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七章

所屬目錄:第一卷 少年熱血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你是什么東西,敢這么和我說話!”老師覺得自己的尊嚴別挑戰了,惱羞成怒大聲喊叫,手還在空中揮舞著。

謝文東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這個在自己面前張牙舞爪的中年人,煩躁的感覺由然而生,謝文東用手一指他:“你在我面前其實什么都不是!最好別惹我,不然你會知道后悔的苦澀。”說完后一提褲腿,坐在座位上。

“你。。。”老師還想說什么,但一見謝文東那野獸一般的眼神,把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他不想承認自己被一個新來的學生嚇倒,但發顫的雙腿卻出賣了他。

心里暗暗記住謝文東的名字,嘿嘿一笑,接著往下點名。李爽回頭問謝文東:“東哥,咱就這么忍了?”謝文東瞇著眼睛,“以后會有機會的!”然后爬在桌子上準備睡覺了。

最近一陣不知道為什么,謝文東感覺自己最近特別愛睡覺,以前自己一般四點半就能醒過來,現在睡到六點還不想起床。別人要是打斷他的睡眠,心情會異常煩躁。

老師點完名,又選出班級干部。當然,謝文東成績雖是最好的,但他給這位老師的印象太‘深刻’,結果什么也沒有當上。只是老師不知道,謝文東對這種結果非常滿意。最后班干部們很‘快樂’的搬新書去了。新書發好后,老師說:“現在放學,記住明天七點到學校,八點上課。誰都別給我遲到。”說完后向教室門口走去,心里想著怎么整剛才讓自己很沒面子的謝文東。

謝文東和李爽走出教室,和他們的在一個班的兄弟也跟了出來。見教室走廊里站了幾個人,都是身穿一中校服的,看見謝文東和李爽,其中臉腫的象豬頭一樣的學生一指,對旁邊人說:“虎哥,就是他們,哎呦~~”手指得太用力,身上一陣疼痛。

謝文東定睛一看,原來是早上被李爽打的‘小眼’,心里挺佩服他,被李爽一頓暴打現在還能走路,可見生命力之‘頑強’。李爽也看清了,嘴一撇,“你怎么的,還是不服啊。”

那被‘小眼’叫虎哥的學生走過來,打量一下高爽說:“兄弟你是新來的,一來就不給老生面子,把人打成這樣我是不能不管了。”這叫虎哥的身高一米八以上,膀大腰圓,一抬眼睛,腦門上有三條抬頭紋,還真和老虎有點象。

“那你說想怎么樣?”高爽不敢小瞧這個虎哥,要是和他單挑自己還真沒把握。

虎哥點點頭,“一會操場后面的小樹林見,把事情解決好。”說完轉身離開。‘小眼’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走時回過頭看高爽:“小逼,你最好把擔架準備好,誰要是不來誰是兒子!”

“我去媽的,找幾個人來可把你給‘火’壞了!一會你好好等我。”

這時高強也來了,問謝文東:“東哥,怎么回事?”

謝文東還沒說話,李爽接過來:“早晨在車棚打的那倆小逼找人來了,讓我們去操場后面的小樹林‘解決’。”

高強聽后,嘿嘿一樂,搓搓手說:“東哥,咱們好久沒有大干一場了,今天正好該好好‘活動’一下了。”

謝文東點點頭,看來在這里立棍不打是不行了。畢竟這里是一中,不良少年的‘集中營’。“強子,你去把兄弟門都叫來,我有安排!”高強答應一聲跑開了。

一中小樹林不大,在操場后身,里面亂草雜生,垃圾到處都是。學校領導根本不會來這種地方,這里成了學校混子們的集合場所,單挑,群毆,聚會一般都選在這里。地上干枯的血跡還能隱約可見。

謝文東和李爽走進樹林,后面還有十多個弟兄。老遠就看見‘虎哥’領了一幫人在里面等著呢,手里都拿著‘方子’。兩方人來到樹林中央,互相打量。謝文東看著‘虎哥’先說話:“你是一中的幾把手?”

虎哥一笑:“你是誰?憑什么和我說話?”

李爽給謝文東點個煙說:“這是東哥,我們老大!”

虎哥看看謝文東,“東哥是吧!沒聽說過,我不管你是哪里蹦出來的鳥,一中是‘高老大’的地方,你既然來到這了,是龍你得給我盤著,是虎你得臥著。想到這里稱王,先得照照鏡子。今天咱們就談談你們打我兄弟的事吧!”

李爽自己點上煙說:“我不知道你說的‘高老大’是誰,他是什么東。。。”謝文東攔住李爽,沒讓他說下去。“人是我們打的,想怎么辦你畫出道來。在這里立不立棍是我們的事,這你還沒有資格管。”

虎哥:“行,小子你有種。我們先不說這個,就說你把我兄弟打了,這個帳怎么算吧?”

李爽大喝一聲:“我算你媽了逼算。草你媽的,你是什么東西。腦袋上長了幾道紋還真當自己是老虎了?”

“嘿嘿!”老虎冷笑道:“胖子,不用你現在囂張,一會我讓你滿地找牙!”

李爽把上衣解開,袖子提了提,“來吧,小逼!我看你怎么讓我滿地找牙的!?”

謝文東把手臂一橫,知道不打是過不了這一關,盯著虎哥說:“這仗是一定得打了,我本想能避就避,但今天到這份兒了我也沒辦法。”說著,沒有一點預兆,直向虎哥沖過去,抬起腿,膝蓋狠狠撞在對方的小肚上。虎哥沒想到對方這么快就動手,冷不防肚子被重擊,痛得他一彎腰。謝文東順勢按住虎哥低下的頭,接著用膝蓋猛‘墊’他面門。

那虎哥也是打架老手,很快反映過來,用手臂擋住謝文東抬起的膝蓋。謝文東見膝蓋對他不起作用,改用胳膊肘狠擊他露在自己下方的后背。人的肘部是人體最堅硬的地方,謝文東用盡全力一砸,虎哥受不了了,感覺后背象是被雷擊一般,大叫一聲摔倒在地。虎哥一時的輕敵,還沒有得到反手的機會就被打到在地。謝文東知道,對待敵人不能手軟,既然動手了就得打到對方起不來。現在的他眼睛里放射出野獸般的光芒,已經不把倒在地上的虎哥當成人來看。抓住他的頭發向地上猛撞,只一會虎哥已經滿臉是血,神志模糊。

當謝文東向虎哥沖去的時候,李爽也沒有楞著,大喊一聲向虎哥帶來的小弟沖去,后面的兄弟紛紛拿出別在后腰上的棍子跟了上來。沖在前面的李爽一眼看見‘小眼’了,大嘴一裂“小逼,你不是能玩嗎,今天我就跟你好好玩!”

‘小眼’站在人群后面,老遠就看見李爽瞪著眼睛向自己跑來,嚇得他‘媽呀’一聲一瘸一拐向外跑。李爽哪給他機會,幾步把他追上打到在地。上午打他還是留點情面,這回可一點沒留情,用了全身的力氣向小眼身上招呼。其他人也都是各找對手,打成一團。這時從外面又進來三十幾號人,手里拿著剛從椅子上拆下來的方子,二話不說加入戰團。帶頭的是個高個,頭發顏得花哨,衣服敞開,正是高強。

一時間小樹林里叫喊連天,操場上學生對這早就司空見慣了,該聊天的聊天,該打球的打球,一片‘祥和’。而樹林里卻如同人間地獄一般,骨頭被打斷的學生倒在地上嚎叫,還能站著但滿臉血的學生根本就聽不見,現在他們眼前只有敵人。一中新來勢力和以前原有勢力的爭斗就這樣展開了!

謝文東站起身,血跡染紅了雙手,臉上還有點點血腥,地上的虎哥已經昏死過去。把臉上的血一抹,彎腰抓住已經昏倒的虎哥頭發,硬是把他拉起來。

“都住手!”謝文東大喊一聲。此時的音量不次于李爽。學生們聽見叫聲,紛紛停下來,向謝文東這邊看來。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因為在他們眼中站在那里的不是人,而是魔鬼。只見謝文東臉上的血星在擦抹之后,在他的臉上散開,顯的異常的猙獰,渾身是血,不知道是他自己的還是別人的,手里抓著虎哥的頭發,把他上半身提起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這樣子簡直和剛從地獄里出來的魔鬼沒什么兩樣。

“媽啊~~~”“救命啊~~~~~!”虎哥有兩個手下大叫一聲,向樹林外跑去,被謝文東早就在樹林外面安排的十來個兄弟攔住,一頓暴踢。接著又給拖回來扔在地上。虎哥帶來的手下全都傻了。

謝文東嘴角向上一翹,“今天這里的人誰都別想離開!”聽完謝文東的話,有的人已經坐在地上哭起來,其他的也斗志全無。謝文東嘴角翹得更高了,對這樣的效果很滿意。其實只是嚇唬嚇唬他們。“你們一是像他一樣!”謝文東把手里的虎哥身體提了提,“二是跟著我干!你們自己選吧!”

看了看不知死話的虎哥,再看看惡魔一樣的謝文東和旁邊數十號緊盯他們的謝文東小弟。有些人把手里的武器一仍,大聲說:“東。。。東哥,我跟你混!”還有十多個對虎哥比較忠心的學生站在那里左右為難。

謝文東看了笑了笑,對他們一點頭說:“恩,我不為難你們,把你們受傷的人都帶走,還有這個。”把虎哥的身體往前一推,接著說:“你們回去告訴那個‘高老大’,人是我打的,事是我挑的,要是不服就找我,我的名字叫~謝文東!”見這些人都聽清楚了,“你們現在可以走了,這次我饒了你們,下回再和我對上可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

這些人看看謝文東,見他沒有開玩笑的意思,說聲‘謝謝’,把受傷的人都抬走了。但是他們永遠也無法忘記今天謝文東的樣子,這在他們一生都留下烙印。

見他們都走遠了,謝文東對手下的兄弟說:“你們把受傷的都送到醫院,快點!強著,你跟著去吧!”

高強應了一聲,和小弟們把受傷的人背起來走出樹林。謝文東低頭想了想又向高強說:“到醫院后找三眼,他那有錢!”

高聲走出好遠了,回頭大聲道:“東哥,我知道!”說完向學校門口趕去。

李爽走過來,向謝文東哈哈一笑“東哥,這回打得真過癮啊!我撩倒三個。不過還是沒有你狠啊!老虎都快變死虎!”

謝文東搖搖頭,一看李爽,差點樂出來。李爽身上的衣服被撤出好幾道大口子,上面也粘了不少血跡,一張大臉上汗水和泥土混在一起,活象個要飯的。謝文東從兜里拿出手絹遞給李爽說:“先把臉擦擦吧!”

李爽不好意思的接過手絹,在臉上胡亂抹了兩下。心里嘀咕:東哥的臉比我也干凈不了多少。

謝文東對剛才說跟自己的那些人說:“我知道你們跟我是被迫的,但既然跟了我我就把你們當成自己兄弟,我希望你們也不要做對不起我的事,不然。。。下面的話我也不想說了。現在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選擇,愿意留下的我歡迎,以后有我的就有你的,不愿意留的我也不強求,馬上給我走人!”

這些人里有幾個是被謝文東的那種狠勁兒征服的,也有一些人確實是迫于無奈。聽剛才謝文東說的這番話,真有點左右為難。謝文東看在眼里,大聲說:“以后你們跟了我就是我的人,誰要是敢動你們我不饒他。不管是誰!今天就是榜樣,我謝文東說到做到!”

聽完這話,這些人心里再沒有顧慮,一起對謝文東鞠躬:“我愿意跟隨東哥,如有二心,天地不容!”

謝文東臉上掛笑,對自己原來的兄弟說:“大家都看清了,這些人以后就是自己的兄弟,大家互相多照顧!”很好笑,這些剛才還是拳腳相對的敵人,現在馬上成了自己人,他們的命運被一個人串在了一起。

其中一個人對謝文東說:“東哥,我覺得你很有實力,但‘高老大’不是一般人。你把我們。。不,是他們打了,高老大不會輕易完事的!”

謝文東看看這人問:“你叫什么名字?”“東哥,我叫張研江。是高二二班的。”

謝文東點點頭,問他:“你和我說說一中都有那些情況?挑些主要點的。”

張研江想了一下說:“一中在你沒來之前有兩個勢力,一個是‘高老大’帶領的,還有一個是劉景龍建的黑龍兄弟會。。。”謝文東打斷他的話問:“劉景龍是誰?黑龍兄弟會又是怎么回事?”

張研江說:“劉景龍是高三的學生,大家都叫他龍哥。也是現在最早在一中立棍的人物,高三的學生有很多都是他的人。但過了不久,高老大來了,還拉來附近的一些混子,很快建立自己的勢力。兩方不知道打了多少架,最厲害一次是在一中校內二百來人大火拼,死了三人,受傷的不記其數。。。。”說到這里張研江還有點后怕。

謝文東說:“那學校就不管嗎?”

張研江冷笑一聲:“管?學校哪會管這事。校長說:這些人都是社會渣滓,死了一個少一個。”

李爽大聲問:“那學校死人可不是小事,校長就算不判刑也得撤職啊?”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qdcw.com.cn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七章   地址:http://www.vqdcw.com.cn/7.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