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 《拔刺篇》58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 《拔刺篇》58

所屬目錄: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調兵

一根手指被切斷,疤臉青年連聲都沒吭一下,改而用中指去扣動扳機。謝文東手臂向回一收,落地的金刀重新彈起,不偏不倚,正反彈在對方的手槍上。

嘭!

槍聲再次響起,不過受金刀的撞擊,槍口向斜上方稍微偏移了一下。

就偏移的這一點,使射出膛口的子彈由謝文東的頭頂上掠飛過去,打在他背后的墻壁。

不給對方再開第三槍的機會,謝文東的身形一躍而起,直接翻過桌案,搶步來到疤臉青年近前,順勢一腳橫掃出去。

啪的一聲,他的腳尖點在對方持槍的手腕上,疤臉青年手臂一震,掌中的手槍橫飛出去。

疤臉青年斷喝一聲,從地上一躍而起,出手如電,雙指惡狠狠插向謝文東的雙目。

他出手快,謝文東的出手也不慢,他迎著對方的雙指,先是一掌拍出。青年的雙指撞在他的掌心上,向后反彈了一下。

緊接著,謝文東便掌為拳,繼續向前擊出。

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他的拳頭結結實實撞在對方的手指頭上,疤臉青年臉色頓變,他的雙指已然被謝文東的拳鋒硬生生的挫折。

疤臉青年忍不住痛叫出聲,身子后仰,連連后退。

謝文東不給他喘息之機,箭步上前,上面虛晃一拳,吸引對方的注意力,下面一記掃堂腿,將青年踢翻在地,不等他爬起,他由上而下順勢的一拳,正中疤臉青年抬起的腦門。

嘭!

這勢大力沉的一拳,讓疤臉青年的后腦勺重重撞在地面上,發出沉重的悶響聲。他目光渙散,身子在地上扭動了幾下,兩眼向上一翻,暈死了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謝文東出手擊暈疤臉青年,只是眨眼工夫的事。

他站起身形,掌心還扣著金刀,目光掃視了一圈,最后落于站在一旁、已然持槍在手的嚴坤身上。

他雙目慢慢瞇縫起來,但遮擋不住其中射出的寒光,他一字一頓地問道:“嚴局長,你也想和我比一比,究竟是你的槍快,還是我的刀快。”

嚴坤的槍口本是指向謝文東的,聽聞他的話,他心頭一顫,緊接著又偷眼瞧瞧四周的攝像頭,他反應也快,連忙調轉槍口,指向躺在地上暈死過去的疤臉青年,對謝文東急聲說道:“謝先生,你不要誤會,我是為了保護你的!”

謝文東嘴角揚起。好一個保護!如果自己不看他,他恐怕已經開槍了吧!

此時,謝文東算是搞明白對方演的是哪一出。人證是假,指證是假,對質也是假,整場戲,從頭到尾的目的只有一個,取他的性命。

整個過程,有四個攝像頭同時拍攝下來,無論讓誰來看,這都是證人突然發瘋,在對質當中搶槍襲警的案件。

如果自己剛才真被他打死了,都沒地方去講理,嚴坤和他手下的警察充其量只負有保護不利的責任,說破了大天,也就是個失職之過,而非故意加害。

“嚴局長為了留下我,當真是煞費苦心了,這場苦肉戲演的,都能入圍奧斯卡了吧。”說話之間,謝文東向嚴坤走了過去。

嚴坤持槍的手臂不由自主地垂落下去,看著一步步向自己走過來的謝文東,汗珠子順著他的臉頰流淌下來,結結巴巴地說道:“謝……謝先生,這……這真是一場誤會,我們誰都沒預料到,他……他會突然發瘋……”

“是突然發瘋,還是早有預謀,你嚴局長不知道嗎?”

“謝先生,你聽我解釋……”

不等他說完,謝文東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問道:“是誰?”

“啊?什……什么?”

“是誰讓你這么做的。”

“我不知道謝先生在說……”

“你不要告訴我你是此事的主謀,你擔待不起。”

“謝……謝先生,這……這……”

咔!隨著脆響聲,審訊室里的另一名警官將手槍上膛,雙手持槍,指向謝文東,顫聲說道:“放開局長,謝文東,你立刻放開我們局長,否則,否則我可要開槍了!”

他話音剛落,審訊室的房門打開,從外面沖進來十多名警察,看清楚屋內的情景,人們稍楞片刻,緊接著,齊齊抽出配槍,指向謝文東,異口同聲道:“放開局長!”

看看四周持槍的警察,再瞧瞧面如土色的嚴坤,謝文東笑了,氣笑的。他掐住嚴坤脖頸的手慢慢松開,退后兩步,柔聲說道:“比槍多,是吧,那好,我們今天就來比一比。”

說話之間,他不緊不慢地把扣在掌心的金刀收起,而后,又故意放慢動作,將懷中的口袋里一點點地掏出手機。

他的動作很慢,做的每一個動作,都能讓周圍人看得清清楚楚。

他手指在電話上劃動,撥打出一串電話號碼。

片刻后,電話接通,謝文東說道:“是劉老嗎,我遇到點麻煩,需要劉老的幫忙。”

“對,我還在F市,不是不想走,而是未能走成,有些人,似乎不太希望我活著離開F市。”

“我現在在市局,麻煩劉老了。”

簡單說完幾句話,謝文東把電話掛斷。揣起手機,走回到自己的座位前,旁若無人地坐了下來。

他雙腿交疊,掏出香煙,抽出一根,隨手把煙盒扔在桌子上,叼著煙卷,他看向倚靠著墻壁而站,臉色變換不定的嚴坤,慢悠悠地說道:“嚴局長,你現在還是沒有什么話要對我說嗎?”

嚴坤汗如雨下,他不知道謝文東口中的劉老是誰,但能讓謝文東開口相求的人,那肯定不簡單。

他用袖口擦了擦腦門的虛汗,急聲說道:“謝先生,這從頭到尾真的都是一場誤會啊……”

“這也是誤會嗎?”謝文東抬手,指了指四周持槍指向自己的警察。

嚴坤反應過來,揮手說道:“放下槍,都放下槍!”

聽聞他的命令,眾警察紛紛把舉起的配槍放了下來,但都沒收回到槍套里,一個個如臨大敵似的緊盯著謝文東。

謝文東沒有理會旁人,目光始終落在嚴坤身上,說道:“嚴局長,我再問你一次,你有沒有話要對我說。”

嚴坤的臉色越發的難看,但卻一聲沒吭。計劃失敗,謝文東沒死,他明白,今日之事肯定不會善了了,可他若是供出袁梓鑫,他只會死得很慘,咬牙挺下去,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不過,他顯然是低估了謝文東的心狠手辣。

見他緊咬著牙關,什么都不肯說,謝文東點了點頭,也不再多問,點燃香煙,身子慵懶地向后倚靠,幽幽吐出一口煙霧。

大概過了有二十多分鐘的時間,猛然間,就聽辦公樓外傳來咣當一聲巨響,緊接著,市局的大院里如同炸了鍋似的,傳出一連串吱嘎吱嘎的緊急剎車聲。

不用審訊室的人出去查看,一名警員已先慌慌張張地從外面跑了進來,大聲說道:“嚴局……嚴局,不好了,外面沖進來好多的軍車!”

聽聞話音,在場眾人的臉色同是一變,而后,人們驚駭的眼神齊刷刷地向謝文東看過去。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意識到謝文東剛才的那個電話是打給誰的。

能被他稱之為劉老,又能調得動軍隊的,除了退休在家的劉振生,再沒有第二號。

F市的駐軍,歸N軍區管轄,身為N軍區的前任司令員,F市的駐軍首長們基本都是劉振生的老部下,老頭子的一句話,不次于軍令。

何況,老頭子這次交代他們的事,可不是任性胡為。市局扣押政治部的官員,那還了得?想和中央對抗不成?

其實,調動駐軍幫忙的這個事,謝文東可以直接給軍區打電話,不過對方在F市的勢力究竟有多大,他心里沒底,能不能順利把軍隊調過來,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出于這方面的考慮,他才繞了個彎子,拜托劉振生幫忙。駐軍里可能埋著對方的人,未必肯聽自己的調動,但絕不敢不聽劉振生的調動,除非他以后不想在軍界里混了。

事實證明,謝文東這個彎子繞得很正確,軍隊來得速度之快,遠超過他的預計,連半個鐘頭都沒用上,便直接沖進了市局。

嚴坤回過神來,忍不住吞了口唾沫,顫聲說道:“謝先生,你……你這是……”

謝文東沒有理會嚴坤,默默地坐在椅子上,手指有節奏地輕輕敲打桌案。

這時候,走廊里已傳來陣陣的混亂聲和轟隆隆的腳步聲。

未等審訊室里的警察們出去,一大隊身穿作戰迷彩服、荷槍實彈的士兵先從外面沖了進來,人們肩上背著的是清一色的九五式自動步槍。

看到這么多的士兵闖進來,在場的十數名警察沒有一人敢上前阻攔,也沒有一人再敢拔槍,反而是那些正持槍在手的警察們,不自覺地把槍揣回到槍套里。

隨著堵在門口的士兵分開,從外面走進來兩名軍官,一男一女。

男的四十出頭,身材不高,但卻魁梧壯實,皮膚黝黑,雙目炯炯有神,肩頭的軍銜是兩杠三星,上校級別。

那名女軍官,謝文東認識,正是劉振生的孫女,劉玉婷,年紀輕輕,但已是中校級別。

“于團長,這……這是什么風把你給吹來了……”謝文東不認識這位上校團長,但嚴坤認識,他滿臉堆笑的迎上前去,主動打招呼。

于志峰看都沒看他一眼,目光落在謝文東身上,他快步走上前去,說道:“是謝先生吧,我是高炮師第三團的團長,于志峰!這位是團參謀長,劉玉婷!”

“于團長!劉參謀長!”謝文東起身,分別和于志峰、劉玉婷握了握手。

很顯然,這次軍方的突如其來,就是為了謝文東的。

事情鬧得這么大,連駐軍團都來了,嚴坤現在也不知該如何收場。當謝文東的目光掃向他的時候,他身子一震,連忙上前,顫聲說道:“謝先生,這件事,這件事我可以向你解釋……”

“不必解釋,你的機會已經用完。”謝文東邊說著話,邊從腋下的槍套中抽出手槍。

見狀,嚴坤臉色頓變,急急說道:“謝先生,我……我可以告訴你……”

不等他說完,謝文東突然呲牙向他一笑,說道:“我猜到了。”說完話,他突然抬起手槍,連猶豫都未猶豫,對準嚴坤的腦袋,直接扣動了扳機。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是六道的新書,已經更新到《拔刺篇》58,本站提供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最新章節無彈窗及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全文閱讀,請收藏本站支持六道.

上一篇  《拔刺篇》57

下一篇  《拔刺篇》59

標題:《拔刺篇》58   地址:http://www.vqdcw.com.cn/huaidan3liudao/5468.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