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番外 > 《拔刺篇》64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番外 - 《拔刺篇》64

所屬目錄:番外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大佬們

只見那兩名青年男女沖到走廊盡頭后,速度絲毫未減,男青年在前,身形一躍而起,直接撞碎玻璃,躥到窗外,直墜下去。

女青年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緊隨其后,也順著破碎的窗戶躥了出去。

要知道KTV可是在六樓,而且還是大型商場的六樓,比民用住宅的六樓要高得出,這樣的高度,無論是誰,跳下去都得摔個粉身碎骨。

袁天仲和單戰眉頭緊鎖,箭步來到窗戶近前,探頭向外觀望,沒有看到那對青年男女的尸體,只看到一輛裝滿空紙箱的貨車飛馳而去,而那對青年男女,現已躺在密密麻麻的空紙箱當中。

媽的!袁天仲和單戰在心里同時咒罵了一聲,緊接著,他二人又怒氣沖沖地看向對方。這兩位,不約而同的都把責任推到對方身上,認為是對方拖慢了自己。

“你瞅啥?”

“瞅你咋地?”

“想單練?”

“試試啊?”

“單戰——”

袁天仲和單戰正各自梗著脖子頂牛的時候,走廊里傳來張君怡高八度的尖叫聲。

兩人不約而同地收回目光,快步走了出去,越過走廊的拐角,舉目一瞧,正看到張君怡和金蓉抱著昏迷不過的彭玲在大聲哭喊。

單戰急步上前,說道:“大小姐,讓我來!”

說著話,他蹲下身形,伸手要把彭玲抱起,他的手還沒碰到彭玲呢,屁股上先被人狠狠踹了一腳,蹲在地上的單戰是直接從彭玲身上翻過去的,轱轆出好遠。

他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躥起,轉回身形,雙目噴火地怒視著袁天仲。

“媽的還顯到你了?!”袁天仲蹲下來,查看一番彭玲的傷勢,沒有發現致命傷,她也只是因脫力而昏迷,他這才暗松口氣,把彭玲攔腰抱起,同時對跪坐在旁的金蓉說道:“金小姐,跟我走!”

看到袁天仲抱著彭玲,帶著金蓉,急匆匆的離開,張君怡哪能放心,叫了一聲‘單戰’,一路小跑的跟著袁天仲而去。

單戰的眉頭皺著,快要擰成個疙瘩,不過他還是追上張君怡,默默地走在她的身旁。

也不知道他從身上的哪里摸出個橘子,三兩下,剝了皮,遞到張君怡面前。后者看了,哭笑不得,心煩意亂地搖搖頭。

今晚殺手的目標很明確,就是沖著自己來的,如果不是彭玲拼死相救,她恐怕早已性命不保。

只是她想不明白,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膽,敢派殺手來殺她。敢與她為敵的,敢如此明目張膽來殺她的,也只有謝文東了。

可是通過彭玲的表現,這些殺手顯然不可能是謝文東派來的,那么,究竟又是誰呢?

張君怡心里充滿了疑惑,表情凝重,心口如同堵了一塊大石頭,憋得她難受。

見張君怡不吃,單戰把遞出去的橘子收回來,一瓣一瓣地丟進自己的嘴巴里,隨著一個橘子下肚,他皺起的眉頭也漸漸舒展開,過了一會,他手里又多了一把瓜子,在張君怡的身邊,邊走邊嗑。

就連走在前面的袁天仲,都忍不住回頭瞪了他一眼,單戰歪著脖子,以挑釁的眼神瞪了回去。

你給我等著!袁天仲嘴角勾起,目光深邃,笑得毫無溫度,只有冰冷。

老子還怕你不成?單戰側頭,呸的一聲,吐出一片瓜子殼,手在口袋里摸了半天,又掏出一塊巧克力……

——————————暗幽聞花,我想做一條黃金分割線——————————

且說逃走的那對青年男女,貨車開出了幾條街,拐進一條小巷子里,緩緩停了下來。

青年男女跳下貨車,向前走了一段,鉆進停在路邊的一輛轎車里。

開車的同樣是位金發碧眼的外國人,三十多歲的年紀,帶著眼鏡,斯斯文文。

汽車啟動,斯文青年邊開車邊問道:“怎么樣?(英,以下略)”

“沒成功。”女青年疲憊地向后倚靠,同時不停地揉著酸疼的手臂。

斯文青年皺了皺眉。

“對方有準備。”

“哦?”

“遇到兩個高手。”

“哦。”

“我懷疑,對方已經提前知道了我們的行動。”

斯文青年眉頭皺得更深。消息不可能是從他們這里走漏出去的,還知道他們行動的人,就是他們的雇主了,可是雇主沒有理由即雇傭他們,又暗中出賣他們。

他正滿腹懷疑地開著車,突然間,就聽身后有人大叫一聲:“小心——”

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然來不及了。

斜側里沖出來的一輛大貨車,結結實實地撞在轎車的側身。那一瞬間,轎車都凌空彈飛起來,在空中打著旋,橫飛出去十米多遠,可見撞擊力之大。

轟隆——

轎車落地后,又發出一聲巨響,在地面上又連續翻滾,而后四輪朝上,車頂在下,貼著地面,橫滑出去七八米開外,地上磨出一連串的火星子。

嘎、嘎、嘎!

隨著一連串的剎車聲,四輛飛馳而來的越野車停在四周,緊接著,車門起開,從里面走出來十數名黑衣大漢。

摔了個底朝天的轎車,四周全是殘骸、碎片,十數名大漢走過來的時候,踩在碎片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走到近前,他們彎下腰身,向車內望了望。開車的斯文青年滿頭是血,業已暈死過去,坐在后面的那對青年男女,還有些意識,尤其是女青年,顫巍巍的手指正在手機上劃動。

一名大漢探出手臂,把她操作的手機搶了過來,低頭一看,信息已然發出,發出的信息是一串英文,trap(陷阱)!

那名大漢看了片刻,將手機關機,揣入口袋中,而后,眾黑衣大漢將三名青年分別拽出汽車,架進他們開來的越野車里。

片刻后,四輛越野車齊齊飛馳而去。

路上,最先清醒過來的是那名女青年,她低垂著頭,鮮血順著她的額角、眉梢滴滴答答地向下流淌,她看了看坐在左右的兩名大漢,嗓音沙啞又微弱地問道:“你們……你們是誰?(英)”

沒有人回答她的問題,那兩名黑衣大漢如同木頭樁子似的,坐在椅子上,面無表情,一動不動。

“你們……你們要帶我去哪?(英)”

依舊沒有人回答她。過了許久,副駕駛座位的大漢轉回頭,看著她,用漢語一字一頓地說道:“你從哪里來,送你回哪里去。”

不知她是聽懂了,還是沒聽懂,她的頭垂得更低,如果不是兩邊的黑衣大漢還死死架著她的胳膊,此時她得從車椅上一頭栽下去。

車行一個多鐘頭,在一片荒涼的小碼頭前停下來。

眾黑衣大漢紛紛下車,連帶著,將三名外國青年一并被拽了下來。

這么長時間,他們也恢復了不少,至少可以自己走路,不再需要別人架著。

在十數名黑衣大漢的看押下,他們三人順著小碼頭的木頭棧道,一直走到盡頭。

現在已是深夜,放眼望去,海面上黑茫茫的一片,連點亮光都沒有。

三名外國的青年男女,面對著大海,站在碼頭的盡頭,一字排開,十數名大漢站在他們的身后,一個個交叉著手,放在小腹前。

無人說話,整個場面安靜得詭異,寂靜得可怕,只有嘩嘩的海浪聲。

嗡、嗡——

一名大漢的手機振動起來,他接通電話,聽了片刻,說道:“明白。”

他揣起手機,向左右的大漢點下頭。

得到他的授意,眾人齊刷刷伸手入懷,掏出手槍,同時上膛,同時舉槍,同時扣動扳機。

嘭、嘭、嘭——

十多把槍,同時響起,三名外國的青年男女,聲都未吭一下,相繼倒地。十數名大漢齊齊收槍,片刻都未多留,轉身回到越野車內,四輛汽車風馳電掣般的駛離碼頭。

嘟嘟嘟!

沒有多久,在一連串的馬達轟鳴聲中,一艘快艇靠攏到碼頭旁,從快艇上躥出兩名大漢,低頭看了看地上的三具尸體,展開狹長的黑色塑料袋,套在尸體身上,并用膠帶把塑料袋封死。

兩名大漢的動作干凈利落,將三具尸體全部包裹妥當,搬到快艇上,其中一名大漢乘坐快艇離開,另一名大漢留下來,提著小水桶,盛著海水,把棧板上的血跡仔仔細細的沖洗干凈。

——————————我是最后的分割線——————————

大唐風投,總部。

辦公室內。大唐風投的掌門人周玉廷在,興華金融的掌門人韓啟明、鼎易投資的掌門人吳駿伊也在。

周玉廷坐在辦公桌后的老板椅上,韓啟明和吳駿伊坐在沙發上,三人看著墻壁上的屏幕。

里面的畫面是兩名站在快艇內的大漢,正合力抬著被包裹得如同粽子般的尸體投入大海中。

韓啟明喝著茶,吳駿伊喝著咖啡。

周玉廷拿起辦公桌上的遙控器,把視頻關閉。

他站起身形,慢悠悠地說道:“六合、興華、大唐、鼎易、昊天,之所以能長盛不衰,之所以能活到今天,靠得是什么?

“三個詞,六個字:團結、利益、平衡。

“困難時期,團結最重要;中庸時期,利益最重要;昌盛時期,平衡最重要。

“現在,正值昌盛之時,誰若是打破了平衡,誰就是在置我們五家于生死存亡的險地。”

周玉廷在辦公室里緩緩踱步,慢悠悠地說道:“這次,給年輕人一個教訓,也是在提醒他,做一家掌門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也不是他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的,一家的利益再重要,也沒有五家的共同利益來得重要。”

他走到桿架前,隨手抽出一根球桿,將模擬草坪上的高爾夫球輕輕推了出去,一干入洞。

他嘴角勾起,轉頭看向韓啟明和吳駿伊,笑道:“平衡,最重要。五家的關系,不能失衡,更不能一家獨大。”

韓啟明輕輕放下茶杯,翹起二郎腿,慢悠悠地說道:“老周這次把六合的上百家公司名單透露給謝文東,有些過了。”

吳駿伊喝了口咖啡,說道:“雖然抑制住了六合的擴張勢頭,但我們自身的損失也不小。”

四萬億的生意就這么毀了,無論怎么想,都太可惜了。

周玉廷笑了笑,踩下按鈕,一顆高爾夫球滾到他的腳前,他做了幾下揮桿的動作,說道:“這次的生意,并不妥當。”

韓啟明輕輕戳著額角,吳駿伊繼續喝著咖啡。

周玉廷說道:“派系之爭,你們覺得誰會贏?”

“鬼知道。”韓啟明夾起一根雪茄,點燃。

“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所以,”周玉廷再次一干入洞,他笑呵呵地說道:“這淌渾水,我們還是不要趟了,作壁上觀的好,否則,粘了一身泥,想甩都甩不掉,我可不想接下來要被打壓十年。”

韓啟明揚起眉毛,吐出口煙霧,問道:“聽老周的話,新老板要贏了?”

周玉廷樂了,搖頭道:“我說了,我不知道,但我們早已過了投機取勝的階段,現在,最重要的是,求穩。”

吳駿伊說道:“老周說得對,這淌渾水,我們是不該趟。小家伙,初生牛犢不怕虎,大鵬展翅恨天低,總想著做出點成績給我們這些老家伙看看,過于冒進,急于求成了。說來說去,梁小先生還是不如梁大先生沉穩啊!”

韓啟明撇了撇嘴,說道:“不沉穩的何止是梁小先生,張家的那兩個小崽子也不是讓人省心的。最近這一陣,和謝文東快成一家人了,不分里外,不知輕重。”

吳駿伊聳聳肩,嘆道:“一代不如一代,青黃不接。”稍頓,他看向周玉廷,說道:“老周,這次你扶你的外甥,可是沒少花力氣啊!”

周玉廷看看吳駿伊,再瞧瞧韓啟明,說道:“平衡!現在,什么都重要不過平衡,無論是誰,打破了平衡,就休怪我六親不認,翻臉無情。”

韓啟明和吳駿伊相視而笑,雙雙站起身形,拉了拉有些褶皺的衣襟,說道:“時間不早,我們也該走了。”說完,二人一并向外走去。

打開房門,在辦公室外面,黑壓壓的全是清一色的黑衣大漢。看到他二人出來,眾人齊齊躬身施禮,異口同聲道:“韓先生、吳先生!”

周玉廷向門外望了一眼,收回目光,慢慢掄起球桿,猛然打了下去。

嘭!

高爾夫球飛出,打在落地窗上,發出一聲悶響,白色的小球在辦公室內彈跳個不停。

周玉廷隨手把球桿向旁一丟,伸了個懶腰,說道:“回家,睡覺!”

---------------------------------------------

番外《拔刺》篇,到此先告一段落。這篇番外,篇幅相對較長,但寫這篇番外不是為了懷舊,主要是為了做鋪墊,以前的老人物出現不多,內容主要集中在新人物和新元素上。

相隔這么多年,又一次執筆寫壞蛋,有些陌生,又感覺很熟悉,感情復雜。

整篇番外,如果有不滿意的地方,請書友們提出來,六道會在以后的寫作中加以改進。

謝謝書友們這么多年來仍在懷念《壞蛋》,支持《壞蛋》,這篇番外,算是六道回饋書友們的一份小禮物吧!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是六道的新書,已經更新到《拔刺篇》64,本站提供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最新章節無彈窗及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全文閱讀,請收藏本站支持六道.

上一篇  《拔刺篇》63

下一篇  第一章:合并

標題:《拔刺篇》64   地址:http://www.vqdcw.com.cn/huaidan3liudao/5492.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