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刮刮乐
黑道小說網 > 校園狂少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龍騰東北(中)

第二百六十九章 龍騰東北(中)

書名:校園狂少     作者:巔峰的神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qdcw.com.cn/book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早上幾縷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射進郭飛宇的臥室,臥室的床上郭飛宇半躺著,偏著頭欣賞著身邊的睡美人,薄薄的被子掩蓋不住秦爽誘人身段的魅力。郭飛宇伸出手把秦爽額前散亂的頭發輕輕的理了理。

他的動作很輕柔生怕驚醒了熟睡中的秦爽,昨晚的一夜激情把秦大美人折騰的筋疲力盡,回味著銷魂時刻,想著自己在床上的雄風,郭飛宇嘴角漸漸浮現出淺淺的笑,不老實的手從被子里悄悄地摸向秦爽的大腿,從大腿的外側慢慢地滑向大腿內側。

“飛宇……別……我再睡一會兒。”秦爽翻身摟住郭飛宇,嘴里含混不清的嘟囔著,昨晚她確實是累了,一個人迎戰強悍無匹的郭飛宇顯得力不從心,最終她被心愛的人挑翻在胯下,渾身無力的進入了夢鄉。

郭飛宇微笑著把手縮了回來,見自己的女人累成這模樣心中不由得憐惜,自責自己昨晚發泄的太過瘋狂,同時想著如果昨晚幾個女人都在身邊,今天早上爬不起來的人估計就是自己。他搖頭苦笑,低頭吻了一下秦爽的額頭,把秦爽摟著他的胳膊移開,翻身下地,開始穿著衣服。

今天不是雙休日,既然是小職員就得在去騰龍上班,干什么事情有始有終,這是郭飛宇一貫的風格,他的做事風格不會因人而改變,即使是他的女人也改變不了他。郭飛宇剛穿上背心,兩支柔軟的胳膊環住了他的腰。

“飛宇……我沒理你是不是不高興了……能不能多陪我睡一會。”一絲不掛的秦爽貼著郭飛宇的后背,柔柔地說著話,一只柔若無骨的玉手隔著郭飛宇的緊身內褲揉捏著。換了除郭飛宇之外的任何一個男人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把穿上的衣服再脫下翻身上床。

“爽爽……你又誘惑老公……昨晚還不夠啊。都累成這樣了……還不安分好好的休息……老公晚上回來陪你。”郭飛宇扭身,捏了捏秦爽小巧精致的鼻頭。

秦爽努努嘴,眼珠轉動,張嘴朝著郭飛宇的肩膀咬了一口,咬得不輕不重正好留下兩排清晰的牙印,“飛宇咬你一口……讓你今天一整天都想著我。”

“老公每天都想著你還有小雅她們……你們都是老公的心頭肉啊。乖爽爽……現在還早繼續給老公睡覺去。”郭飛宇伸手拍著秦爽豐盈的臀部,笑瞇瞇地道。成熟嫵媚的秦爽撒起嬌來郭飛宇還真有點受不了。

秦爽聽了郭飛宇的話乖乖的鉆進被窩,眨巴著水汪汪的眼睛注視著自己深愛的人,心頭愛意和甜蜜一起涌動。

郭飛宇快速穿著衣服,洗漱完畢把廉價的行頭穿在身上,對著鏡子瞅了半天覺得沒啥問題后走進臥室與秦爽來個吻別。郭飛宇正要離開臥室,響了,他不由得皺起眉頭,早上七點多這個時段一般很少有人給他來電話,除非有特殊事情。

郭飛宇從褲兜里掏出,看著屏幕上顯示的號碼剛剛舒展的眉頭又皺了起來,眸子里幽光閃現,拇指按了的接聽鍵,“喂……恩……恩……肖磊沒什么事兒吧……好……告訴所有的人今天下午我會趕到SY市。”

郭飛宇聽著里的說話聲,渾身上下發出一股陰冷的氣息,與秦爽接吻時的那種溫情全然不見。他掛掉電話慢慢地把裝進褲兜里,本想去上班的,現在看來也不能去了,東北出現了肖磊不能解決的問題,只有自己親自去一趟。

“飛宇……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被窩里的秦爽見自己的男人繃著臉凝神思考,忍不住出聲問道。

“爽爽,看來今晚老公不能陪你了……”郭飛宇轉身看著床上的秦爽,略帶歉意地說道,對自己的女人食言他覺得很慚愧。

搖頭笑著,嬌聲說道:“飛宇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事兒,我也不想因為我而耽誤了你的事兒,只要你的心里有我……我就很高興了。”

“三天后老公回來在這里等著老公。”郭飛宇走到床前又在秦爽的額頭上吻了一口,扭身走出臥室。走出臥室的他雙眼中涌動著濃烈的殺機,東北LN省發生的事情觸及到了他忍耐的底線。

東北的LN省省長胡義親自坐鎮開始了一場全省范圍的打黑行動,打擊的目標不是本省的東北幫而是步步緊逼的飛宇幫,政府打擊黑幫天經地義,是老百姓拍手稱快的事兒,可這次卻不同,胡義的做法完全偏向即將快要滅亡的東北幫,他是至飛宇幫成立以來第一個對飛宇幫下手的省部級官員。

豹堂堂主肖磊和飛宇幫進入LN的一些骨干幾乎全部被LN省警方逮捕,同時LN省政府還出動大批武警和警察抓捕了飛宇幫大量幫眾,打黑無可厚非,即使是郭飛宇也挑不出胡義的毛病,但是偏袒著東北幫打到飛宇幫的頭上就是對黑道皇帝的公然挑釁。

東北的SY市氣溫要比B市低很多,鵝毛大雪紛紛揚揚灑落大地,寬闊的街道上,道路清潔工們正奮力的掃著馬路上的積雪,防止積雪過厚影響車輛的通行。一輛大奔在三十多輛黑色奧迪轎車的護衛下駛向LN省政府辦公大樓。在SY市其它幾條主要道路上,許多車輛也在紛飛的雪中疾馳著,這些車輛的目標只有一處,LN省政府辦公大樓。

此時,十幾輛掛著政府車牌的車輛在三輛警車的開路下緩緩駛出政府大院,車隊出了政府大院便走不了了,政府大院門前的大馬路上涌出兩百多輛轎車,兩百多輛轎車把一條寬闊的馬路堵的嚴嚴實實。

省長胡義坐在一輛黑色的奧迪車里,他看著大馬路上的情況,眼皮子跳動幾下,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他已經想到,飛宇幫這三個字出現在他的腦海里,暗想“我打擊飛宇幫這步棋是對還是錯……錯了我又該如何挽回……”

“省長,看來有事兒要發生……我們退回到大院里去吧。”胡義的秘書小聲地道,征求著頂頭上司的意見。

“哼!”胡義冷哼一聲,陰沉著臉說道:“退回去就等于我怕了他們,對付這些不法分子我胡義決不會低頭退縮,不論他們的后臺有多大。”

一長串黑色轎車緩緩駛來,堵在大馬路上的轎車紛紛讓路,這個時候這條SY最寬的馬路已經徹底癱瘓,密密麻麻的車輛堵在街道上,喇叭鳴叫的聲音此起彼伏,壯觀而又混亂的場面呈現在紛飛的大雪中。

由一長串黑色轎車組成的車隊停在了政府車隊的十幾米外,近千黑衣大漢從兩百多輛轎車里出來,凝神注視著黑色奔馳轎車。

郭飛宇從車里出來,近千人黑衣大漢同聲高喊“魁首!”,喊聲震天,肅殺之氣隨著洪厚的聲音向四周擴散。郭飛宇環視眾人滿意地點點頭,悠然邁步向胡義的車隊走去,兩百多穿著黑色風衣的漢子簇擁在郭飛宇的周圍。轎車里的胡義不由自主的緊張開了,他的額頭出現了兩道深深的皺褶。

“省長……用不用調武部隊和警察過來。”胡義的秘書比胡義還緊張,扭頭看著胡義,小心翼翼地問道,如此“正規”的黑幫他第一次見,以前還覺得東北的黑社會就挺牛逼的,現在才知道東北第一大幫東北幫與飛宇幫比起來差了十萬八千里。

“恩”胡義沉吟著,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車窗外漸漸逼近的郭飛宇,片刻后說道:“你先給武警總隊打個電話……我出去看看這些狂妄的人到底想干什么,我就不信他飛宇幫敢與政府對抗。”

十幾名警察護住了胡義的轎車,一個個神情緊張地看著步步逼近的郭飛宇以及數百黑衣大漢,他們的右手都放在了槍套上,準備隨時拔槍,直接面對這些敢公然攔阻省長車隊的黑社會分子心里不禁發虛。

郭飛宇距胡義乘坐那輛掛著L00001車牌的轎車三米遠停步,抬手拍打著肩頭上的雪花,神情玩味兒地說道:“胡大省長,我這大雪天勞師動眾的歡迎你出行,省長大人難道就不懂的下車慰勞、慰勞我。”

郭飛宇的話聲剛落,轎車的車門被推開,胡義走下車。身材略顯肥碩的秘書趕忙打傘,拍馬屁的時機掌握的相當到位,隨在領導身邊很多年的他已經把拍馬屁的功夫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雪天打傘也真虧他能想得出來。站在對面的郭飛宇看著打傘的秘書不禁笑起來,飛宇幫的幫眾更是唏噓聲不斷。

胡義重重地咳嗽兩聲,扭身朝秘書擺擺手,秘書趕忙賠笑,把雨傘收起來,悻悻地站在胡義身后,此次拍馬屁差點拍到馬腿上。秘書心中暗道下次一定注意,必須把拍馬于無形的真功夫使出來,以彌補今天的過錯。

“你是什么人?聚眾擾亂公共治安、影響交通、圍堵政府高級干部的車隊你可知道后果有多嚴重?”胡義面對郭飛宇雖然心里有些緊張,但表面的派頭還是足的很,一張嘴就是標準的官腔。

“我是什么人……胡大省長你應該知道。你是省長……官不小……可不要在我面前裝。上次給了你三天時間你沒有好好的珍惜,這次我再給你二十分鐘的時間,放了飛宇幫所有人并且讓東北幫永遠的消失,讓你的侄子滾出Z國或是死。”郭飛宇冷冰冰的目光在胡義的臉上游走著,咄咄逼人的氣勢沒給胡義留任何退路。

“你敢與政府對抗?!”胡義厲聲道,說話時的底氣卻有點不足,因為心發虛底氣自然不足,他知道面前的青年要是想扳倒自己也不是難事。不過胡義還抱著僥幸心理,希望昔日所做的一些見不得人的事飛宇幫的人查不到。

“胡義你說錯了,對抗政府與收拾你是沒有絲毫關系的兩件事兒,不要把自己當成政府。正因為現在有許公仆把個人當成了政府,這個社會才不夠和諧。”郭飛宇冷笑著道,張狂的他以一種極度輕蔑的眼神打量著胡義。

“你……”胡義氣急,卻說不出話。

“現在開始計時,只有二十分。否則”你的后果很嚴重。”郭飛宇抬手看了看表,冷冷一笑,笑得令人心寒。

本站新增加黑道小說排行榜欄目,綜合了網絡上大部分黑道類小說等經典作品,大家可以點擊經典小說推薦進入到列表選擇自己喜歡的小說。黑道小說網努力為大家推薦經典小說閱讀。

校園狂少小說的作者是巔峰的神,本站提供校園狂少全文在線閱讀且無彈窗,如果您覺得校園狂少這本書不錯的話,請在手機收藏本站http://www.vqdcw.com.cn/xyks/
標題:第二百六十九章 龍騰東北(中)   地址:http://www.vqdcw.com.cn/xyks/9846.html
湖南彩票刮刮乐