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卷土重來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結局(完二)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卷土重來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結局(完二)

所屬目錄:卷土重來     作者 : 曹三少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且說戰事。光猴子率先發力,腳踏流星步直取謝文東的腦袋。

謝文東大喝一聲“來的好”鎮定的舉刀格擋。兩刀雙碰,一連串的火星子濺了出來。感覺手里一團亂麻的兩人站立不住,各自退了幾步。

眼見眼前之人清秀好像并無多大的力氣,能硬生生的接下自己這一刀,實在是不可思議。他站定身形,仔細打量了一會兒謝文東。看罷幾秒之后,光猴子突然眼前一亮:“嘿嘿,我認得你。你是謝文東,對吧?”

“死人是不需要記住我的名字的,更何況是你這個無名小輩。”謝文東并無多言,冷冷揮刀殺到。

光猴子自詡自己還是個角色,見謝文東居然說自己是無名小輩,不由得怒火中燒。他兩眼噴火,在謝文東的身上狠狠的掃了幾下:“哼,這是你找死,可就別怪我。”

寒光閃動,長刀倏地刺出,指向在謝文東的左肩。謝文東腕抖刀斜,刀鋒削光猴子的右頸。謝文東身穿防彈衣,別說是刀劍了,就是子彈也擋得住。正因為這個原因,他才并無格擋,只是肆無忌憚的反擊過去。面對謝文東這樣“不要命”的打法,光猴子心中大駭,來不及多想。他迅速的收回攻勢,引道抗訣。

錚的一聲響,雙刀相擊,嗡嗡作聲,震聲未絕。雙刀刀光霍霍霍霍,光猴子刀法精湛,而謝文東戰場經驗豐富。前者一招一式,而后者見招拆招。.交手數招,實力在謝文東之上的光猴子,除了在謝文東的衣服上劃了一道口子,幾乎半點便宜也沒占到。

反觀光猴子,被謝文東一腳點在肚皮上。這一腳謝文東用了五成力,可還是把對手肚子上的肌肉踢得痙攣抽筋。

眼見謝文東的刀法越逼越近,兀自未分勝敗,光猴子自覺不發飆不行了。他迅速扭動身法,全力相搏。右手刀身一引,疾刺謝文東大腿。光猴子的速度太快,快到謝文東根本無法抵擋。就在開山刀將要挑開謝文東的大腿時,不知道何處飛來的一顆人頭卸去了光猴子開山刀的攻勢。

只聽見咔嚓一聲,光猴子的一刀將那顆斷頭分成兩瓣。因為用力太猛,刀鋒牽動了里面的液體。咔嚓聲之下,光猴子感到面上和頭上突然淋了雨水一般。這個時候,怎么會下雨呢?雷公嘴光頭一抹臉和腦袋,后瞧向掌心。掌心里哪是什么雨啊,分明是腦漿夾雜著血液混成一團的液體嘛。

心頭突然涌上一陣惡心,光猴子連連甩手,好像要把掌心的液體甩的一滴不剩似的。“東哥,我來了。”說話之人刀法出眾的后起之秀熊章慶。沒等謝文東同意,他幾個踏步和光猴子交上了手。

熊章慶出身望月閣,也算是出自名門,身法可見一斑。和他交手,光猴子沒有一點勝算,只能先倉儲應付著。

空下手來到謝文東搖了搖頭,又轉向去幫助其他的兄弟。這個時候,五行.袁天仲深怕東哥有事,再一次的圍了過來。六人合成一個圈,將謝文東團團圍住,以保護他的安全。瘋狂的屠戮還在繼續,一開始青幫確實是依仗突然襲擊和地理優勢占了一些優勢。可隨著戰斗的進行,青幫和戰斧兵多將少的弊端就暴露出來。反觀謝文東這邊,“天嘯超一流出團的成員數百人”,這數百人皆是以一敵十,敵百的高手。再者本次參與作戰的兄弟,皆是經過了TW戰役洗禮過的文東會.大陸洪門兄弟,他們的單兵作戰實力,遠在青幫和戰斧幫眾之上。勝利的天平正在朝著謝文東這邊傾斜,就在這種變化發生不久后。青幫就近的兩處援軍到了。他們分別是南路的祿存和北路的左輔。因為文曲的是在西路,和東路相隔甚遠,他們還沒有辦法在最短的時間內和其他兩路的兄弟趕到這里。

遠遠的,五行等人便聽到了汽車發動機的轟鳴聲.看到射過來的車燈光。

“東哥,青幫的援軍過來了。”五行金眼大聲喊道。

謝文東聽完后,心里一喜:“終于來了。”

這個時候,他正在和青幫的一位大漢展開對攻。聽到這話時,他令人疑惑的放棄了抵抗,任憑大漢的開山刀刺向自己的胸膛。

防彈衣可以抵住開山刀的鋒芒,卻卸不掉它的力道。大漢雙手握刀,使出全身的全力向前頂謝文東。

謝文東連連退步,最后撲通一下栽倒在地上。這一摔并不是很重,對于在血泊里摸爬滾打的人來說,簡直是家常便飯。

大漢本沒有注意太多,卻不巧謝文東倒在地上起不來了。他怔了怔,仔細看了看地上的謝文東,好像一動不動了。

這個時候,早就準備好的東心雷迅速跑了過來,抱起地上的謝文東就是一陣小跑。

一邊跑,還一邊喊道:“撤..撤...撤....東哥受傷了,我們快撤......”

直到這個時候,那位大漢才回過神來。聽著東心雷的話,他高興的手舞足蹈:“我傷了謝文東了,我傷了謝文東了....”

有句話說的好“樂極生悲”,就在他歡呼雀躍宣導著自己的功績時。不知道從何處飛來數把飛刀,將他捅成了馬蜂窩。

大漢的歡呼聲戛然而止,肉體最后晃了晃掛在了后面的一棵樹上。

東心雷的號令,很快便得到了響應。兩大社團的兄弟放棄進攻,轉頭撤退。他們跑向車子,想要擺脫青幫和戰斧的糾纏。

被打的抱頭鼠竄的戰斧和青幫幫眾這下終于找到了機會,死死的咬了上去。

汽笛聲,叫喊聲,殺戮聲連成一片。謝文東旗下的兩大社團兄弟在聽到東哥受傷的消息后,一時間不知所措,慌亂起來。

慌亂中,兩大社團被拉下車砍死的兄弟,比比皆是。有數千的兄弟因為沒來得及上車,而被迫逃進黑暗的樹林之中。謝文東“三萬人”就這樣被打垮了。

血腥,暴力,仇恨...一切的一切,充斥著整條公路及附近的叢林。

這個時候,斷浪已經從潮水般的文東會陣營里解脫出來。見敵人要跑,他怎么可能放過這個機會,當即下令所有人壓上去。

一輛汽車撞開了被炸毀的車子,謝文東和旗下眾位兄弟趁著這個時機,逃似的狼狽逃竄。

謝文東眾人的交通工具是照著三萬人開來的,此番逃竄,留下了太多的交通工具。青幫和戰斧兩大社團就是不開動叢林里的自家的車子,也完全裝的下。

他沒有客氣,讓手下幫眾紛紛坐上謝文東的車子,全力追擊上去。

“窮寇莫追。”遠遠的,祿存張磊便大聲喊叫道。

讓司機暫時停了一下的斷浪將頭伸出車窗外,心疑祿存這家伙這么這么快就知道消息的。

“老張,你怎么來了?”斷浪將手搭在車窗上,朝車后大聲喊道。

祿存張磊喘著粗氣,碰的一下把車門打開。

三布并作兩步走,兩步合作一步行,他快步來到斷浪的面前:“先不提這個了,我們不能追謝文東?”

斷浪有些奇怪,昂起脖子問道:“為什么?為什么不能追?”

祿存開口說道:“謝文東是什么人,他有‘三萬人’在手,能這么輕易讓我們追過去嗎?”

“你的意思是.....”

“嗯,謝文東肯定是有埋伏等著我們。要是我們真的去了,很可能就再也回不來了。”祿存張磊言之有理道。

這話聽起來確實言之鑿鑿,但斷浪不這么看。他不以為然道:“這你就不明白了,謝文東被我手下的一個兄弟打成了重傷。而文東會和洪門的逃跑,也非常慌亂,根本不像是假的。”

此時的斷浪已經被暫時的勝利沖昏了頭腦,謝文東是受了傷,可通過層層傳遞,傳到他的耳中便成了受了重傷了。

祿存才不管謝文東受沒受傷呢,多次的教訓告訴他。謝文東詭計多端,萬不可輕舉妄動。

他眉毛一舉,一點,客氣也不講道:“老斷,別怪我張磊不講情面。如果你再一意孤行,我就打電話稟報韓大哥,要他當場撤掉你的職務。”

說話間,他還故意拿出手機,好像真的要去打電話似的。

“唉....”斷浪一記重拳砸在車門上,回頭望了望謝文東的逃跑之路,十分無奈:“好吧,我不去就是了。”“嗯,這才是我們的破軍星君嘛。”祿存滿意的笑了笑。

聽到“破軍”這兩個字的時候,斷浪心里像是被扎了一根刺一樣。

想著到手的獵物逃走,到嘴的鴨子飛了,斷浪心里別提那個難受和氣氛了。

他搖晃著腦袋,打開了車門:“那我們回去吧,坐你的車,我有點事還要和你說。”“什么事啊?”

“車上再說,這里人多嘴雜的。”

張磊不疑有他,伸出右手挽住斷浪的肩膀:“嗯,好的。對了,老哥你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謝文東的第一輪進攻就被你這么輕易打退了。”

“呵呵....”斷浪干笑了幾下,繼而表情僵然。

兩人上了祿存的車子,車門關緊。

張磊側過臉,好奇的問道:“老斷,到底你想和我說什么事啊?”

“.....老張,我還是想去追謝文東....還希望你兄弟支持。”斷浪搓著雙手,面帶笑容請求道。

張磊臉色一變,堅決的拒絕道:“這個不行,不是說了嗎,這絕對是謝文東的陰謀。”“那就不要怪兄弟了...”斷浪突然變了臉,立掌為刀朝著張磊的脖后根砸了下去。

準確的角度,合適的力道,張磊翻了幾下白眼,身體一軟暈倒在靠椅上。

“大哥,張大哥...”車內的司機感到有些不對,忙回頭看。

還沒等他徹底回過脖子去,一把雪白鋒利的匕首便架在司機的脖子上。

“星君.....”司機聲音哆嗦,深怕斷浪對自己下毒手。

“別廢話,要不然可別怪我不客氣。”斷浪厲聲說道。

司機小弟瞄了一眼斷浪手里的匕首,識趣的點點頭。

“很好。”斷浪收起了匕首,搖下了半截窗戶玻璃:“所有兄弟,聽我命令,全力追擊謝文東。”

“轟隆隆”斷浪帶的手下得令后,發動了汽車。

祿存帶來的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他們只是看到大哥和斷浪坐進了一輛車子,萬萬想不到這個斷浪膽子竟然這么大,竟然敢“假傳圣旨”。斷浪喝斥幾句后,南路的人不知情的也加入了追軍的行列。

最為諷刺的是,北路的左輔在接到斷浪帶有欺騙性的話語后,也加入了追軍之中。斷浪并沒有告訴相關具體的事情,只是很有誘惑力.很神秘的說,他有信心將謝文東的人一網打盡。

瘋了,斷浪這個時候是真的瘋狂了。他打定注意,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滅掉謝文東及其一干手下。

那么多的高層擺在斷浪的面前,就好像一塊到嘴的大蛋糕一樣。不吃上一口,斷浪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心甘的。

雖然他的心里也不是很有底,但他告訴自己。謝文東的人是徹底亂了,亂的不堪樣子了。現在正是棒打落水狗的時候,失去這個機會,可就真的要后悔莫及了。雖然說謝文東那邊有“三萬”人,但是自己手里現在也有一萬多人了。一萬多人對陣三萬多人,在平時是不太可能的。但現在不一樣,敵人亂了。軍心亂了,就算他們有十萬,也不頂事。謝文東和他的百位高層組成的“天嘯超一流軍團”的誘惑力,足以讓大多數的人失去理智。

謝文東和眾位兄弟佯裝撤退,可跑了一段時間,并沒有見敵人追上來。

所有車子停了下來,謝文東和身邊眾位兄弟站在路邊,抽著香煙等待著援軍。

“東哥,青幫的人怎么還沒追上來啊?”李爽擦了擦臉上的血汗,擔心道。

謝文東心里雖然也急,但臉上還是裝作非常從容的。不為其他,就因為他是社團的大哥。其他兄弟心里防線都可以崩潰,都可以慌,但是他不可以。他必須非常有信心,非常的堅定。抽出懷中被浸染血跡的手帕,他胡亂的擦了擦臉:“小爽,稍安勿躁,再等等吧。如果青幫的人還沒有追上來,恐怕我們還得去引誘他們一次。只不過,這次引誘的效果可比剛才那次要小多了。畢竟我‘受了傷’嘛。”

李爽和兄弟們倒想笑,可怎么著也笑不出來。

付出了那么大的代價制造的慌亂假象,要是沒起到一點作用,可真的令人傷心了。

三眼靠在一輛汽車上,開山刀插在一邊的泥地里:“青幫還真的沉得住氣,面對這么大的誘惑,竟然無動于衷。”“這也可以理解,畢竟這對于青幫來說,是生死存亡的一戰。他們必須小心小心再小心。“一邊的高強獨掛空臂,同樣殺的全身是血。

“叫兄弟們準備,我們過十分鐘再反殺過去。我就不相信,青幫就真沉得住氣。”謝文東一擲煙頭,決斷道。

見東哥有些為難,李爽大刀一揮:“東哥,我看就別等青幫了。索性叫上另外兩萬兄弟,我們兵合一處直接殺過去得了。”

此話卻有一些道理,計劃得到了包括任長風等很多兄弟的支持。

“等!”謝文東微微閉目,干脆的吐出了一個字。

李爽被這個字噎的沒話說,他一把甩掉開山刀蹲到路邊連聲搖頭嘆息。其他兄弟也沉默無言。一分鐘.....兩分鐘.....

有心人天不負,手表的指針剛剛指過八分半鐘的時候,一位小弟突然著急忙慌的跑了過來:“東哥.東哥....青幫的兔崽子追過來了...”

“啊...”聽到這句話,謝文東雙眼猛地一睜開:“真的來了。”

“太好了,太好了”眾位兄弟得到這個消息后,個個摩拳擦掌準備大干一場。

果見遠處的密林之中,突然射出數道燈光。漸漸的,燈光越來越多,越來越多。車身現出,青幫兵合一處的伏軍浩浩蕩蕩的殺了過來。汽車長龍,壯闊恢弘。

“斷大哥,他們在那....好像在休整..”有青幫小弟大聲呼喊,高興的半死。“太好了,”斷浪一拍手:“通知手下的弟兄,全速開進,殺了他們。”

“是....”

在斷浪的車隊離謝文東等人還有不到五十米的時候,謝文東和手下的兄弟又踏上了逃亡之路。有的兄弟甚至連掉在地上的家伙都沒拿,便著急忙慌的上了車。

就這樣,兩方在博爾賈郊外的馬路上展開了你追我跑的追逐戰。

車輪滾滾,人聲喧嚷,塵土飛揚。

不知道追了多久,也不知道追出多遠,馬路兩旁的樹林漸漸少了起來,車隊駛入了一塊還算空闊的地方。寒風蕭呼,一絲不好的感覺涌上斷浪的心頭。他隱隱感覺,哪里有什么不對的地方。“不行,我不能再追了。再追恐怕就真的中了埋伏了...”終于,理智戰勝了憤怒,斷浪思量片刻下定了注意。

他掏出電話,給前面的心腹打去電話,準備下令撤軍。

可還沒等他說出“讓兄弟們撤退”這幾個字的時候,前方心腹搶先開口:“斷大哥,謝文東的車子突然停下來了。”“什么?停下來了?”斷浪疑惑大起。

“對啊,不知道在干些什么.....不對,他們在逃跑。”前方心腹的聲調突然提高,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似的。

“到底出了什么事?”斷浪急忙問道。

心腹被這一喝聲,才斷斷續續的開了口。原來,謝文東的車隊并不是真的停了下來。百輛車子相互穿插,構成了一個龐大的鐵陣,擋住了青幫眾人的去路。

等完成了這些,謝文東帶著手下兄弟往車后跑去。

“下車,統統下車給我追...”斷浪本來還打算放棄追殺,可被謝文東使得這一出,又來了興致。

他和韓非的貼身保鏢洋子帶著手下眾人,翻越車頂,或徒步繞過車陣,追了上去。一路上,喊殺聲連連,青幫眾人像一群餓狼一樣,追逐著“待宰”的羔羊。他們的斗志很高,大有不一次滅掉謝文東不罷休的架勢。

青幫的人不知道,戰斧的人更不知道,他們正慢慢陷入一場早就謀劃好的驚天大屠殺之中。

約莫跑了二十分鐘的樣子,青幫戰斧幫眾一個個滿頭大汗,累得氣喘吁吁。就在斷浪眾位手下罵罵咧咧,氣的半死的時候。一身摩托車的怒吼,牽動著在場所有人的心。

只見夜幕之中,突然闖來數不清的摩托車戰陣。這些摩托車上分坐兩人,一人騎車,一人揮刀,紛至沓來抽刀絕殺。

“有埋伏,有埋伏....”斷浪慌亂忙下令抵抗。不用他說,青幫.戰斧幫眾不是傻子。見摩托戰陣襲來,紛紛抽刀而上。

一時間,刀光劍影,罪惡滔天。

“咻咻咻咻”開山刀從摩托車上揮下,刀借風勢,就算是輕輕一用力,都能削掉半個腦袋。

戰斧.青幫兩大社團的人本就累得半死,如今見了此等架勢,根本毫無招架之力。只是輕而易舉間,斷浪的手下便被砍死砍傷上百人。

轟隆轟隆,斷浪突然瞧見一道亮光朝自己射來。

“不好,這是來找我的。”斷浪暗道一聲,忙招呼手下兄弟:“給我擋住他們,別讓他過來。”

斷浪的命令還是被手下兄弟接受到了,數百人不遺余力沖摩托戰陣撞向去。可血肉之軀,那是鋼鐵的對手。只聽見幾聲慘叫過后,幾人被高速旋轉的車輪撞飛。青幫大眾接受了教訓,放棄正面的交鋒,該向側面。可神秘的摩托戰陣層層推動,殺機無限。

一聲轟鳴掠過,摩托車并不是沖斷浪來的。他們的目的其實很簡單——圍住斷浪的這數萬人。

幾分鐘的時間,本來還算齊整的陣營被沖擊的支離破碎。龐大的摩托車軍團將斷浪等人的后路切斷。

后路被切斷了,斷浪當然是招呼手下兄弟往左右兩邊撤退了。可當他們想要借這個辦法逃走時,四支部隊的出現,讓他們是嚇破了膽子。

左翼,樹林里沖出兩股敵人。

一則;全身上下披著白衣,眼帶黑色夜視鏡。在他們的后背上,都背著兩把摘了外殼的唐刀。戰魂矗立,文東會王牌部隊之一——白衣血殺出列。

二則,四個中隊的羅威那犬列陣,席間牧羊犬,黑背站立。他們身披四類盔甲,與寒風中駐足,每一條犬都露出雪白的尖牙,眼睛里冒出讓人直哆嗦的綠光。這是一支血腥的部隊,一支吃人不吐骨頭的魔鬼部隊——行風幽靈部隊報到。

右翼,同樣出來兩股敵人。

一支,黑衣黑褲,袖標為“暗”。面罩手套,匕首短槍。一系列精裝的武器,皆是采用美國海豹特種部隊的裝束。一枚黑帖飄出,王牌部隊黑衣暗組龍出江湖,蒼天大地為之傾覆。一支,攜蒼鷹出洞。尖喙利爪,傲據天空。有著先天獨特的飛翔優勢,殺人與無形,出沒于鬼蹤。此乃文東會第四把尖刀——行鷹惡靈部隊。

一見這些部隊隊員,青幫幫眾都嚇得是腿肚子抽筋。想要從這些人手上突圍,真不知道要死傷多少。竟然左后后面的退路都被掐斷,青幫大眾沒有選擇,只能挺身向前。而由金燕庭擺下的“奇門八卦陣”已經在那個時候,構建了。

奇門八卦陣分休.生.傷.杜.景.死.驚.開八門,每一門前皆旗幟飄揚,招魂滾滾。表面看,出入口眾多華而不實,實則殺機四伏。整個大陣直徑約為兩公里,叱咤風云,霸氣非凡。

見青幫和戰斧幫眾猶豫不敢上前,陣中突然鼓聲雷動。且見奇門八卦陣向前壓陣而來,黑云壓城城欲摧般,讓眾敵人聞風喪膽。眾兵搖旗吶喊,神威凜凜,響徹山岳。

青幫和戰斧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間竟然不知所措。

“他媽的謝文東,搞什么鬼東西。我看你們能不能斗得過子彈。”有青幫頭目自知這陣法的厲害,拔出槍壯膽道。

他剛想下令眾人用槍破掉這個陣法,卻被身邊的一位小弟壓下槍:“大哥,不要啊。”

“什么?”那位青幫頭目感到有些奇怪,為什么自己的兄弟要阻攔自己。

小弟沒有說明原因,只是用手指了指前方的洪門大眾。

順著他的手指,那位青幫頭目赫然瞧見,構建陣法第二層的是一圈的黑衣人。所有的黑衣人無一例外,手里都端著一把m16沖鋒槍。

要是小頭目見識挺廣的話,他應該可以看得出,組成陣法的盾牌皆可以防彈,他們手里的手槍對陣法的破壞性非常之小。

“謝文東這是想干嘛?”青幫頭目大駭,如果敵人想開槍射殺己方的話,那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小弟仔細一想,這才喃喃而語:“或許謝文東就是想和我們正面對正面的來一場決斗。”

青幫頭目啞然。

其實,那位青幫小弟說的話不全對。謝文東的確是打算和青幫來一場真正的較量,但他此舉最重要的目的是威懾。無論哪一方,只要是有一方先動槍,則另外一方必定動槍還擊。數萬人展開激烈的槍戰,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這種慘重的代價,謝文東付不起,韓非同樣也付不起。

沒有了槍的威脅,奇門八卦陣得以步步壓進。事到如今,戰斧和青幫幫眾也沒有什么選擇的余地了。一個個皆揚起刀片,拖著疲憊的身子沖進陣中。

三米多長的狼酰,讓人膽顫的開山刀,往前韓洪門的一幕又在這上演。斷浪帶著手下首先由休門殺入,在轉生門殺出。本想借著人數的優勢,強行撕開一個口子。可當青幫大眾殺入陣中,卻見陣如連城,沖突不出。慌亂之下,斷浪有帶人轉道死門。鎮守死門的是袁天仲,他的“袁”字大旗很明白的告訴敵人這一點。在困住百人之后,袁天仲引劍親自出馬,絞殺匪眾。

在倉皇留下百具尸體后,斷浪又帶著身邊的人闖到了“景”門。鎮守“景”門的是任長風,長風一向看青幫.韓非極為不順眼。斷浪跑到了他的地盤上,他當然不會輕易饒過他們了....陣中重重疊疊,門戶好像都差不多。斷浪等人也只是憑借著各門門前的旗幟判斷同異。一開始,青幫.戰斧大眾還能認識的東西南北,可到了后來他們別說東西南北,就是白天黑夜恐怕也是他們猶豫的問題了。

青幫眾人很多人都見識過文曲陣法的威力,他們較戰斧而言,稍微謹慎些。而戰斧幫眾,因為從來沒有見識過這玩意兒,而在陣法中亂撞。但見愁云密布,心慌意亂,戰斧眾人四處亂竄間,被分秒砍殺。有性子急的戰斧打手,不管不顧掏出手槍想要以熱兵器來對抗冷兵器。他的想法倒是不錯,可真正實施起來,還是非常有難度的。經過謝文東改造的諸葛亮“奇門八卦陣”,不但保留了原先的殺傷力,還新增了火器項目。只要瞧見有人按捺不住,要想動槍的。陣內的黑衣槍手便不會留有一點情面的,將來犯者一一射殺。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全文閱讀,請牢記本站域名www.huaidan1/huaidan3方便下次快速瀏覽。

標題: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結局(完二)   地址:http://www.vqdcw.com.cn/huaidan3/2445.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