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 《拔刺篇》61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 《拔刺篇》61

所屬目錄: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交友

“我明白。”謝文東目光深邃地說道。

“劉老爺子很喜歡你,于你而言,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如果有空,就常去拜訪一下吧。”

劉振生,這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業已幸存無幾的老革命,他的態度傾向于哪一邊,于各大派系而言都至關重要。

謝文東心中明鏡似的,順著他的話往下說道:“我會去拜訪劉老爺子的。”

注視謝文東良久,他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再什么話都沒多說,只拍了拍謝文東的手臂,站起身形,抬步向外走去。

東方易下意識地起身,向著他的背影,敬了個軍禮。

目送他離開,辦公室的房門關閉,東方易愣了片刻,扭頭狠狠瞪了謝文東一眼。

后者已然坐回到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手拿著茶杯,悠哉地喝茶。

東方易走上前來,在謝文東翹起的腳上踢了兩下,說道:“你是真傻還是在裝傻。”

“什么?”

“你聽不出來首長是什么意思嗎?”

“聽得出來了。”

“那你還那么說?”東方易氣得瞪大眼睛,恨不得抓住他的衣領子,把他提起來,用力搖一搖。

“現在都什么年代了,還玩包辦婚姻這一套。”謝文東放下茶杯,站起身形。

他拉了拉衣襟,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頭也不回地向后揮揮手,說道:“走了,如果有時間,晚上一塊出去聚聚。”

東方易氣得直喘粗氣,沖著謝文東的背影,大聲說道:“我看幼稚的人是你!如果你真能和劉家聯姻,對你的好處有多大,你不知道?”

聽聞這話,已然走到辦公室房門前的謝文東頓住,握在門把手上的手也隨之放了下來,轉回身,忍不住笑了,氣笑的,說道:“你以為劉玉婷是什么人?以為這個聯姻想聯就能聯?簡直是一廂情愿,異想天開。”

謝文東從來不認為自己身上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論外表,普普通通,論本質,黑到了骨頭渣子里,劉玉婷憑什么能看上他,又憑什么愿意和他結婚?

東方易眼睛一亮,正色說道:“文東,我可是打聽過了的,劉振生和劉玉婷對你都很滿意。”

謝文東揚起眉毛,笑問道:“是嗎?沒看出來。”

和劉振生見面的時候,后者沒少挖苦他,挑三揀四,瞅哪都不順眼。至于劉玉婷,雖說見過兩面,打過兩次交道,但雙方都是客客氣氣的,生疏并不親近,他實在沒感覺出來劉玉婷有看上自己的意思。

東方易正要說話,謝文東笑道:“東方兄,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很像一位古代的先賢。”

“啊?誰啊?”

“陳世美啊!”謝文東說道:“要我說,這事就不如東方兄你上,雖然四十多歲了,但比年輕人更成熟、更穩重,打眼一瞧也是位帥大叔,現在又正好流行老少配……”

見東方易已然怒氣沖沖地抓起茶杯,謝文東第一時間拉開房門,閃了出去。

咣當!

門內發出茶杯撞擊門板的脆響聲。

謝文東聳聳肩,拉了拉胸前的衣襟,見辦公室門口的幾名秘書、助理都在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他慢條斯理地說道:“今天,委員的心情不太好,你們也都小心點,別掃到臺風尾。”

聞言,秘書、助理們立刻垂下頭,各自忙碌起手頭上的工作。

謝文東笑了笑,大步離去。

他明白,這次首長見他,不是為查問他的工作,也不是為了讓他去聯姻,主要是為了看看他這個人,值不值得信賴。

估計這一番的接觸下來,首長的心里也是很茫然的吧。他有在幫他做事,但又不會完全聽從他的命令去行事。

——————————分割線,又見分割線——————————

G市。

這天,張君怡又抽出時間,陪著彭玲和金蓉到景點逛了一天。

這段時間的相處,三人的關系親近了不少。張君怡對金蓉,多是以照顧為主,像哄小孩子一樣,對彭玲,則是正常的朋友交往。

她二人年齡相仿,都是成熟又有主見的人,共同的話題也很多。

白天無話,到了傍晚的時候,張君怡帶著彭玲和金蓉去到G市知名的商場。

這座商場里大多是精品店,香奈兒、阿曼尼、路易威登、古奇等世界知名品牌,在這里都能找到。

走進香奈兒專賣店,看著衣服上的價簽,彭玲暗暗咋舌,上萬元的服飾在這里都算是便宜的,數萬、十數萬甚至幾十萬的服飾,隨處可見。

金蓉選衣服,從不會看價簽,只要看到有自己喜歡的,便會毫不猶豫的買下來,彭玲則不然,她買東西,只選自己能承擔得起的。

謝文東給她的副卡并不比金蓉的少,但她從來沒用過,她不喜歡花男人的錢,能承擔得起的,就用自己的錢買,承擔不起的,她也沒那么大的欲望。

在精品店里逛了一圈,金蓉選了一套套裝,和兩件連衣裙,彭玲則是兩手空空。

張君怡拿起一件白色碎花的連衣裙,向彭玲身上比量了幾下,笑道:“玲玲,我看這件裙子很適合你。”

彭玲接過來,對著試衣鏡照了照,笑道:“是挺漂亮的。”說著話,她又看了看價簽,標價六萬多,她搖搖頭,把裙子掛了回去。張君怡不解地問道:“你不喜歡?”

“還好,不過價錢太貴了。”

看眼正換衣服換得不亦樂乎的金蓉,張君怡邊把連衣裙拿下來,邊對彭玲笑道:“這對謝先生而言,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你給他省錢,他可就把錢都花在別的女人身上了。”

說著話,她特意向金蓉那邊努努嘴。

連日來的接觸,她對彭玲也很了解了,彭玲不是沒錢,謝文東對她也絕沒小氣,就是她自己的性子太執拗,堅持不肯花男人的錢。

順著她的視線,彭玲向金蓉那邊看了看,笑了,說道:“我和蓉蓉不一樣,她從來都是小公主。”

她二人的出身本來就不同,她是警察,習慣了獨立,也習慣了一切靠自己,而金蓉是洪門公主,含著金勺出生,在蜜罐中長大。

張君怡搖了搖頭,有時候,她都替彭玲覺得辛苦。

沒有接觸前,她對彭玲也沒什么感覺,接觸了之后,她是越來越喜歡這個性子倔強又自強不息的姑娘了。

她輕嘆口氣,說道:“有時候我真懷疑,和謝先生在一起,究竟是你的幸福,還是你的不幸。”

在她看來,彭玲值得一個更好的男人去珍稀,哪怕沒有錢,沒有權,但能對她一心一意,過著最普通、最平淡的生活就好。

彭玲能聽出張君怡地話外之音,對她感激地笑了笑,說道:“愛上了,就是愛上了,沒有如果,我也不會后悔。”

以前,張君怡也好奇過,謝文東怎么就喜歡上了彭玲,一個是黑幫大頭目,一個是剛直不阿的警察,風牛馬不相及的兩個人。但現在,她漸漸明白了。

如果把金蓉比喻成溫室中的花朵,那么彭玲就是一顆松柏,堅強,在男人身上都很少能見到的那股子堅強。

“有時候,我真是羨慕謝先生。”

“哦?”

“如果我是男人,我一定會做他的情敵,想盡一切辦法,用盡一切手段,把你翹過來。”

彭玲被她的話逗樂了,咯咯地笑出聲來,說道:“好吧,我得承認,我不是蕾絲邊。”

張君怡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嘟囔道:“我也不是。”說著話,她拿著連衣裙去前臺結賬。

彭玲好奇地問道:“你也喜歡這件裙子?”

“太素氣了,我不喜歡。”

“那你還要買?”

“送給你啊!”

“我不能要……”

“其實,一直以來,對你我都很愧疚,沒有正式道過歉,這就算是我的賠禮吧。”

“你已經道過歉了,我也收過你的賠禮。”

“就那些小點心?”張君怡笑了,把裙子放到前臺,同時打開手提包,正準備拿卡,彭玲搶先一步把一張金卡遞了過去。雖然她不愿意用謝文東的錢,但與其讓張君怡結賬,還不如用謝文東的錢結賬。

沒等服務員把金卡結過去,張君怡搶過金卡,遞上自己的卡,見彭玲要搶回去,她正色問道:“玲玲,你還當不當我是朋友?”

見張君怡一臉的不高興,彭玲無奈地收回手。

結完賬后,張君怡把包裝袋連同金卡,一并塞進彭玲的手里,說道:“從小到大,我的姐妹一直不多,我是真的把玲玲當成交心的朋友,也是真的打心眼里喜歡和玲玲做朋友。”

彭玲做過那么多年的警察,最基本的識人之明還是有的,張君怡是出自于真心還是假意,她多少能感受得出來。

剛開始的接觸,張君怡確實是虛情假意更多一些,她的心思,根本沒放在她和金蓉身上,更多的是為了討好謝文東,而現在,彭玲倒是能感受到她的幾分真情實意了。

她幽幽說道:“君怡如果真把我當姐妹的話,我希望以后你和文東不要再斗下去,夾在中間,我很為難,無論最后誰受了傷害,我心里都會很難過。”

張君怡愣了一下,接著笑了,抬手攬住彭玲的肩膀,笑道:“玲玲這么說,是不想讓我難堪吧!其實,我斗不過謝先生的,如果最后真會有人受傷,那也只會是我。”

彭玲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說道:“你把文東想得太神了。”

張君怡搖頭,說道:“是你把你的這位先生想簡單了。”

在彭玲眼中,謝文東就是個有血有肉的人,有時候會執拗,有時候會耍無賴,有時候又會童心未泯,好像個沒長大的大男孩。

而在張君怡眼中,謝文東陰險狡詐,冷酷無情,從骨子里透出陰戾之氣,像野獸,像惡魔,但就不像個正常人類。

她二人的感覺都沒錯,這些都是謝文東的一面,在不同的人面前,他表現出來的性情也完全不同。世上的每一個人,都是有多面性的。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是六道的新書,已經更新到《拔刺篇》61,本站提供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最新章節無彈窗及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全文閱讀,請收藏本站支持六道.

上一篇  《拔刺篇》60

下一篇  《拔刺篇》62

標題:《拔刺篇》61   地址:http://www.vqdcw.com.cn/huaidan3liudao/5484.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