沒說話,可連連點頭表示他也贊同。

向問天看看二人,笑道:”若真是魂組派出的殺手,我們回去將其圍剿l””恩啊……?”陸寇和周挺剛點下頭,猛得一驚,同時疑問道:”圍剿魂組?”他二人開始以為自己聽錯了,可看到向問天肯定的點點頭,周挺泄氣了,苦道:”天哥,我們不回去落井下石也就算了,可為什么還要幫謝文東啊,小方身上的傷是他留下的,而且還剛剛搶走我們的海港酒店……”

陸寇看看向問天,暗中嘆了口氣,沒再說話。向問天仰面呼氣,說道:”和謝文東之爭,不管怎么說,都是咱們洪門內部的事,容不得外人插手,不管結局怎樣,誰輸誰贏,洪門還是會將轉承下去的,相比之下,魂組的危害要比謝文東大多了。”

陸寇道:”如果謝文東也有這種想法就好了。””他?”周挺嗤道:”別指望他了,天下最大最壞的混蛋一個!”

向問天趕到時,魂組的第一批進攻己被謝文東全數消滅,道路上還殘留著汽車燒毀的空架子及其體溫未冷的尸體。向問天的車隊一道,頓時將道路塞得滿滿的。謝文東聽到公路上傳來嘈雜的聲音,抬頭一瞧,眼中盡是南洪門的人,他凝思想了想,對眾人說道:”走,快走””怎么了?”姜森等人疑問道。”是南洪門的人來了,若是讓他們看見咱們如此狼狽,不得笑掉大牙啊”謝文東己邊說邊開始順著地溝的通道向轉角處爬了,天新網絡其他人聽后暗暗叫苦,虎還未死又來狼群,今天真是禍不單行啊!不敢怠慢,紛紛跟在謝文東身后,慢慢潛行。向問天坐在車內并沒有馬上行動,而是觀察了一番場中的局勢。好一會,他才下了車,走到路中的尸體前,彎腰看了看。暗組和魂組衣著相差不多,不過前者衣服的顏色更深一些。向問天走到一名暗組隊員的尸體前,此人眉心中彈,一槍畢命,沒看出一絲掙扎的痕跡。通過傷口的位置和尸體倒地的姿態,很快判斷出魂組殺手們的方位,順手一指路南的草叢,喝道:”去那邊搜一搜,若有抵抗者,殺無赦”

南洪門的人聽令之后,紛紛掏出隨身攜帶的家伙,小心翼翼的向路南的草叢中行去。面對魂組,就算己方人多勢眾,南洪門亦是不敢大意。向問天只發現兩具暗組成員得尸體,其他的四具皆為魂組所留,如此說來在自己趕到之前謝文東和其主干還在和魂組對峙。魂組既然在路南,不用問,謝文東等人一定在路北了。他轉目看去,隱約可見北面路旁又條地溝,而且單痕累累,布滿槍眼。向問天的膽子也夠大的,直步走了過去。陸寇不明原由,跟上問道:”夭哥,你去哪?”

向問天笑道:”咱們既然來了,就應該去和謝文東打聲招呼。”陸寇一聽,指著地溝的方向涼訝道:”他們在那里。””應該錯不了”向問天自信道。”過來”陸寇一揮手,招呼一干手下圍在向問天左右,以防不備。等到了地溝前,向問天并沒有馬上跳下去看個究竟,而是蹲在一旁,輕聲問道:”謝兄弟在嗎?”地溝內靜靜的,哪有半句回音。”謝兄弟無時吧?!”向問天又問道,里面仍然全無聲息。周挺最先受不了了,不等向問天發令,他一縱身,’嫂,的一聲躍進溝內。

剛進來,濃重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下意識的打個踉蹌,聚睛一看,倒吸冷氣,只見溝內橫七豎八,躺在不下**具尸體,其中有兩具還是無頭的,腦袋轉轆出好遠,瞪大眼睛,嘴巴里都是泥土·····一具尸體的上衣被扒光,仰面躺在地上,雙眼被打瞎,黑水凝固,胸膛有用刀劃出的一行血字,”今天所給予我們的,明天將加倍取回。”下款有”文東會敬上”的字樣。”呀!”周挺一哆嗦,他感覺自己好象一跳跳進了陰朝地府、十八層地獄里,每一具尸體的都夠觸目驚心的。

聽到他的叫聲,向問天、陸寇等人不知道怎么回事,隨之也跳了進來。”哇”有些人跳進來得快,爬出去得更快,蹲在路邊,哇哇大吐。向問天左右看了看,除了尸體,哪有半個活人,他掏出手帕一捂鼻子,強忍著挨個尸體查看一番,其中沒發現謝文東,也沒發現其他的文東會和北洪門干部,他不知是松了口氣還是有些·碗·惜,說道:”看來,謝文東己經跑了。”

周挺咬牙道:”他們的汽車還在路上停著,想來也跑不了多遠,我們追上去,殺他個片甲不留。”

向問天搖頭,還沒等說話,陸寇大氣凜然的接道:”不妥。落井下石是小人途徑,我們是名門正派,怎能做出如此行徑來。

周挺眼珠差點沒氣冒出來,暗道你在天哥面前裝什么好人,大家誰不知道誰啊!他直哼哼,說不出話來。向問天點頭道:”小寇說得沒說,要敗謝文東,就要憑真本事,現在就算殺了他,也是勝之不武”周挺剛要張嘴分辨,陸4在旁M.M的眨眨眼睛,手指勾了勾,走到一旁。周挺一楞,看出他要話要和自己說,不明所以,找個機會抽身跟上前去,回頭見向問天沒注意到自己二人,才小聲沒好氣的問道:”千什么,神秘西西的,有什么話不能當面說啊?”

陸寇面帶焦急,正色道:”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你我趕快挑些精銳的兄弟追上謝文東將其除掉,此機一失,以后可萬難再找””啊?”周挺一楞,疑道:”那你剛才怎么·…”陸寇打斷他,急道:”天哥的為人你還不知道嗎?說得再多也沒有用,現在只有我們自己了,一旦殺了謝文東,我洪門也就可高枕無憂了,那時,夭哥想怎么處罰我我都認了。””啊!原來如此!”周挺恍然大悟,連連點頭,拍拍陸寇的肩膀,沒多說什么只是道:”我領人去”說完,就準備爬出地溝。陸寇不放心,抓著他的衣袖,說道:”要去,咱倆一起去!這兩位瞞著向問天,領上四十號精銳手下,怕引起他的注意,連車都沒敢開,莫不做聲一路追了下去。他們追的方向是南路通往市內的方向,天新網絡這也是正常人的想法,謝文東遭到刺殺,就算要跑,他一定會往自家跑,因為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都沒有自己家安全嘛!可是他二人忘了一件事,謝文東不是正常人,或者說的想法超出正常人的想法,他也從來沒有按常理出牌時候。他所進擇逃跑的方向洽哈相反,是通向忠義幫的總部的路線。李爽不明白曾問他為什么要往別人家的地方跑,謝文東哈哈一笑,道:”魂組有幾波殺手還沒出動我們不知道,但我知道,回家的路上肯定還會有其他的殺手埋伏,一潑未平一潑又起,這是魂組做事的一貫手法。

姜森接著也笑了,說道:”而且,如能把災禍引到別人家里去也是個不錯的辦法!謝文東聽后,臉上的笑容更深。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qdcw.com.cn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九章   地址:http://www.vqdcw.com.cn/321.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