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卷土重來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夜明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卷土重來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夜明珠

所屬目錄:卷土重來     作者 : 曹三少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喻超眨巴眨巴著眼睛,有些奇怪道:“怎么,東哥沒有和你說什么事嗎?”

任長風一臉茫然,扭頭轉向謝文東:“東哥,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謝文東點點頭,暫先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問話道:“老喻,夜明珠去出來了嗎?”

喻超臉色一正,應話道:“按照東哥的吩咐,我從銀行的保險柜里取出了十二顆夜明珠。東西就在車上。”。

“做得好。”謝文東拍了拍喻超的肩膀:“長風,你現在知道了老喻此行來的目的了吧。”

夜明珠極為貴重,自離開古墓后,便很少現身。如今看來,這些夜明珠全部是由喻超看管的。

想想也對,這些東西留在謝文東的手上和石頭沒什么兩樣,只有放在喻超這樣的“資本家”那里,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

任長風明了的點點頭。。

見一旁的李曉蕓一直不說話,謝文東側過身子笑道:“咦,我們的李大總裁怎么不說話啊。這么久不見,你漂亮了不少,卻也沉默了不少嘛。”

聽著謝文東的話,李曉蕓的臉上雖然沒有泛起多大的漣漪,可在她的心里,卻驚起了驚濤駭浪。。

微微頓了頓,她皺了皺秀眉:“文東,支票我已經準備好了,什么時候給你。”

雖然李曉蕓極力掩飾心里的激動,但她所透露出的一點點不自然,還是被謝文東看在眼里。后者知道這些,可他并未點破,他知道沉默或許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

毫無思量,謝文東提眉翹嘴,聲音不大道:“支票先放在你那里,走,我帶你們去見幾個人。”

“見人?見誰?”在場的兄弟們都投來奇怪的目光。

謝文東彈指一揮,爽然道:“政治部,去見我的頂頭上司。”

要說謝文東的頂頭上司,在場的人幾乎沒有不知道的。

謝文東當前的軍銜是上校,而在他頭頂上的除了少校軍銜的東方易,還有便是政治部的老大——袁華了。。

這點大家心知肚明,也沒人追問。在喻超的帶領下,一行人鉆入早就準備好的小汽車里。

“老喻,你上次說有幾個富豪想買我們的夜明珠,賣了幾顆了?”車里,謝文東閑來無事說道。

喻超:“本來,對夜明珠有興趣的富豪,不下百人。可真正交易出去的,到目前為止只有兩顆。”。

謝文東有些奇怪,靠在座椅上問話道:“這到底是什么原因?”

喻超雖然心有力,但也有些無奈:“我們的夜明珠是夜明珠中的極品,但要價確實很高。二十顆夜明珠,其中有三顆是極品中的極品,這三顆夜明珠就要美金一個億。而另外幾十顆,雖然品質稍微差一點,可也在千萬美金以上,能拿出這么多閑錢的人畢竟不多。”

“一億美金?”任長風聽完,驚奇的長大了嘴巴,撐大了眼珠。

區區幾顆珠子就值一億美金,這他娘的也太不可思議了吧。要是販毒,不知道要販賣多少噸,才能夠這個數。

任長風咽了咽唾沫,大驚小怪道:“老喻,這也太不可能了吧。幾顆破珠子,就開那么高的價錢?”。

看著任長風不確信的臉龐,喻超哈哈大笑:“長風,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一個元青花的瓶子就值一兩億人民幣,而一個清乾隆御制琺瑯彩杏林春燕圓碗,成交價在1.5億港元。清乾隆粉彩鏤空瓷瓶在拍賣會上以5100萬英鎊(約5.1億人民幣)的價格成交,黃庭堅《砥柱銘》在拍賣會上以4.3億元成交。夜明珠的價格是經過多為專家為其定價,才得出。這類的東西,有價無市。就是你有錢,也不一定也買得到。”

“哇,簡直是不可思議。”任長風嘆道。

喻超傻呵呵一笑:“我也覺得我知道這么多文物知識,有些不可思議。”

“誰說你啊,我是說這些東西能賣出這么高的價錢,簡直是不可思議。”任長風眼高過頂,翻了翻白眼道。

喻超啞然無語。。

謝文東搖頭悠然而笑,看來當初自己的這個險是冒對了。他接著任長風的話:“物以稀為貴,我們手上有貨,就不要怕別人出不起價錢。我的意見,夜明珠的價格還是保持原樣吧。”

“是,東哥。”喻超回答。

這個時候,謝文東突然想到青幫七星之首的貪狼。

以前,他一直不太相信。就算是有羅斯切爾德家族的資金注入,青幫也不可能在短短兩年之內,東山再起。。

現在,他明白了,原來一切的根源都出在這個貪狼身上。要從根本上,滅掉青幫,防止它死灰復燃,就先要掐斷它的經濟。

而掌管青幫經濟的財神,便是這個貪狼。

現在,謝文東有理由相信。青幫最難纏的人不少韓非,而是那個神秘莫測的貪狼。

有他在,只要韓非還有一口氣,便可以東山再起。從這一刻,他打定了注意:想滅青幫,先殺貪狼。。

一路交談,眨眼間汽車便停留在了政治部那棟老舊的小樓面前。

“你們在這里等著,我和小蕓,喻超先進去。”謝文東沖著身邊的眾位兄弟說道。

雖然謝文東曾經多次到過這里,但袁天仲,任長風等人還是不敢有一點的怠慢,皆心有余悸的點點頭。在他們的心里,政治部就好像懸在東哥頭上的一把劍。平時,這把劍可以幫助己方嚇退很多敵人。但在關鍵的時候,這把劍便可能出人意料的掉下,要了底下人的性命。

“沒事的,大家放心。”知道兄弟們肯定擔心自己的安全,謝文東輕松的安慰道。

和眾位兄弟暫別,謝文東,喻超,李曉蕓三人走進了政治部的大樓里。

一如既往的嚴格盤查,一如既往的從容應對。謝文東笑容如水,喻超卻緊張的掌心冒汗。。

“東方少將和袁部長正在開會,請你們在這里等一下。”東方易的小秘書招呼三人進會議室旁邊的一間偏廳,禮貌說話道。

“謝謝。”謝文東溫文爾雅的開口說話。

小秘書道了聲不謝,給三人每人都倒了一杯水:“你們先在這里等著,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三人禮貌點頭。

看著潔白的墻壁在日光燈的照耀下,泛著刺眼的光亮。喻超一手提著一個箱子,小聲感嘆:“東哥,真不可思議,想不到這下面還這樣的別有洞天。”

謝文東坦然而笑:“在政治部,不可思議的東西還多著呢。比如我就曾經因為這里的一個人,而差點喪命。”

喻超基本不參與黑道上的事,所有他對謝文東張繁森這個名字并不熟悉:“什么?他是誰?”。

“一個已經死掉的人。”謝文東簡單的回答,嘴角瀉出陰陰的笑容。

東方易和袁華沒有讓謝文東三人等太久的時間,大約在偏廳里坐了有十來分鐘,兩個硬朗的身軀便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哎呀,是我們的謝老弟回來了,我們可是好久沒見了哈。新年好,新年好啊”東方易和謝文東的關系倒是親近,一見面便張開手臂給謝文東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東方易表現的這么熱情,還真讓謝文東有些沒有反應過來。他故作鎮定,也拍了拍東方易的后背,笑著道:“誰說不是呢。”

“好了,你們兩個有完沒完啊,我們還有正事要找文東呢。”袁華背著手,語氣聽起來有些嚴厲,但又不失尋常朋友的柔情。

聽到袁華發話,謝文東這才和東方易松開了。同時,他細心的聽到,袁華好像找自己有事。。

“文東啊,你來的正好,我正有事情找你。”袁華招呼謝文東坐到一邊,這時,他注意到后者的身邊還站著兩個人。

“東方少將,袁部長,新年好..”李曉蕓拘禮道。

李曉蕓是從政治部出去的,他們兩個自然也認識,可一旁的喻超,他們兩個實在沒什么印象。

“哦,是小蕓啊,你也來了。這位是....”袁華開口問話,一邊的東方易退了幾步,把門關緊。

謝文東做了做引見的手勢:“這是東興集團的董事長-喻超,也是我的好兄弟。”

東興集團是謝文東的白道企業,這點袁華和東方易都清楚。只是不知道謝文東把東亞集團和東興集團的兩個頭頭,帶到這里是什么意思。

現在,他倆倒有興趣先問問,謝文東到這里的原因。

“文東,大過年的,你帶小蕓和喻先生過來,到底所謂何事?”東方易搶先下口。

知道一動不如一靜的謝文東那肯先說自己的目的,只是淡淡然說話道:“東方兄和袁部長大過年的不也是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嗎,我過來是給你們拜年的。不過這個不是很重要,我現在倒想先聽聽袁部長的話,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謝文東的這點伎倆,東方易和袁華哪能不清楚,只是他們都沒有點破。竟然自己“有求于”人家,就必須拿出足夠的誠意。

對視了一眼,兩人并沒有說話,只是齊刷刷的把目光看向一邊的喻超。知道他們兩個眼神中吐露出來的意思,謝文東忙道:“東方兄和袁部長但說無妨,喻超是我的兄弟,絕對安全。”.。

再一次的眼神交換,最后袁華終于開了口:“竟然文東說的這么直白了,我們也不拐彎抹角了。文東啊,國家有一件事要你去做。”

聽到這話,謝文東心里很自然的咯噔一下,肯定沒好事。雖然心里很是擔心,但謝文東還是從容不迫的笑著說話:“國家要我做什么事?”

“我們知道,你救了TW警察高管的數十位家屬,想必和警察的關系不錯。國家讓你利用這次機會,打入TW當局核心。”袁華表情嚴肅的說話道。

“什么?”謝文東不由得一驚,雖然他也想過自己利用TW警察進入其政壇,但國家的要求和自己的想法不謀而合,還是讓他吃了一驚。

以為謝文東是不情愿,袁華聲音便沉了下去:“這是上面老頭子做的決定,我們都沒有拒絕的理由。文東啊,你要知道,國家收復TW勢在必行。如果你在這件事上立下了大功,就算你以后有什么過錯,想必國家也會放過你的。”

袁華這話,軟中帶硬,讓謝文東不得不接受。

當聽到袁華這句話的時候,謝文東非但沒有擔心,反而是樂開了花。

如果真是這樣,那自己遷總部的事情,倒顯得簡單了。

也不必花費二十個億修繕故宮和十顆夜明珠捐給國家,給自己造勢了。

他揉著下巴,故作沉思:“我救了警察的家人確實不錯,可要說我能輕易的打入TW政壇,就不是說說那么簡單的事情了。僅憑幾個警察,我一個政治部的人,怎么可以那么輕易說成就成呢。”。

“我相信文東的實力,一旦你在那邊扎穩腳跟,我們就會派人過去協助你的。剩下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國家會計劃好一切的。”袁華談道。

要是謝文東真的有這么聽話,他也就不是謝文東了。

聽了袁華的話后,謝文東故意擺出一臉難色:“袁部長,東方兄,我想你們也看的出來。國家這是拿我當槍使呢。我做的好,那完事皆好。可如果我做的不好,被TW的執政當局發覺了什么。恐怕不但我的性命不保,就連我在TW的那些兄弟都會被清理的干干凈凈。我想,如果你們是我,也不會答應吧。”

“文東多慮了,以你的實力,小小的一個TW,怎么敢動你啊。”東方易說話道.

謝文東鼻子哼的一聲:“東方兄真是說話不腰疼啊,我只是一個撈偏門的,躲在陰暗角落生存的鬼。要是暴露在陽光下,恐怕連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事情說到這里,就連袁華都沒話了。如果謝文東僅僅是他的一個手下,他也不要說這么多,只需要直接下令即可。可謝文東又偏偏是世界洪門的總龍頭,要是和他撕破了臉皮,或許誰也討不了好。。

看到場面上的氣氛有些緊張和尷尬,東方易忙站出來做和事老:“好了,文東也別動怒了,都是一家人,傷了和氣不好。這樣吧,文東你有什么條件提出來,我們該怎么說,這都是可以商量商量的嘛。”。

終于說到點子上了,謝文東暗道。

他沉思了許久,最后緩緩的抬起頭:“要說辦法也不是沒有,可我就怕你們不會答應。”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全文閱讀,請牢記本站域名www.huaidan1/huaidan3方便下次快速瀏覽。

標題:第二百五十四章 夜明珠   地址:http://www.vqdcw.com.cn/huaidan3/2440.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