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番外 > 《拔刺篇》62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番外 - 《拔刺篇》62

所屬目錄:番外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刺殺

金蓉拎著大包小包走了過來,好奇地問道:“你倆在聊什么這么開心?”

彭玲和張君怡相視而笑,異口同聲地說道:“在聊蓉蓉,今天又收獲不少!”說著話,她二人還特意看了看她手里的大包、小包。

金蓉笑得沒心沒肺,提了提手中的包裝袋,說道:“這些都是我喜歡的,就是不知道穿起來好不好看。”

張君怡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說道:“小公主穿什么都好看。”

“真的嗎?”金蓉臉上的笑意更濃,把手中的包裝袋一并交給隨行的西裝大漢,一手拉著彭玲,一手拉著張君怡,說道:“走,我們接著逛!”

等她們逛完,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三人也都餓了,就近上到商場的頂樓,在一家中餐廳里吃飯。

看著旁邊的落地窗,窗外霓虹閃爍,大大小小的車輛,在街道上形成一條條長龍。

金蓉興致頗高,清澈的大眼睛笑得彎彎,說道:“等會吃完飯,我們去唱歌吧!”

張君怡沒有異議,彭玲看了看手表,說道:“蓉蓉,已經很晚了。”

金蓉抱著她的胳膊,邊搖晃邊說道:“難得出來一次,我們就去玩玩嘛!”

彭玲被她搖得頭暈。和金蓉相處久了,她感覺自己都快變成老媽子了。

張君怡笑道:“既然蓉蓉想去,那就去吧,正好這座商場里就有KTV。”

“好哇!”金蓉聞言,喜笑顏開,連連拍巴掌。

彭玲無奈地看看金蓉和張君怡,說道:“十二點之前,我們必須回去。”

“好!”這回金蓉答應得干脆。

吃過晚飯,三人乘電梯下樓,去了商場內的KTV。

張君怡訂了一間大包房,又要了兩個果盤,幾瓶啤酒,三女坐在包房內,邊吃喝邊唱歌。

金蓉唱歌很好聽,甜甜的,就算偶爾跑調,也不會讓人覺得刺耳。彭玲選的歌,愛來愛去的很少,大多都是軍歌,就連張君怡的興致也被帶動起來,連唱了兩首。

別看包廂內只有她們三個人,但在包廂外面的走廊里,或坐或站有十多號人。其中既有洪門的人,也有昊天金控的人,前者在走廊的左側,后者在走廊的右側,涇渭分明。

雙方大眼瞪小眼,仿佛能從對方的臉上瞅出朵花來似的。一名洪門的青年恍然想起了什么,從口袋里摸出手機,向外面晃了晃,說道:“來一局?”

“來就來!誰怕誰?!”

兩邊各有五人,掏出手機,解鎖,進入游戲,連線,對戰,一連串的操作,無比嫻熟,顯然雙方已經不是玩過一次、兩次了。

對戰中的十人全神貫注,其余的人圍站在四周,伸長脖子觀看。

“上路、上路,去打上路!”

“快去打野啊!笨死了!”

“you can you up,no can no bb。”

“操……”

兩邊正打得熱火朝天的時候,有兩名服務生推著小車走過來。

見狀,雙方的對戰戛然而止,目光齊刷刷地看向兩名服務生。等他二人走到包廂的門口,一名大漢伸手把他二人攔下。

“這是里面的客人點的果盤和啤酒。”兩名服務生怯生生地看著周圍如狼似虎的大漢。

洪門的人看向對面,昊天金控的人點點頭,表示沒錯,剛才張君怡的確又點了兩份果盤和幾瓶啤酒。洪門的人不在多加盤問,先是打量一番二人推來的小車,一目了然,除了果盤和啤酒,再沒有別的東西。

緊接著,兩名洪門人員又分別走到那兩名服務生近前,在他二人身上快速拍了一遍,確認沒有攜帶武器,這才示意同伴讓開放行。

兩名服務生皆是滿頭的黑線,在KTV里,什么樣的大人物沒見過,但這種場面還是第一次經歷。

“還愣在這里做什么,進去吧!”見他二人傻站在原地沒動,一名洪門人員不耐煩地甩頭說道。

兩名服務生對視一眼,小心翼翼地推開房門,走了進去。等他二人進入包廂,外面的兩撥大漢又紛紛把收起的手機拿了出來,繼續剛才的戰局。

走進包房,兩名服務生舉目看向正坐在沙發上有說有笑的三位姑娘。單看外表的話,實在看不出來她們有什么不同尋常之處,但就這三位姑娘,竟然帶著十多名保鏢。

“嗨,美女,這是你們剛點的果盤和啤酒!”兩名服務生滿臉堆笑地走上前來,先是把亂七八糟的桌子收拾一番,將散放的空果盤和空酒瓶一一歸攏到小車上。

張君怡的目光在他二人身上一掃而過,繼續和身旁的金蓉有說有笑,彭玲則是看向他二人,問道:“你們店里有烤肉嗎?”

別說兩名服務生愣住,就連相談甚歡的金蓉和張君怡也愣了,不解地看向彭玲。

一名服務生搖搖頭,說道:“對不起,美女,這個沒有。”

“燒雞、烤鴨呢?”

“也沒有。”

“有肉菜嗎?”

那名服務生干咳兩聲,滿臉尷尬地說道:“對不起,美女,我們這里是KTV,不是飯店,沒有肉菜,也沒有素菜。”

張君怡終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拉了拉彭玲的衣袖,笑問道:“玲玲,你喝醉了吧,人家這里是唱歌的,哪有人在這里點菜啊!”

彭玲聳聳肩,沒有再多問什么。

兩名服務生對視一眼,暗暗搖頭,看向彭玲的目光都帶著怪異,懷疑自己是不是遇到神經病了。

把桌子都收拾完,一名服務生把啤酒擺上,另一名服務生則是擺放果盤。

張君怡沒有再理會他倆,對彭玲和金蓉問道:“謝先生走了好些天了吧?”

金蓉無奈地應了一聲,彭玲則是心不在焉,眼角的余光時不時地飄向那兩名服務生。

張君怡笑道:“既然謝先生不在,今晚我們多玩一會也應該沒關系的。”

聞言,金蓉立刻又來了精神,連聲附和道:“好啊好啊,玲姐,今晚我們就晚些回去吧!”

“我在附近有間公寓,不行的話,今晚就到我那里去住。”張君怡接話道。

金蓉連聲應好,彭玲依舊是心不在焉,沒有吭聲。

旁人或許沒察覺到,但她卻敏銳地嗅到一股血腥味,很淡,由那兩名的服務生身上飄來的血腥味。這也是她剛才為何要問有沒有肉菜的原因。

就在張君怡和金蓉、彭玲說話的時候,擺放好果盤的那名服務生手指突然在盤壁上一抹,一只薄薄的白瓷刀片被他夾在兩指之間。

這只白瓷刀片,是貼在果盤上的,與白瓷果盤完全融為一體,如果不是事先知情,貼近了仔細查看的話,根本看不出來它的存在。

服務生雙指夾著白瓷刀片,順勢向旁一揮,直接劃向張君怡的手腕,那里正是手筋之處,如果真被刀片劃上,手筋就得被割斷。

張君怡完全沒意識到危險的臨近,還在和旁邊的金蓉有說有笑,倒是坐在金蓉另一側的彭玲,猛然抓起一只酒瓶,甩手扔了出去。

嘭!

飛出的酒瓶,結結實實地砸在服務生的手臂上,隨著一聲悶響,他的出刀也隨之偏移了方向,隨著沙的一聲,張君怡的衣袖有下而上,被劃開一條半尺多長的口子。

張君怡本能的驚叫出聲,先是看眼自己被劃開的衣袖,再看向夾在服務生手指之間的那只白瓷刀片,她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尖聲叫道:“來人——”

她話音還未落,另一名服務生業已回身把包廂的房門鎖死,并用身體,將房門死死頂住。另一名服務生先是怒視彭玲一眼,而后持刀片,直接向張君怡的喉嚨抹過去。

張君怡坐在沙發上,無路可退,只能盡量向金蓉那邊撲倒。

沙!刀片劃過,一縷黑色的斷發在空中飄落下來。

兩刀不中,服務生不依不饒,縱身跳到沙發上,手指間的刀片向張君怡的右眼狠狠插了過去。

和金蓉一并摔倒在沙發上的張君怡,已然閃躲不開,眼看著刀片直直刺到自己的眼睛近前,她嘴巴張開,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叫。

正在這時,一條黑影斜穿出來,與持刀的服務生狠狠撞到一起。

嘭!

二人從沙發上雙雙摔落到地,翻滾成一團。

關鍵時刻,挺身而出撞倒服務生的,正是彭玲。等他二人的身形停下來后,被彭玲壓在身下的服務生想都沒想,一刀刺向她的喉嚨。

彭玲反應也快,腦袋盡量向旁一偏。

沙!刀片由她的脖側掠過,在她的脖側劃開一條細細的血口子,鮮血隨之流淌出來,只瞬間便變染紅了她的衣領子。

她們三人,若單論身手的話,金蓉和張君怡捆到一起,恐怕也不如彭玲的一根手指頭。

雖然脖子受了傷,但彭玲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似的,絲毫未受到影響,她牢牢抓住對方的頭發,將對方的腦袋向地上猛撞。

嘭、嘭!隨著兩聲悶響,服務生的后腦勺也被撞出兩顆大包。服務生怒吼一聲,腰身上挺,把壓在他身上的彭玲硬生生地掀開,連帶著,彭玲的手中多出一大把的斷發。

服務生從地上爬起,順手抓起一只酒瓶,對準彭玲的腦袋狠狠砸了下去。

彭玲閃躲不開,本能的抬起胳膊格擋。

咔嚓!酒瓶砸在她的手臂上,應聲而碎,服務生抓著半只酒瓶,順勢向彭玲的面門捅了過去。彭玲側身閃躲,不過還是被酒瓶的斷口劃過肩頭。

趁著彭玲受傷后退的空檔,服務生也不追擊,調轉身形,再次向張君怡撲了過去。

包廂內的混亂,自然也讓包廂外的眾人聽到了。十數名大漢,第一時間去開包廂的房門,但門把手根本擰不動,顯然,里面的門鎖已然被鎖死。

“撞門——”

一名大漢大吼一聲,倒退兩步,緊接著,直奔房門猛撞過去。

轟——

隨著一聲巨響,房門連同整面墻壁都為之一震,但厚重的實木門卻絲毫沒有松動的跡象。

“該死的,繼續撞!”

就在眾人拼命撞門的時候,兩名二十多歲,金發碧眼的青年男女從走廊的拐角處走了過來。

看到正在奮力撞門的十多名大漢,兩名外國的青年男女都有些傻眼,二人貼著墻壁,打算溜邊悄悄走過去,可剛到近前,便把兩名大漢狠狠推開,“滾開!”

兩人青年男女踉踉蹌蹌地連連后退,好不容易才穩住身形,嘰里呱啦地說起了外語。

沒有人理會他倆,眾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包廂里面的三女身上。兩名國外青年邊忿忿不平地喊叫著,邊不留痕跡地伸手摸向后腰。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是六道的新書,已經更新到《拔刺篇》62,本站提供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最新章節無彈窗及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全文閱讀,請收藏本站支持六道.

上一篇  《拔刺篇》61

下一篇  《拔刺篇》63

標題:《拔刺篇》62   地址:http://www.vqdcw.com.cn/huaidan3liudao/5489.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